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危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幽静的湖泊中,一艘小船在水面上摇曳着。船里只有一男一女。女子年方二九,正是花儿般绽放的年纪。男子高大挺拔,冷峻的容颜犹如那冰雪雕刻而成的,虽说少了几分柔和,但是却剑眉英挺,目光

    幽深,气质不凡。诺大的湖泊中只有这两人。男的瞧着出身不凡,却亲自摇着小船。女子穿着浅蓝色的衣裙,裙摆上绣着栩栩如生的蝴蝶,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衣服上飞出来似的。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瞧着是那么柔弱。那

    头青丝垂下来,抵到细腰处,随风飞舞时,在空中扬起漂亮的弧度。在男子的眼里,面前的女子就像下凡的仙子,神秘又美好。

    裴玉雯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端木墨言,眸子里闪过疑惑:“看着我做什么?”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看你,难道看我自己?”端木墨言故意逗她。

    “面前有好山好水好风光,有的是让你欣赏的东西。你让我陪你游湖,难道不是来观景的?”

    裴玉雯托着腮,看着不远处的鸳鸯,轻声地嘀咕:“不过我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还从来没有游过这片湖。”

    “所以,你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你不要忘记自己只是个小姑娘,没有必要那样拼。”端木墨言放下手里的竹筏,整个人躺在小船上。“这里好安静。真想在这里睡一觉。”

    最主要的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一刻,他们不用去考虑那些烦心的事情。

    他的眼里只有她,她的眼里也只有他。天大地大,世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裴玉雯看了躺在船上的端木墨言一眼。

    他闭着眼睛,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她从旁边摘下一片荷叶,俯过去盖在他的脸上。

    一只手抓住她还没有缩回去的手掌,将她整个人拉过来。她身子朝前倾,压在了他的身上。

    “嗯……”她的鼻子撞到他的额头,疼得她难受。闷痛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来。

    他拨开荷叶,紧张地看向她:“撞到哪里了?”

    两双眸子相对时,她疼痛的表情落入他深邃的眸子里,他的慌乱被她看在眼里。那一刻,她的心泛起了涟漪。

    时间仿佛静止了。

    直到悠扬的笛声从不远处传来。两人才回过神。裴玉雯慢慢地起身,伸手整理着凌乱的头发。

    端木墨言坐起来,看向对面的方向。只见那里出现另一艘船。与他们的小船不同,那是一艘很华丽的花船。

    一个男子站在花船的前面,手里拿着笛子吹着。笛声悠悠,与这好山好水好风景相辉映,倒是不错的曲子。

    以端木墨言的修为,虽说那艘船隔得有些远,但是他还是看清了站在船上的那个人影。

    “怎么会是他?”端木墨言皱眉。

    裴玉雯朝他的方向看去:“是谁?”

    端木墨言扳过她的脸,严肃地看着她:“别看了。那个人非常麻烦,谁与他沾边谁会倒霉。”

    裴玉雯已经看见了。

    那人一身白衣,整个人就像白玉般无暇。那容颜倾城,身姿倾国,就像是从山林深处走出来的精魂。

    长孙子逸。

    怎么又是他?

    “小心。”裴玉雯突然看见长孙子逸身后的那个小厮拿出一把匕首偷袭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正在吹笛的长孙子逸笛声停顿,用笛子挡在面前,正好挡住了那小厮刺过来的匕首。

    而这时,原本平静的水面冲出来几道黑影。那几道黑影跳上花船,同时攻向长孙子逸。

    端木墨言皱眉,一脸的嫌弃:“我早说过了,只要这个人出现总没有好事情。真是扫兴。”

    “你不帮他吗?”裴玉雯看向旁边的人。

    端木墨言的心里产生了危机感。他面带疑惑:“你从来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为什么想帮此人?你认识他?”

    裴玉雯没有回答端木墨言的问题。她一直在关注对面的战况。眼看着花船朝他们的船越来越近。就在她准备跳到对面的船上帮忙的时候,端木墨言拉住她。她回头,看见了一双如狼般阴郁的眼睛。

    “怎么了?”她心里一拧,有种不妙的预感。

    “你认识他?为了帮他,你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端木墨言不知道这种气闷的感觉从何而来。或许他是担心了吧!长孙子逸是京城女子争着想嫁的男人。那张脸太有欺骗性。天下女子少有不爱他的。裴玉雯平时对谁都很冷漠,而刚才那一刻,她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决定帮他。这与她平时的行事作风

    完全不同。他不得不承认,面对长孙子逸这个男人,他产生了危机感。哪怕他以前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却不能再无视他。或许他应该调查一下他们在京城是不是有过接触,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的关

    系已经有了进展。

    “我在京城见过他。他帮过我。”裴玉雯随便扯了一个理由应付。

    “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为了什么事情?”端木墨言懊恼。

    “这位公子,现在是谈这件事情的时候吗?你到底帮不帮,如果不帮的话,那就把船开走,他们的船马上就要撞到我们了。”

    端木墨言当然不想帮。然而,今天要是不帮的话,他们之间总是有个疙瘩。她与长孙子逸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总会查出来的。

    “他有未婚妻。”端木墨言闷闷地说了句。“虽然不幸遇害,但是他对她一往情深。京城那么多贵女想要嫁给他,他全都拒绝了。几个月前皇后办晚宴,想要把自家的侄女介绍给他,他仍然不留情面。你……”

    裴玉雯听了半天,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误会自己对长孙子逸有意。

    其实,长孙子逸确实不错。不过,她不曾动过心。这人要是不说,她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花船正好撞过来。端木墨言抱着裴玉雯朝对面的花船跳过去。当他们落在花船上,正在打斗的众人停顿了一下。在看见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时,刺杀的那些人突然退开,警惕地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