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准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裴家,裴家众人知道端木墨言为了救裴玉雯受伤,一个个充满了感激。

    裴玉雯赶走了热情的裴家人,让他们把安静的空间还给伤患。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裴玉雯看过端木墨言受伤的地方。匕首刺得很深,他的手心血肉模糊,瞧着是那么的可怕。

    正是因为这样,裴玉雯不允许端木墨言拿东西。她想起大夫的话,又不放心其他婢女伺候他。要是因为婢女的一个疏忽让他的伤势加重,那样会让她更加的愧疚。

    于是,干脆她就亲力亲为,尽量照顾到他的伤口结疤。只要结痂,他的手就不会再有事。

    “童大哥,我们大姐没事,墨公子受了伤,但是我们大姐在亲自照顾他,你不用担心。”

    从院子里传来裴玉灵的声音。她故意咬重‘亲自’两个字,仿佛在暗示什么。

    房间里的裴玉雯听见了裴玉灵的话,心里没有任何涟漪。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了,童亦辰成亲也好,没有成亲也好,与她都没有关系。这个人的身上早就没有她熟悉的气息,所以她已经不在乎了。

    “二妹,莺歌回来了吗?”裴玉雯在房间里询问了一句。

    裴玉灵听见裴玉雯的声音,连忙回应:“还没有呢!姐,你有什么事吗?”

    “你把轻月叫过来。另外,你先去城里等着。要是莺歌回来的话肯定会先去衣坊看看。她一回来,你就通知她马上过来见我。我们要商量一下三天后比试的事情。”裴玉雯的声音低沉清冷。

    “是。”裴玉灵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童亦辰。“你还见我姐吗?她现在应该很忙。”

    童亦辰连忙摇头:“不用了。有她亲自照顾墨公子,我就放心了。”

    裴玉灵皱了皱眉。她打量着面前的童亦辰,疑惑地说道:“童大哥,你变了好多。”

    童亦辰在心里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他才是真正的童亦辰,然而在他失踪的这几年里,他的主人代替他生活着,所有人都习惯了另一个童亦辰的存在,现在再看他这个正主当然觉得各种莫名其妙。事实上,他才是最该忧伤的那个人。

    正主没有冒牌货受欢迎,所有人都用挑剔的眼神看着他,谁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的……憋屈?

    “不是我变了,而是身份变了。”童亦辰说了一句饱含深意的话。

    “说得对。现在童大哥是有妻子的人了,跟以前不一样。”童玉灵撇嘴。“以前缠着我们大姐的时候,整天把我们裴家当成自己家似的。自从你娶亲之后,我们也很难再见你一次了。”

    “我……也是不想有人说闲话。”童亦辰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不能再多说了。再说下去,主子以前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笑话。他今天不该出现的!还不是担心主子的安危,所以想要确定他的情况。现在主子没事,他快要被抽筋剥皮,打回原形。

    “二妹,你还在外面吗?还不快去?”裴玉雯催促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好。”裴玉灵高声回应。她最后再对童亦辰说了几句话:“童大哥,你以前帮了我们家很多,我们感激你。不过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管我们家的事情。当然,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多管闲事。不过在那种情况下不管被欺负的人是谁我

    们大姐都会管的。她向来就是这样热心肠。所以你也不要误会。你要感谢大姐,心意我替大姐收下了。”

    “那好,我明白了。”童亦辰朝裴玉灵拱了拱手,快速离开裴家。

    外面安静下来。裴玉雯拿起绣花针,开始一针一线地做绣活儿。

    端木墨言在旁边坐着,不时喝着茶水。然而几壶茶水下肚,房间里仍然没有声音。

    “哎!”一道长叹声从对面传过来。

    裴玉雯做绣活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她抬头看向他:“这是怎么了?”

    “姑娘,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大活人在房间里呆着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很奇怪 吗?”端木墨言语气哀怨。

    “你想做什么。”放下手里的绣品,她沉思着:“下棋?”

    端木墨言哀怨:“伤脑。”

    “那你想做什么?”裴玉雯蹙眉。

    她实在不知道和一个男人呆在房间里还能做什么事情。

    “外面景色不错,我们出去走走?”端木墨言微笑地看着她。

    “你的手……”

    “我受伤的是手,又不是腿。只要手不动,那也不防碍我们欣赏美景。”端木墨言打断她的话。

    “嗯,我还要安排三天后的比试。这样吧!我们去衣坊看看。如果衣坊里一切如常,就出去逛逛 。”

    裴玉雯沉思片刻,做着安排。

    “好。”只要能够和她在一起,让她看见自己,与她做什么都可以。

    现在虽说是在单独相处,但是她的脑子里没他,心里没他,连眼睛里都没他。他感觉就像是被人遗弃了似的。这种无法钻进她心里的感觉并不好受。

    衣坊里。众人看见裴玉雯和端木墨言双双出现,一个个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端木墨言剑眉英武,双目炯炯有神,身材纤长,身姿伟岸。这样的男人在这里堪称天神。自从他出现后,不知道多少女子梦里梦外都是他。然而他对裴玉雯温柔,对其他人却从来不屑一顾。当然,这里的女子只能幻想他,却不敢对他下手。特别是他们亲眼看见一个不长眼的村姑不小心碰到他,而他毫不留情地一脚踢飞了那女子,害得那女子躺在床上半个月无法下床。他们就更不敢招惹他了

    。

    “这是王老板定的衣服。”轻月在半路的时候遇见裴玉雯,就跟着裴玉雯再回到衣坊。

    她把最近衣坊的情况详细地说明了一遍。“三天后的比试非常重要。王老板的货并不急,你们先停着。现在所有的人力都要放在比试上。”裴玉雯看了货,肯定了轻月的工作。不过,她又给轻月安排了新的任务。“所有绣娘都要参与这次的比试。我给他们三天时间,每个人画出十幅成衣图。说不定三天后我们能够用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