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愧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轻月见了裴玉雯,一幅纠结的样子,仿佛不知道从何说起。

    裴玉雯指了指对面,让她坐下来:“慢慢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莺歌不在,什么事情都要你操心。”

    “大小姐客气了。我能够被大小姐和莺歌姐姐看中是我的福气。”

    轻月看了端木墨言一眼。

    “是不是我不方便听?”端木墨言淡淡地看着轻月。

    轻月连忙摇头:“不是。墨公子是大小姐的朋友,怎么会不方便?”

    “那就说吧!又是方二少爷?”想起那个轻浮的方启同,裴玉雯皱起眉头。

    轻月摇摇头:“大小姐这次倒是冤枉方家了。那个手上有胎记的女子叫莫兰,是张秀才的表妹。”

    “等一下。”裴玉雯打断轻月的话。“张秀才又是谁?”

    这个名字太陌生,她从来没有听见过。“张秀才今年二十七岁,这些年一直在准备科考,所以没有成亲。他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为了供他读书,把所有的田地都卖掉了。而今年终于考上了秀才。莫兰是张秀才的表妹,也是张秀才的娘准备给他

    说亲的人。没想到的是张秀才被你的舅母王夫人看中,然后安排他和你嫂子见了面。”

    裴玉雯再次打断轻月的话。她的眼里闪过恼意:“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我嫂子引起的?”

    轻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裴玉雯,硬着头皮点下脑袋。

    “我问了莫兰,她对你嫂子充满了怨恨。她今年二十二了,就是为了等张秀才才等到现在。现在张秀才看中了你嫂子,看不上她,她心生怨恨,就想要破坏衣坊的生意,最好害得你们裴家一无所有。”

    端木墨言在旁边冷笑:“好狂妄的口气。本公子倒想知道她如何让你一无所有。”

    裴玉雯敲击着桌面,眉头皱得紧紧的。

    如果只是方家,反正债多不愁,她会毫不留情地处理了。然而有关小林氏,她却没有那样的无所顾虑。

    “现在……我还没有处理那个莫兰。你说要不要送官?”轻月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摇头:“当官的没有闲情逸致管我们这点私事。你找人把他送到张家,交给那个张秀才。”

    轻月点头:“是,那我现在就去办?”

    “嗯。”裴玉雯应了一声。

    轻月走后,裴玉雯坐在那里半晌不说话。她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一如她现在的心情。她站起来,对端木墨言说道:“我先去找我嫂子聊聊,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你嫂子是个好女人。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盯上她的人自然就多。你和她好好说,不要冲动。”

    端木墨言细心地提醒。

    他当然不在乎小林氏的感受。之所以担心她,是因为知道她在乎自己的家人。小林氏不仅是她的嫂子,还是她的表姐。他们之间感情极深。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最容易说错话做错事情,他不希望她后悔。

    “谢谢。”裴玉雯朝端木墨言道谢。

    人在冲动的时候最容易做错事情。端木墨言不希望她伤害小林氏,就是不希望她做错事情。

    小林氏最近安份了许多。王氏去了京城,没有人逼着小林氏相亲,她就没有再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当裴玉雯找到小林氏的时候,小林氏正在煲汤。最近裴子润都在林夫子的家里呆着,她想给裴子润送汤。她把所有的调味品都准备好了,吩咐旁边的厨娘:“小火慢慢熬,随时要给我盯着,可不要熬过了。

    ”

    厨娘在旁边笑道:“少夫人加了不少好料呢!奴婢一定小心地盯着。大小姐来啦!”

    小林氏这才发现裴玉雯。她扬起温柔的笑容:“你今天真有空。饿了吗?想吃点什么?嫂子帮你做。”

    裴玉雯淡淡地说道:“再忙也没有嫂子忙。”

    小林氏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

    她疑惑地看着裴玉雯:“可是嫂子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怎么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

    “我们去你的房间说说话吧!最近太忙,都没有时间与嫂子说说话。”裴玉雯转身离开。

    小林氏跟着裴玉雯进入她的房间。

    裴玉雯一进入小林氏的房间就开始打量。房间里的一切如旧,但是有些人的心情却有了别的变化。

    “嫂子,我们衣坊有个姑娘叫莫兰,你认识她吗?”裴玉雯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

    小林氏愣愣地看着她:“莫兰?是不是手背上有块胎记那个姑娘?她怎么了?”

    “她是你介绍过来的吗?毕竟我们衣坊主要收村里人,外村的也收,但是并不多。”裴玉雯淡道。“是的。我见她做事勤快,又因为年纪大总是自卑,就想着给她赚钱的机会,或许她会更加的快乐。”小林氏想到莫兰的身份,红着脸解释:“莫兰是张秀才的表妹。我也是在张秀才娘的身边见过她。你不要

    误会,我没想和他有什么。”“实话告诉你吧!莫兰这次想要害我们衣坊。只是她没什么脑子,想出来的主意就像一出上不了台面的小戏,刚才已经被大家识破了。轻月派人搜了她的房间,找到许多药粉。那些药粉要是洒在衣料上,就

    会让人全身发痒发红发肿。你知道那会是什么结果 吗?要不是她自己沉不住气,说不定我们真会在她手里吃个大亏。”

    “怎么会这样?当初我介绍她过来的时候,她还非常感激的。”小林氏明显想不明白。

    “她在骗你。她今年二十二岁,就是等她表哥张秀才才没有成亲。现在张秀才看上你,她没有机会,对你恨之入骨。她找不到机会报复你,就想毁坏我们家的生意,让我们家一无所有。这是她的原话。”“可恶。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她表哥在一起。这些日子我确实见了不少人,但是我都以各种借口破坏掉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改嫁。只是因为我娘……我不想让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才会故意装作配合她。”小林氏红了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