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照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和裴玉雯所到之处,所有人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们。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是那一双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在说: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裴玉雯就算再沉稳,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也会觉得不自在。特别是旁边的男人不时发出愉悦的笑声。她觉得自己像是无所遁形,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整个人像是被虫蚁噬咬似的。

    她拉了一下端木墨言的衣角:“这里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

    端木墨言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我们?我喜欢这个词。”

    几个孩子从外面跑进来。他们撞向正在走神的端木墨言。裴玉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端木墨言没有注意那几个孩子,连忙拉了他一下。然而正是这一下,端木墨言发出痛苦的声音。

    裴玉雯低头一看,只见端木墨言的手掌心渗出了鲜血。红色的液体将包扎的布条渗湿,瞧着如此可怕。

    “对不起。伤口裂开了,必须重新包扎了。”裴玉雯连忙握住他的手腕。

    端木墨言并没有多疼,然而他喜欢看她为他紧张的样子。只有在这个时候,她的眼里和心里只有他。

    不过,喜欢归喜欢,他却舍不得让她担心。

    他温柔地撩过她的黑发,在她的耳边说道:“别担心。我曾经受过比这个更加严重十倍百倍的伤,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像我这种人命硬,老天爷也收不了。你别担心我了。”裴玉雯狠狠地瞪他一眼:“我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受过伤。我只知道这次你受伤是因为我。我不能让你有事,否则余生难安。刚才你在想什么?要不是我拉了你一下,那几个孩子就会撞到你,你会伤得更重

    。”

    端木墨言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他不会说刚才在走神是因为想到与她变成了‘我们’,一想到他们成为一家人,那画面太美,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恨不得永远迷失在那样的幻想之中。

    “对不起,对不起。大小姐,这几个孩子顽皮。我们带他们过来道歉来了。”几个妇人带着几个孩子走过来。那几个孩子垂着头,一幅做错事情的样子。

    裴玉雯认得他们。他们都是那些村民的孩子。最近她没来衣坊,不知道他们竟让孩子在这里嬉闹玩耍。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曾经说过衣坊是重要的地方,闲杂人等不能入内。还是说莺歌不在,你们就不知道守规矩了?还是说,你们觉得衣坊是自己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轻月刚才去找绣娘说了话,听说又有人惹祸了,匆匆朝这里赶过来。听见裴玉雯的话,他皱起眉头。

    “怎么回事?谁让孩子进来的?”轻月看向人群。

    那些妇人垂着头不说话。

    轻月见裴玉雯的脸色难看,连忙指了其中一个妇人:“你来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时也不见有孩子进来胡闹。今天谁放他们进来的?”

    那妇人红着眼眶,垂头说道:“是我们疏忽。平时他们在衣坊外面玩耍,没想到今天跑到里面来了。”

    “小狗子,你来说。”裴玉雯指了一个孩子问道。

    小狗子看了狗子娘一眼,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裴玉雯:“是一个大姐姐让我们进来的。她说,衣坊里的人最坏了,总是欺负我娘,让我娘干重活儿。只要我带着小伙伴们在这里捣乱,就算是为娘报仇了。”

    “哪个大姐姐?是衣坊里的人吗?”轻月皱眉。

    “我不知道。”小狗子咬着手指,流着鼻涕摇头。“她用布条把脸遮住了,俺看不见。”

    “其他人看见了吗?谁要是说出来了,我就给他做漂亮的衣服,还奖励他十串冰糖葫芦。”轻月说道。

    小孩子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姑娘颤颤地说道:“那个大姐姐的手背上有个红胎记。”

    裴玉雯看向端木墨言:“我先回去给你包扎伤口。轻月,这里交给你了。”

    轻月得到这么重要的线索,已经知道那人是谁。她朝人群中冷冷地看了一眼,对裴玉雯说道:“是。”

    回到端木墨言的房间,裴玉雯马上给他包扎伤口。当看见再次渗出血的伤口时,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

    端木墨言享受被她照顾的感觉,但是不想被她误会成自己是个弱不禁风的。

    “要不要我帮你调查?这件事情怕是不简单。”

    只要他一句话,整件事情就能真相大白。在他看来,对方用上这样的手段实在是不入流。要不是投鼠忌器,也不会用上这样的卑鄙手段。

    “不用了,我知道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除了那个方氏衣坊还能有谁?

    只要她完成这次的比试,就可以将他们明正言顺地赶出这里。对这个方氏作坊,她并没有放在眼里。

    不过,虽说不屑,却不能不防。小丑的手段总是见不得光的。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却总是带来麻烦。

    “还疼吗?”裴玉雯捧着他的手心,放在面前吹了几下。“刚才我应该及时阻止那几个孩子。”

    “你这样生气,不会是因为那几个孩子撞到我了吧?还是说,你在担心我?”端木墨言感觉被她吹过的手心痒痒的,整个人又酥又麻。他靠近她的面前,俯在她的耳边说道:“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如此。”

    “对我来说,你是朋友,也是恩人。”

    从他愿意帮她调查裴家的事情开始,他们就有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只要他不会站在她的对立面,他的安危对她来说都是重要的。特别是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他在她的心里就更加重要了。

    “大小姐。”轻月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裴玉雯放下端木墨言的手掌。

    端木墨言感受着那温暖的手心消失,不由得失落起来。在这时候,他无比讨厌所有破坏他们的人。轻月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强烈的幽怨气息。她抬头看过去,只见端木墨言坐在那里喝茶,一切如常的样子,仿佛刚才她的感觉只是错觉。只有他偶尔睨过来的眼神证明,她的出现确实破坏了某人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