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赶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带着花氏和林成风回到裴家村。众人不见王氏,悄悄询问裴玉雯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没有隐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而裴家几姐妹听见这些话都露出不高兴的神情,小林氏

    则是躲在房间痛哭了一场。

    林成风进了小林氏的房间。父女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等小林氏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红通通的。

    花氏见小林氏的样子,不高兴地瞪着林成风:“这件事情是她那个不着调的娘惹出来的。你欺负子润娘做什么?”

    “我没欺负她。”林成风尴尬地笑了笑。

    “奶奶,不关爹的事情。我是觉得对不起你们。”小林氏抹着泪。“这些年让你们为我操心,我真是太不孝了。”

    “想要好好孝敬我还不简单吗?你好好照顾子润,把那招人爱的小孙孙培养出来,我们两家的人都会高兴。”花氏嗔怪道:“我们一高兴,身体就能长命百岁。以后有的是让你们孝敬的机会。”王氏的离开并没有让裴家众人唏嘘。裴玉雯将她的那番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裴家众人。众人知道王氏心中的想法,对她自然就不再亲近。就算王氏真的改过自新,以后他们的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想要像

    以前那样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的几天裴玉雯要赶货。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所有人都不要打扰她。每日三餐放在门口,她会自己来取。

    在另一个房间,端木墨言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听着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坐在床上皱眉发呆。以他的功力,隔壁房间里的声音再小他也听得清清楚楚。正是因为如此,他清楚地知道裴玉雯这段时间有多么辛苦。每日三餐不能按照吃饭就不说了,还只能休息两个时辰。这样下去,她的身体怎么受得

    了?

    他的腿伤已经无碍。本来想用苦肉计让她心疼,然而这几天连人都见不着,苦肉计也失去效用。

    听着从隔壁传来的裁剪声,他翻窗出去。再一个翻跃,他钻进了另一个房间里。与他的房间格局不同,这里布置温馨,颜色以紫色为主。此时满地都是各种布料,而房间里的烛火将这里照得很亮堂,犹如白昼似的。要知道现在是深更半夜,大家都沉睡了,连空中的月色都盖住了半边

    脸,这里却大大的不同。

    端木墨言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正在忙碌的裴玉雯察觉到了异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抬起头,锐利地看过来。在看见端木墨言的身影时,她眼里的冷意消散,神情变得疑惑:“你怎么来了?”

    “我受伤的地方还疼。”端木墨言语带委屈。“你竟对我不管不问,有你这样对救命恩人的?”

    “我在忙。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家里的仆人。我之前已经吩咐过他们,他们知道照顾你。”

    裴玉雯重新拿起手里的针,开始绣着上面的花纹。

    端木墨言看见裴玉雯眼下的黑影,到嘴的话没有说出来。

    为了这笔生意,她还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你有多久没有睡觉了?”

    裴玉雯头也不抬地答道:“我每天都有休息。”

    “每天休息一两个时辰,然后接下来的一整天都忙个不停,这就是你的休息?你是现在自己去睡觉,还是让我押着你去睡觉?”

    裴玉雯抬头看着他:“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我不想你死得太快。那样我身上的伤就白受了。”端木墨言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来。

    “我现在很忙,你不要打扰我。”裴玉雯蹙眉。“明天是最后一天,我还有一件没有做出来。”

    “为了一笔银子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值得吗?你要是担心赔偿的银子,我可以先借给你。”

    端木墨言恨不得让她不再这样操劳。她想要银子,他可以给她。只要她一句话,他手里的东西都可以给他。

    裴玉雯睨他一眼,继续手里的活儿:“我们非亲非故,为何要你的东西?”

    “我借给你,你以后还给我就是了。以你的能力,相信不出一个月就能赚回来。我只是见不得你这样操劳。”

    “不用。你别说话,也别打扰我。另外,我不喜欢有人爬我的窗。”

    裴玉雯说完,不再理会端木墨言。

    端木墨言心疼她,又见她这样专注,不忍心打扰她。

    他看向不远处的茶壶。知道她爱茶,便翻窗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到他带来的贡茶,带着贡茶回到她的房间里,亲手给她泡了一壶。

    淡淡的茶香味传开。正在忙碌的裴玉雯抬头看向他,在看见他递过来的茶水时,神情放松:“谢谢。”

    她走过去,在端木墨言的旁边坐下来。

    夜深人静时,外面静悄悄的,虫鸣声在这样的夜晚特别的响亮。

    喝下茶水,整个人处于非常放松的状态。

    “这茶……”

    “如何?”端木墨言眼眸深邃,比外面的星星还要晶亮。

    “极好。”裴玉雯淡笑:“有心了。”

    “喜欢就好。”

    “为何要对我这样好?如果只是因为裴将军,完全不用如此。我对你来说应该是个麻烦吧?”

    “这是你认为的。我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做到。在没有帮你查到那件事情之前,你要是死了,岂不是让我言而无信?”端木墨言淡淡一笑。

    裴玉雯看着端木墨言,皱了皱眉头。她摇了摇脑袋,语带疑惑:“怎么回事?为何我觉得脑袋很沉?”

    “这茶是助眠的。”端木墨言说完时,裴玉雯已经倒了下来。

    在她彻底地昏迷之前,她瞪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恼怒。

    端木墨言无奈。将她扛到对面的床上,将她放好。

    沉睡中的裴玉雯整个人处于非常放松的状态。此时她的模样变得柔和,不像平时那样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

    一道黑影出现在房间里。那人站在端木墨言的身侧,警告道:“男女授受不清,你该离开了。”“你整日跟着她,我没有收拾你,你倒来找我的麻烦了。隐一,处理了。”端木墨言冷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