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巧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舞坊出来时,裴玉雯的神情仍然沉重。老板娘走出来,在门口叉腰骂道:“说好了什么时候交货就必须什么时候交货,否则老娘和你写的文书当放屁吗?三天后要是交不出货,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

    “姑娘。”裴勇担忧地看着钻进马车的裴玉雯。

    裴玉雯对裴勇说道:“我们回去。”

    当马车走后,从角落里走出几个乞丐。那几个乞丐鬼鬼祟祟的,朝着某个店铺跑去。

    而本来已经离开的马车重新出现在刚才的位置。裴玉雯掀着车帘,看着那几个乞丐离开的方向。

    “裴勇,你跟上去看看。我倒想知道这次又是谁在作妖。”

    “是。那姑娘就在这里等会儿。”裴勇说着,马上跳下马车。

    裴玉雯钻出来,坐在马车的前面。过了一会儿,裴勇还没有回来,倒是一个人钻进马车里。

    她没有看清是什么人。就在她准备询问时,从里面传出一道温润的声音:“请姑娘不要说话,有人在追杀我。”

    裴玉雯只觉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她来不及多想,便看见几个人在四周寻找着什么。

    那几个人已经看见不远处的马车。

    裴玉雯皱了皱眉,朝马儿挥了一鞭子。马儿吃痛,迈开步子跑起来。

    当马车从那几人的身侧错过时,那几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过来查问。

    裴玉雯以为有惊无险,不料这时候风吹动车帘,里面的人影露了出来。其中一人看见那道寻找了许久的身影,指着马车喊道:“追。人就在马车里。”

    裴玉雯再也不能强装镇定。她狠狠地挥着马鞭,以极快的速度驱赶着马车。

    那几人的轻功极好,就算马儿放开蹄子奔跑,他们也在后面紧紧地追着不放。

    “这位公子,你到底做了什么,竟让他们如此的执着,瞧这样子今天要是没有杀了你,怕是不打算放弃了。”

    裴玉雯一边挥鞭子一边朝里面的男人说道。

    “在下的手里有他们主人的把柄。他们自然想杀了我。”里面的男子淡笑道:“今日连累了姑娘。要是大难不死,在下一定不会忘记姑娘的恩情。”

    “最近欠我恩情的人真多。”裴玉雯嗤笑。

    “那是姑娘心善,才有让别人欠恩的机会。若是心恶的,不害人就算不错了,哪会让别人欠着恩情?”

    裴玉雯再次挥了一鞭子:“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里面的男子不再说话。而裴玉雯也卖力地赶车。

    她利用熟悉这里的优势,借用复杂的地形将那些人甩掉了。不过她不敢冒险,还是不敢停下马车。

    当她把马车停下来的时候,那里已经是城外。仔细一看,竟是当初端木墨言抓她去的地方。

    今日那些小毛孩没有在河里抓鱼,只有几个庄稼汉子在田里开垦,提着篮子的小媳妇给自家汉子送水送饭。

    裴玉雯把马车停下来。

    她跳下马车,找了个位置站着。以她的位置,进可攻退可守。不管里面的男人是什么人,只要表现出对她不利,马上就能将他擒下来。就算对方身手不错,实力在她之上,她也能摆脱此人。

    一只纤长的手掀开车帘,映入眼帘的竟是一道风资卓越的身影。那人在看见裴玉雯的时候也露出惊讶的神色。男子如琥珀般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张温润清俊的容颜并没有因为这场逃难有半分狼狈,整个人还是完美得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他一身华贵的衣袍上布满了腥红的血液,白色与红色相碰撞,给人视

    觉上的冲击。

    他站在她的面前,高于她一个脑袋的身形是那么纤长。她必须仰着脑袋才能看清他的样子。

    他勾起唇角,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竟有种放松的表情。与平时那种作戏的完美不同,而是真正的放松。

    “我与姑娘真是有缘。这里如此偏僻,居然也能遇见姑娘。”男子,也就是长孙子逸柔声说道。

    裴玉雯捏了捏手心:“是啊!我弟弟在边境打仗。我们几姐妹闲着无聊,就想回家乡呆着。不曾想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现在也快成了你们这些贵族的猎斗场。”

    “抱歉。刚才是不是吓着你了?”长孙子逸伸出手。

    裴玉雯连忙避开。

    长孙子逸的手僵在原地。他看着面前的少女,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个少女,他就有些失控。整个京城的女人都想嫁给他,然而他见着那些女人就想避开。哪怕是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他也觉得麻烦。只有每次遇见这个少女时,她的身上有种令他好奇的神秘色彩,诱惑着他想要去挖掘更多的

    秘密。

    “你的头上有条虫。刚才从树上掉下来的。”长孙子逸指了指她的头顶。“那里不好拿,我帮你拿下来吧!”

    裴玉雯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来。”

    面不改色的拿下那条青虫。

    接下来两人又是无话。

    裴玉雯沉默了一会儿,淡道:“既然你已经安全了,那我就先走了。”

    “姑娘打算把我扔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说这句话时,他的语气有些委屈。

    裴玉雯突然觉得好笑。长孙子逸从小就是被捧大的,什么时候被这样嫌弃过?难怪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脑海里浮现端木墨言那张冷硬的俊脸。那人虽然不如长孙子逸长得精致,却有着男子汉般的坚毅,却是她喜欢的。

    呸!想什么呢?长孙子逸也好,端木墨言也好,他们谁也不会是你的良人。“这里有村民,说明这里有村庄。就算世子现在身无分文,以你的气场也足够震慑住他们。”裴玉雯坐上马车,对着长孙子逸说道:“我不带世子回去,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不知道那些人还有没有追上来。马车的目标太大。他们要是追上来,我们刚才所做的就是白费力气了。还不如世子先隐藏起来,等安全了再回城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