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黑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挡在裴玉雯的面前,阻挡了她的视线。

    “看够了吗?他有什么好看的?”

    端木墨言明明知道裴玉雯关注童亦辰是因为以前的他。裴玉雯认识童亦辰的时候,那个童亦辰是他。然而看见她这样关注别的男人,他的心里就是不痛快。

    咳咳!从门口传来咳嗽声。

    李氏,裴玉灵,裴玉茵,林氏以及小林氏都守在门口。

    一双双眼睛停留两人的身上,仿佛想看出什么似的。

    裴玉雯睨了端木墨言一眼:“你腿脚不灵便就找个地方坐着。不要在这里挡路。”

    端木墨言扬起笑容:“是,听你的。”

    裴玉雯被他的神情噎了一下。她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走向对面的裴勇。

    端木墨言还真的乖乖的找个位置坐下来。其他人见他这样听话,一个个神情诡异。他们都不是瞎子。端木墨言看着裴玉雯的眼神这样灼热,又总是一幅听她话的样子,这明显就是起了爱慕之心。然而裴玉雯没有说话,他们不敢乱点鸳鸯谱。要知道裴玉雯向来自己作主,其他人作不了她

    的主。

    裴玉雯检查了裴勇的身体,对身后的裴玉灵说道:“你把裴信叫进来,让他给裴勇上药。他身上的伤不重,只稍微休息下就没事了。之所以昏迷,应该是被追得狠了,所以才会昏倒在村口。”

    当裴玉雯在处理家里的烂摊子时,长孙子逸派出来的人已经回去复命。此时在某个简陋的房子里,几个人围着一个火堆烤着。火堆上面架着几只鸡,此时那几只鸡烤成了金黄色,散发着清香的味道。

    长孙子逸坐在中间,手里端着一个茶杯,优雅地品着茶水。

    哪怕处于艰难的境地,他仍然保持着贵公子的风雅。就算是再落魄的样子,也少不了贵公子的风范。

    “世子,那位姑娘安全了。她没有人被人追杀。”

    长孙子逸应了一声:“那就把人撤回来。”他只是想要确定有没有连累她,既然没有连累她,那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大不了以后他把这个人情还了。她弟弟战功赫赫,将来他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到那时,把这个人情还在他弟弟的身上,想必比还在

    她的身上更有用。“世子,这次你奉皇上的命令做这个钦差大臣。太子的人,十皇子的人,以及还有几位皇子的人都想要毁灭世子你收集起来的罪证,这一路你会非常危险。属下觉得,还是应该派出几个替身,这样世子的行

    动可以隐藏得更深。”

    “你倒是被追杀出经验来了。不过,本世子就是要让他们追杀。他们要是不追杀我,我怎么能搜集更多的罪证?”

    长孙子逸喝下手里的茶水,扬起如春风霁月般的笑容。

    “最看不透的是七皇子。本来这个钦差大臣是他的,他居然称病不出。不过我们的人说他已经离开了京城。”

    “世人只当七皇子是个武夫,不知道他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如果可以的话,本世子倒想与他结交一下。可惜,因为本世子母族,他注定不会喜欢本世子。”

    长孙家出了一个太后,一个贵妃。三皇子就是贵妃所生。在众多皇子之中,三皇子是太子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就算长孙子逸再欣赏七皇子端木墨言,也得不到端木墨言的信任。长孙家这条大船只能攀附三皇子这条江。皇帝派长孙子逸下来清查各地的官员,没想到抓了不少大鱼。一旦他手里的证据交上去,不知道多少官员会受损。这也是长孙子逸遭受无数次刺杀的原因。在这个时候,他们可顾不得长孙家的权势,为了

    活命就必须杀了长孙子逸。

    裴家村。裴勇总算清醒过来。他一醒来,裴信就叫来裴玉雯。

    裴勇见到裴玉雯,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她。“方氏衣坊是这里的百年老店,也是很受贵人们喜欢的衣坊。在裴氏衣坊出现之前,方氏衣坊一直控制着成衣界。这次属下跟着那些乞丐到了方氏衣坊,亲眼看见那些乞丐与方氏衣坊的掌柜鬼鬼祟祟说什么

    。属下不小心,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属下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非常惊险地逃了出来。”

    “以前听说过这个百年老店。那时候还去他们店里买过衣服。没想到他们的手段这样卑劣。”

    裴玉雯皱眉,不悦地说道。

    “大小姐,咱们告官,让官家帮我们讨个公道。”

    说话的是裴信。知道他们这次被方家害了,他恨不得亲自找上门对付他们。

    “没用。再说了,我喜欢亲自对付别人。”裴玉雯淡淡地笑道:“他们不是害怕我们衣坊名声大噪,以后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吗?他们越是害怕什么,我就让他们亲自经历什么。”

    “说起来,我们已经查出剪坏衣服的人是谁了。”从门口传来裴玉灵的声音。

    她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更不知道她听了多少。此时她靠在那里,没有走进来的意思。“谁?”裴玉雯沉下脸。“不管是谁,既然背叛了我们衣坊,以后就别想在衣坊作事。还有,此事必须告诉族长。我愿意帮助村里人,是因为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村里的人吃里扒外,我不介意买几十个家奴

    来为我做事。”

    “说起来也是我的错。那人不是别人,而是舅母介绍过来的。本来不是我们村的,因为是舅母介绍,就给了他一个特例,没想到她居然被别人收买了。”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裴玉雯回头看向裴玉灵。

    裴玉灵面露尴尬:“舅母求了我很久,我看她说得诚恳,想着反正也缺人,就收下来了。我以为舅母介绍的人,至少人品是信得过的。哪里想到那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娘知道吗?嫂子知道吗?”裴玉雯对王氏越来越失望。现在的王氏有些飘飘然,做出来的事情越来越让人不喜。要不是看在小林氏和林氏的面子上,她真不想看见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