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不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成风听王氏这样说,真以为裴玉雯是来道谢的,扬起了轻快的笑容。

    “自家人不要说见外的话。你舅母帮你也是应该的。”裴玉雯扑哧一笑:“舅舅误会了。那个成氏好吃懒做,还总是偷拿我们衣坊的东西。要不是看在舅母的面子上,我们早就把她送走了。原本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也知道灵儿那丫头向来心软,别人求两句就放过了。要不是这次她犯下大错,我也不知道会有这号人物。舅母好心帮我,我感激不尽。不过,我们衣坊要求很高,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能安排人进去。成氏明显达不到我们衣坊的要求。这样的人不

    但帮不了我们,反而会害我们。”

    “这是怎么回事?成氏在村里就是个好吃懒做的,你把她安排到雯丫头的衣坊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花氏的性子泼辣。这些年年纪大了,做事惭惭有些力不从心,所以脾气收敛许多。这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她要是发起脾气,王氏都得夹着尾巴做人。王氏的性子也不好,但是在花氏面前就必须装孙子。

    “娘,我也是好心。”王氏蹙眉,看了一眼裴玉雯。“雯丫头,成氏没有那么差吧?是不是有误会?”“成氏帮着方氏衣坊的少东家破坏我们过几天就要交的货。她已经亲口承认过了,不会有误会。我知道这件事情与舅母的关系不大。你唯一的问题就是向我们引荐了成氏。然而这成氏的为人如何,别人不知

    道,舅母应该应该吧?”

    所以不要以为自己是无辜的。

    连花氏都知道成氏在村里的名声不好,王氏这个介绍人会不知道?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介绍这个人,她就有错。

    王氏被裴玉雯这个小辈这样打脸,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子有些挂不住。她现在在村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以前那些见了她就躲的,现在天天看她的脸色,想尽办法讨好她。她的儿子又有出息,在京城当了富贵人。她还要被一个毛丫头这样教训。要是传出去,她的脸往哪里

    搁?

    “雯丫头有出息了,舅母没资格管你的事情。算了,舅母懂你的意思,以后不会再管你家的事。”

    裴玉雯没有否认。

    王氏故意说气话又如何?她的气话正好就是她的想法。她一个姓王的,有什么资格管他们裴家的事?“裴家的当家是我,舅母不用操心我的事情。不过,舅母最近也没有闲着嘛!我看你管嫂子就管得挺好的。现在还是我的嫂子,或许过段时间就只能叫表姐了吧?只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子润是我裴家

    的根,不能让你们带走。”

    小林氏疼爱裴子润不假。要是小林氏真的改嫁,而且还要求带走裴子润,那就是他们正式撕破脸皮的时候。“斐丫头,外祖母有些听不懂了。从子润娘变成你嫂子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你的嫂子,裴家的媳妇。现在为什么要改口叫表姐?什么又叫子润不能被他们带走。他们想把子润带到哪里

    去?”

    花氏想到王氏最近总是神神叨叨,还时不时把小林氏叫回来。小林氏那身打扮可不像是寡妇的打扮。

    原本她只当裴家有钱了,小林氏爱美,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这是有事情瞒着她啊!

    林成风瞪着王氏:“还不老实交代,你最近又做什么了?”王氏皱眉。她在心里不满。这丫头怎么什么都给斐丫头说?她不是提醒过她,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之前不要透露吗?裴家虽说日子好过了,但是她还年轻,总不能一直守寡吧?她还想着先去京城,然后在

    京城给小林氏找个人呢!

    现在暴露出来,以前的计划只有临时做出改变。她疼爱自己的女儿总没错吧?操心女儿的终身大事有罪吗?

    “你不要乍乍乎乎的。我做错什么了?”

    王氏在花氏面前要夹着尾巴做人,在林成风的面前能够挺起胸膛。

    她嫁给林成风多年,跟着他受苦受累,没有过一天好日子。要不是儿子能干,她还在过苦日子。

    她自问自己对得起他,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女儿还年轻,女婿去得早,难道还要让女儿守几十年的寡吗?我这是为女儿打算。”“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林成风冷道:“这是女儿想要的生活吗?女儿是心甘情愿的?我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她与轩哥儿感情好。自从轩哥儿走后,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再说了,她还有子润这个孩

    子。如果不是有人在逼她,她会跑去相亲?你还说这件事情不是你闹出来的夭蛾子?我看这里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还是进京吧!”

    “你什么意思?你赶我走?”王氏瞪着林成风。

    “我不是赶你走,而是劝你去享福。你不是一直想去京城吗?”

    花氏拉着裴玉雯的手掌,对她说道:“好孩子,委屈你了。这女人现在的心越来越大,这个家容不下她了。你别放在心上,与你没有关系。就算你今天不来,这种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我懂。舅母确实变了。”裴玉雯看着与林成风争吵的王氏。

    以前这个人见到她总是扬起讨好的笑容,现在眼里满是市侩。

    人心真是易变的东西。只希望花氏和舅舅能够保持本心。要不然她会很失落的。

    至于表哥……或许从他选择了那个姚氏开始,他们就走上了不同的路。下次再见时,他们还能友好地打招呼吗?

    好怀念那个笑容干净,心思纯净,让人像清风般舒服的青年。可惜啊,再也见不着了。

    “好!我走!我走就是了。儿子孝顺,想接我去京城享福,我巴不得呢!你们不要说我狠心,是你们逼我走的。”

    王氏眼眸通红,狠狠地瞪着林成风。她看了一眼裴玉雯,那眼神充满了怨愤。“你瞪雯丫头做什么?最近你做事情越来越不像话。就算斐丫头今天不来,我也早就想对你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