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坦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没有说话。她看着小林氏,递过一张手帕。小林氏抹了一把眼泪,拉着裴玉雯的手掌,语带愧疚:“对不起,雯儿,我给你添麻烦了。这段时间虽然大家不说,但是我知道大家都是不高兴的。你们一定觉得我动心了,想要离开裴家,想要嫁给别的男

    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身为女儿,不能完全不顾我娘的心情。”

    “嗯。就算你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大家没有怪你。只是觉得你应该与大家商量一下。既然嫁到裴家,就是裴家的媳妇,就是裴家的一员。我们无法代替你做决定,却有权参与你的生活。”

    这是李氏的想法。然而好强了一辈子的老太太却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她就是不想让孙媳妇为难。

    李氏守寡多年,明白当寡妇的凄处。小林氏还年轻,李氏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也是默认了她的决定。“我不说出来,不是担心大家阻止我,而是觉得只是应付我娘,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等时间长了,我娘放弃了,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小林氏苦涩地笑了笑。“现在变成这样,我应该做点什么才能弥补?

    ”

    “我已经把她送回张秀才那里,并且把她做的事情告诉了张秀才。对莫兰来说,张秀才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她做的那些事情被张秀才知晓,想要嫁给他就更难了。这应该是她最害怕的惩罚。”裴玉雯看着小林氏,继续说道:“之所以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明白,在你眼里并不重要的事情,或许对我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我们是一家人,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告诉我们。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想要

    离开裴家,我们也可以放你自由。”“我有子润,还有你大哥给我带来的几年的幸福回忆,此生不会再嫁他人。我承认,面对我娘,我不够强势。然而生儿方知父母恩。我是一个母亲,所以知道当爹娘的辛苦。我只是想用更委婉的方式拒绝我

    娘的提议。现在我娘去了京城,没有人再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情,那样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

    “嗯。”裴玉雯应了一声。“你和张秀才见过几次?你有拒绝他吗?”

    “当然。我不想我娘为难,故意说他年纪大,家里的条件不好,说是不想再过苦日子。”小林氏嘀咕:“这么明显的拒绝,只要长了脑子的都能想明白,他应该也能明白吧?”

    裴玉雯故意逗她:“有种人叫做书呆子。所谓书呆子,就是读书读傻了,除了书本里的东西,外面的一切都看不明白。你觉得这是拒绝,或许他认为你在向他提条件。指不定他现在准备向你提亲呢!”

    小林氏愕然地看着她:“不会吧?我说得这么清楚,傻子才听不出来呢!”

    这时候,从外面传来裴勇的声音:“大小姐,外面有个叫张秀才的男子想要见老夫人。老夫人今天去庙里了,所以属下特意来请示一下大小姐要不要见此人。”

    “来得真是准时。我们正在提他,他就出现了。嫂子,你觉得他今天的目的是什么?”裴玉雯淡笑。

    小林氏看了外面一眼。此时她心烦意乱,对裴玉雯说话也失去耐心。

    “我的好妹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快去问问他的来意。要是他真的误会了,你可得说清楚了。我一个寡妇要是和外男传出了不清不楚的是非,让子润以后怎么见人?”

    “现在知道紧张了?当初你答应舅母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子纠缠?那些男人要是在外面说了什么,你的名声就彻底地坏了。我们也不是那样迂腐的人。只是不想你受流言所伤。”“我明白。你对我好,奶奶对我好,娘也对我好。好妹子,先帮我问问他的来意,咱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小林氏是真的担心了。最近她足不出户,就是不想被那些相亲过的男子纠缠。没想到还有人找上门

    。

    “我出去看看他。”裴玉雯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优雅地站起来。

    大堂里,一个青衫男子坐在那里喝茶。他探着脑袋,不时看着外面。当裴玉雯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显然他以为能够看见小林氏,没想到看见的却是裴玉雯。裴玉雯打量着那个男子。二十几岁的年纪,瞧着像是三十几。一身青衫洗得泛白,显然这是他最体面的一件衣服了,否则也不会穿出来见‘心上人’。他的脸上有许多痘痘,瞧着坑坑洼洼的,将一张并不好看

    的脸衬得更加的苍老。

    “小生见过姑娘。姑娘是裴家的大小姐吧?”王氏曾经提过裴家是大姑子当家。大姑子明明到了婚配的年纪却不愿意说亲,在家里将自家嫂子压得死死的。别看裴家有些家产,却被大姑子掌握在手里。

    原本张秀才以为裴家大姑子会是个凶神恶刹,满脸横肉的粗蛮女子。今日一见,没想到会看见一个俏丽的美丽少女。虽然 她没有小林氏美貌,但是她气质出尘,像一朵空谷幽兰,有着令人难忘的气质。

    最重要的是裴家大姑娘没有出嫁,是个黄花闺女。在这方面,小林氏就远远不如她了。

    “嗯。”裴玉雯坐在上位,淡漠地看着他。“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她神色清冷,语气带着冰寒,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说话开门见山,毫不留情。

    张秀才觉得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紧张地站在那里,眼眸里带着慌乱。

    “小生来此是来道歉的。”张秀才深深地做了一个揖。

    刚才脑子里有的想法彻底地消失,现在他觉得整个人心慌慌的。这女子确实出色,却不是他能高攀的。他觉得她就是一朵冰山上的冰莲,只可仰慕不可碰触。刚才他居然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现在想想真是贻笑大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