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受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甩开手里的匕首,认真地打量着她:“你没受伤吧?”

    那一刻,裴玉雯的心里浮现复杂的情绪。有些酸,有些恼,还有些气。

    她冷冷地说道:“现在有事情的是你,你是不是问错人了?你应该问问自己。”

    端木墨言不以为意:“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他的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痕,那些都是在生死危关的时候留下来的,相比那些危险,今天这点危险不算什么。不过,有人关心的感觉很不错。特别是这个关心他的人是她。

    “主子。”端木墨言的手下冷冷地看着那些地痞无赖。“这些人竟敢伤了你,该死。”

    裴玉雯看了一眼还在吐血不止的小混混。这人受了内伤,看样子是活不成了。一般的女子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就算不会吓得面无人色,也会心慌意乱。而裴玉雯眼神锐利,恨不得再戳他几刀的样子。

    裴玉灵拉着裴玉雯的手臂:“姐,他要死了吗?”

    “我会处理好的。”端木墨言对裴玉雯温声说道:“别担心,没有人会找你的麻烦。”

    裴玉雯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很想告诉他,她并不害怕麻烦。然而,面对他关心的眼神,她老实地点头。

    裴玉雯就像不好驯化的名马,越是名马越是野性,不是那么容易驯化的。今日这么温顺真的很难得。

    “你们想做什么?”小混混朝后面退走。

    其中一个小混混扑向童亦辰和胡氏。其他小混混这才想起这两个人。他们集体把童亦辰夫妇包围起来。

    本来这件事情就是因为童亦辰夫妇而起。要不是因为这对夫妻,他们也不会遇见这样的煞神。

    小混混将所有的错都怪到胡氏和童亦辰的身上。特别是胡氏,要不是他们有人看她长得标致,对她说了几句轻薄的话,惹怒了童亦辰,最后闹成了这样的局面,也不至于让他们骑虎难下。

    “各位,我那兄弟伤成这样,只怕是活不成了。这件事情我们有错,你们也有错,不如我们大家就当作没有发生过。我们那兄弟的家人由我们安抚,不会给你们招惹麻烦。只要你们放过我们。怎么样?”

    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些小混混离童亦辰夫妇极近。只要裴玉雯说个不字,他们就会把手里的匕首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而童亦辰为了保护胡氏,刚才已经受伤。此时他抱着胡氏,冷冷地看着那些小混混。

    “现在没有你们说话的地方。”端木墨言冷笑:“交给你处理了。”

    “是。”端木墨言的手下说完,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为首的小混混的身后,一个手刀将他砍昏。

    至于其他人,在真正的隐卫面前就像脆弱的杂草似的,只需要一个掌风便倒地不起。有些反应快的,知道对方出手了,想要扑过去控制童亦辰夫妇,然而还没有靠近他们的身,他们就被一道掌风打昏了。

    “对不起,连累你们了。”童亦辰张口想对端木墨言说什么,接收到端木墨言的眼神后,他明白过来。“改日童某再登门道谢。现在内人受了点伤,童某要带她去医馆,就先行告辞了。”

    “嗯,照顾贵夫人要紧。”端木墨言看了一眼裴玉雯。

    裴玉雯现在的注意力都在端木墨言受伤的手掌上,倒没有注意端木墨言的打量。

    端木墨言的眼里闪过淡淡的笑意。

    今天受的伤比上次受的伤更加的值得。至少为了这伤,她连‘童亦辰’都忘记了。既然最在意童亦辰去处的裴玉雯都没有放在心上,端木墨言更不会放在心上。他朝童亦辰挥了挥手,示意他带着胡氏离开这里。至于那些小混混,当然交给他的手下处理。对于这些小人物,根本不用他们

    出手。

    “医馆就在不远处,不如……先去医馆包扎一下?”裴玉灵在旁边提醒。

    “对,先去医馆。你的伤必须处理。”裴玉雯从衣袖里取出手帕,先粗粗包扎了一下。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端木墨言更想裴玉雯亲自给他包扎。然而她就像一个刺猬,不仅浑身带刺,还容易缩到壳子里。为了不刺激她,有些事情必须慢慢来,不能惊扰了她。

    医馆里,裴玉雯再三询问:“他的手还好吗?”大夫摸着胡子,打量着面前的男女,眼里闪过促狭的神色:“这可难说了。这段时间不能碰水,不能抓重物,刚开始的七八天连筷子都不能握,就怕伤口裂开。每天准时上药。只要护养好了,想必是没事的

    。”

    “意思是说,如果我没有护养好,还是容易出事?我的手会废吗?”端木墨言故意皱起眉头。“小伙子,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就可以乱来。用手抓匕首,你是怎么想的?”大夫不高兴地瞪着他。“既然有这个胆子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现在还怕变成残废?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自作孽不可活。自己受着吧!

    ”

    “我倒不在乎这只手会不会废,就怕真的出事了,有人要哭鼻子。”端木墨言用没有受伤的手摸了一下裴玉雯的头发。那眼神充满了宠溺,连旁边的裴玉灵都眼冒精光,恨不得马上让他们在一起。

    裴玉雯瞪着他:“这是开玩笑的事情吗?”“我不想看见你这样愧疚的样子。救你是我的事情,你没有要求我这样做。如今受伤了,也是我技不如人,与你无关。”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所以,不用这样难过。我是男人,这点痛苦还承受得起的。

    ”

    端木墨言越是这样说,裴玉雯越是自责。她的自大让端木墨言受了伤,而他又这样为自己考虑。

    “这段时间我会照顾你,直到你痊愈为止。大夫,给他开最好的药。还有,如果有让他的疤痕消除的药膏,我也一并要了。”裴玉雯说出这句话时,没有发现对面男子笑得像偷腥的小猫一样。裴玉灵把他们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那一刻,连向来没有开窍的她都明白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