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相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孙子逸看着裴玉雯的身影消失。直到看不见马车的影子,从暗处出现一个人。

    “世子。”

    长孙子逸厌恶地看了一眼身上的血衣。他向来洁癖严重,哪里能够容忍穿着这样的衣服?

    “给我找身衣服。嗯,干净的就行。”

    “是。”

    “派人暗中跟着裴姑娘,要是有人对她不利就出手相助。她救了我,总不能给她带去祸端。”

    “是。”

    裴玉雯并不知道长孙子逸对她的妥善安排。此时她已经赶着马车回到裴家村。

    她把马车交给裴信,想着里面的血迹,还是交代了一声:“准备出城的时候遇见一个受伤的人。为了帮他摆脱刺客,花了些时间和力气。马车里面沾了些血迹,你清理一下。”

    裴信称是。

    “大丫头,事情怎么样了?”李氏等人迎了过来。“我已经与老板娘说好。她最得力的四个姑娘的衣服由我亲自制作。这一关算是勉强度过去了。不过,想要害我们的人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只怕以后还有其他的麻烦。我离开舞坊的时候发现有几个人鬼鬼祟

    祟的,让裴勇跟过去看看。现在就等裴勇的消息。不过,我为了救人,把裴勇落在了城里。等裴勇回来再说吧!”

    “你别给自己惹事。要是帮了坏人,那不是害了自己吗?”旁边的林氏提醒了一句。

    “不会的。”裴玉雯摇头。“那人在京城的时候见过,是个好人。”

    此时,端木墨言已经知道裴玉雯回来的事情。他原本以为裴玉雯会来看看他,结果左等右等都没有见到她的人。他等得不耐烦,跛着脚找她去了。咯吱!推门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他坐在软榻上,等着裴玉雯回来。不曾想裴玉雯没有从外面进来,反而从里面的小间走出来。此时她头发湿漉漉的,脸上还有水珠,身上的衣服也有些松垮,瞧着就是

    刚沐浴出来。

    裴玉雯见到端木墨言,挑眉睨着他:“有事?”

    “听说你遇见一些麻烦,我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端木墨言看着她滴水的头发,朝她勾了勾手:“过来,我帮你弄干。”

    裴玉雯本能地拒绝。然而想到湿发披在身上确实有些不舒服。那人内力深厚,一点内力就解决的事情干嘛拒绝?

    她在他的面前停下来。

    他的手指勾起她的黑发,运行内力将它烘干。眨眼间,头发变得干燥。

    “你的腿没事了吧?”头发干了,她坐在梳妆镜前,轻轻地梳着头发。“当时你也在场,什么情况心里不清楚?”端木墨言手指轻点,敲击着桌面。“要不是本公子,你早被蛇咬了。就算没有被蛇咬,也会被陷阱弄伤。看在我为你受罪的份上,你好歹也要关心一下我吧?直接把

    我扔在这里不管不问的,真是没心没肺。”

    “你住在我家,我的仆人随时伺候你,还想怎么样?要是真的不管你,早把你扔出去了。”

    裴玉雯的话刚说完,只听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

    两人停下话语。裴玉雯大步朝外走去,经过端木墨言的身侧时,被他抓住了手臂。

    她甩了一下,却甩不开他的手,只有带着他一起走出去。

    一道高大的身影抱着裴勇匆匆走进旁边的房间。李氏等人闻讯赶来。

    “奶奶,怎么了?”裴玉灵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没有看见刚才的两人,只有问李氏。

    “裴勇昏倒在村口,正好童小子砍了柴回来遇见了他,就把他带回来了。大丫头,你快去看看裴勇的情况。”

    裴玉雯之所以没有进去就是因为看见了童亦辰。见到童亦辰的时候,她的心情有点复杂。

    端木墨言看着裴玉雯。裴玉雯的懊恼被他看在眼里。他有些不是滋味。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他是童亦辰,她对他爱理不理的。现在他是端木墨言,她又一直盯着童亦辰看。

    他这张脸不好看吗?童亦辰的那张脸就是普通的乡下汉子,难道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裴玉雯推门走进房间里。端木墨言站在门口,愠怒地瞪着童亦辰。

    童亦辰察觉到房间里有一道锐利的视线,顺着视线看过去,却看见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主子?他怎么在这里?就算他收到他传来的信函,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啊!除非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端木墨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张了张嘴,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相亲?”

    那日童亦辰给他的信函里写着裴玉雯在相亲,害得他失去了冷静匆匆赶过来。结果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那个臭小子,竟敢对他耍花样。要不是看在他爹的面子上,他早把他扔在边境操练了。

    童亦辰摸了摸脸颊,干笑地行了一礼。

    裴玉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两人:“你们认识?”

    “不认识。”童亦辰连忙否认。

    裴玉雯蹙眉。

    前几日与童亦辰说了两句话,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现在靠近了看,总觉得现在的童亦辰有些奇怪。

    他与她印象中的样子有些区别。

    比如说,她认识的童亦辰是个气息沉稳的汉子。不管遇见什么样的人,他的眼神都很坚毅。然而此时童亦辰看着端木墨言的眼神躲闪,仿佛有些畏惧他。

    如果他是普通的庄稼汉子,在遇见贵族公子的时候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然而童亦辰不该有这样的反应。在她看来,童亦辰是个不惧权势的真男儿。

    还是说,他现在娶了亲,被磨去了菱角,已经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如果是这样,这个人也不值她放在心上。她裴玉雯喜欢的男人从来不是这样的普通人。

    喜欢?原来,她以前是喜欢童亦辰的吗?

    这样的认知来得好慢。

    “谢谢你,童大哥。”裴玉雯淡淡地看着童亦辰。“这里就交给我,你去忙你的吧!”

    童亦辰也不想在这里久呆。毕竟他家主子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就怕引起主子误会。“那,我先走了。”童亦辰朝裴玉雯拱了拱手,以极快的速度离开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