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心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谓的处理,当然不是指把人杀了。那是裴玉雯的隐卫,要是把他杀了,那丫头饶得了他?

    裴玉雯有许多秘密,这是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个隐卫是从哪里来的。她不说,他也不问。

    清风戒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裴玉雯曾经给他说过,如果这个男人在她的周围,他尽量不要出面。然而看见他把她也迷晕,他还是控制不住出面了。

    清风看着突然出现的黑影,他迎面攻过去。然而对方显然并没有杀意,只是想要制服他。

    房间里的打斗声让端木墨言不耐烦。他锐利的看过来,冷冷地说:“滚出去!不要打扰她休息。"

    清风看端木墨言小心翼翼地给她盖好被子,神情温柔。思量再三,明白他不会对她怎么样,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先离开这里再说。毕竟暗中保护她的安危才是上上之策。

    眨眼间,一道黑影从房间里消失。

    端木墨言的手下没有追过去,站在原地等着他的吩咐。

    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去。

    直到另一道身影跟着消失以后,房间里又恢复安静。

    夜色深深。端木墨言坐在床边,看着她的身影,神情温柔。

    裴玉雯睡了一个好觉。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好舒服,浑身轻松,这几日出现的那种笨重的感觉消失了。

    当她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时,黑着脸,恼怒地在房间里寻找那个男人的身影。

    咯吱一声。

    有人推门进来。

    "醒了?"

    熟悉的男声响起。

    那张俊美的容颜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脸上带着笑,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似的。

    看着那张笑脸,裴玉雯气不打一处来。她冷冷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因为你我这几天的努力功亏一篑。"

    他拍了拍手。

    从他身后走出来几个女子。她们穿着同样的衣服,个个貌美如花。

    八个女子整齐地站在她的面前,恭敬地行礼:"姑娘,我们是玲珑阁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们做。"

    玲珑阁?

    裴玉雯惊讶地看着她们。

    紧接着,八个女子展开手里的衣服:"我们根据姑娘的图纸把你没做完的做了最后的修补,姑娘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

    那是她忙了几天的裙子,一眼就看出来其中的不同。

    其中有三条本来就完工了,然而她们做了一点小小的变动,现在比以前还要美丽。最主要的是没有完成的那一条,现在也彻底完成,而且绣工与她一模一样。

    她以前就听说过玲珑阁。那里的女子个个心灵手巧。

    不过他们从五年前就不再做衣服。今天怎么破例了?

    裴玉雯非常好奇。

    她走向端木墨言,低声询问:"你从哪里找来的?"

    端木墨言享受她的亲近,在她耳边说道:"玲珑阁之所以不在对外做衣服,是因为他们的阁主只想帮我做衣服。"

    裴玉雯睨他一眼:"呵,不愧是一线阁阁主,本事真大。"

    端木墨言微笑地看着她,在她耳边嘀咕一句:"不高兴了?玲珑阁阁主是个男人。我对他没兴趣。"

    裴玉雯惊讶地看着他:"怎么可能?"

    谁都知道玲珑阁里只有女人,而且只有漂亮女人。

    她的不可置信在端木墨言眼里是那么可爱。"就是因为阁主是男人,所以才喜欢漂亮女人。改天介绍你们认识,到时候你就相信我的话了。"端木墨言温柔地拨弄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现在完工了,可以不用那么操劳了吧?本来前几天就想帮你

    ,又担心你不高兴,就这样拖到现在。早知道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早就这样做了。"

    那八个女子还在那里。她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八人走后,裴玉雯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赖在我家,又自作主张帮我,为的是什么?"

    "只是想帮你,很奇怪吗?"端木墨言走向对面的桌子,倒了一杯茶水。

    "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她皱眉。

    "你怎么知道没有?"他需要她,也只有她能给他需要的一切。

    "那你需要什么?"裴玉雯面色古怪。

    "现在不告诉你,等你以后就知道了。大可以放心,不会让你为难就是了。"端木墨言微笑地看着她。"你在害怕什么?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端木墨言,裴玉雯推开他。

    他不说就算了。反正她也不是好欺负的,他别想欺在她的头上。

    裴玉雯再三检查那些衣服,真是精品中的精品。

    她眼神闪了闪:"我们合作吧?你让玲珑阁派人帮我,我们五五分。"

    "可以,不过我今天生辰,你陪我一天。"端木墨言看着面前的女子。

    刚刚苏醒的她头发凌乱,衣服也满是皱褶。然而没有平时的犀利,瞧着是那么无害。

    "今天?"裴玉雯想了想:"我让大家给你庆祝一下?""不,我只想和你出去游玩,不想别人给我庆祝。来到这里这么久,我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地方。你作为东道主,难道不该陪我四处看看吗?要知道我在京城为你到处奔波,也算是尽心尽力。咱们算朋友

    了吧?"

    对于端木墨言,裴玉雯从来没有看透过。他的身上有种神秘的气息。那种气息让她很亲切,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或许是他也是爹爹交托下来的比较信任的人,她对他从一开始都是比较信任的。

    当裴玉雯从房间里走出来,裴家众人总算放心了。

    "二妹,其他人的衣服准备好了吗?"裴玉雯询问。

    "还有五件。大概午后就能完成。"裴玉灵如是说。

    "那你们继续,明天再去交货。"裴玉雯附在裴玉灵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看来明天有一场好戏。我可不能错过这场好戏。"端木墨言促狭地看着她。

    "好。"裴玉灵听了裴玉雯的吩咐,轻轻地点头。"我知道了。姐,你现在要出门吗?""恩,刚才来了几个绣娘,你好好招呼她们,不要怠慢了。她们可是我从这位墨公子手里借用的大师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