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情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秀才站在那里,察觉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打量眼神,心里又涩又恼。

    他今年考上秀才,不知道多少人讨好他,吹捧他,让他觉得这些年的寒窗苦读都是值得的。这些日子他越来越飘飘然。特别是邻村好几个妙龄少女朝他暗送秋波,他就更觉得自己了不起。

    而此时,他不仅被裴家的主人压得喘不过气,还要被裴家的仆人嘲笑。除了颜面无光之外,就觉得自尊心受损。他很想马上离开这里,但是为了维持男人的颜面,他没有落荒而逃。“裴夫人不用解释。小生从来没有误会过什么。想必是表妹误会了。事实上,小生与表妹情投意合,家里早就决定让我们成亲。只是小生一直没有功名,不想就这样耽搁表妹。现在小生是秀才了,应该迎娶

    表妹过门。这次知道表妹对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情,小生心怀愧疚,所以才会代替她过来道歉。”

    张秀才深深地作了一个揖,给自己保留了最后的颜面。他转身大步离开这里,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小林氏看着张秀才离开,拍了拍胸口,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书呆子不是笨蛋。要是纠缠不清,只怕真要弄得人尽皆知了。”

    裴玉雯看了小林氏一眼:“嫂子放心得太早了。你这段时间见了那么多人,指不定其中有几个傻子。”

    小林氏双手合十,做求饶状:“小姑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一定要帮帮我。以后别说是我娘,就是天王老子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都不会再动摇。这次的事情就当作给我一个教训吧!”

    “放心,要是真的有不开眼的找上门,我会帮你处理的。不过正如你所说,这是最后一次。”

    裴玉雯说完就转身钻进隔壁的房间里。小林氏看着她的背影,再看了看那个房间,眼里满是疑问。

    “这个墨公子是什么来历?他不会变成第二个童亦辰吧?”

    裴信在旁边说道:“少夫人多虑了。属下觉得这位墨公子为人正派,又疼爱大小姐,是个不错的人。要是大小姐真的和他在一起,想必会幸福的。”

    “你了解他多少?以前我们都觉得童亦辰不错,结果呢?他以前多喜欢我们小姑子啊!现在娶了个娇妻,整天在村子里晃悠,所有人都用看可怜虫的眼神看着小姑子,就差在脸上写上他们的想法。”

    小林氏说完,摇了摇头:“算了。小姑子这么利害,就算没有男人也能过得很好。还是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她这样聪明,相信没有男人能够骗得了她。”

    “是。属下也觉得,普天之下能够骗得了大小姐的男人还没有出生。”裴信一脸笃定地说道。

    裴玉雯并不知道外面两人的谈话。她一走进房间就看见端木墨言躺在那里,受伤的手掌还拿着一本书。

    她走到他的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醒醒。”

    端木墨言躺在软榻上,阳光洒在那张硬朗的俊脸上。听见裴玉雯的声音,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刚刚醒过来的他就像迷茫的小鹿,好看的眼睛里满是迷蒙之色。在阳光下,那双眼睛泛着淡淡的紫光。

    平时根本看不出来,只有在阳光下才会看出来他的眸孔颜色竟渗了一点紫色。因为这多出来的一点颜色,他整个人多了几分妖媚,少了几分冷硬。特别是像现在这样迷迷糊糊的样子,瞧着更是可爱。

    “我不是说过不能用这只手吗?”裴玉雯不悦地看着刚刚醒过来的男人。

    端木墨言终于反应过来。他扬起笑容:“抱歉,刚才一直在这里等你。等得无聊了就想看看书。不曾想这天气太好,在这种情况下竟不知不觉见了周公。而什么时候换了一只手拿书我都不知道。”

    “你不用对我说抱歉,反正手要是出事了,那也是你的手,受罪的不是我。”裴玉雯板着脸说道。

    “是,裴大小姐说得极是。在下一定会谨记你的忠告。”端木墨言笑容轻佻,带着暧昧的气息。

    “你想看什么书?我给你念吧!”与端木墨言的相处很平淡。他的手不能动弹,她就帮他倒茶倒水削水果,甚至于喂饭。而闲着无聊的时候还帮他念书。端木墨言喜欢兵书,这方面他们非常的相似。因此每次读兵书的时候其实她也是享受

    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衣坊的一切顺利地进行着。他们约定好的比试时间到了,而裴氏衣坊的绣娘们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裴玉雯挑选出四个绣娘的作品,同时带着这四个绣娘参与这次的比试。

    舞坊是比试的场地。当他们赶到舞坊时,方氏衣坊的人还没有抵达。这次比试的裁判是几个德高望重的大师。之前裴玉雯就打听过,虽说方氏衣坊很想找几个自己人做裁判,但是因为她事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最终还是只有规规矩矩找几个德高望重的

    人。而这些人在这里的名望极高,与方氏衣坊没有私人关系。因此,至少在裁决方面应该不会耍什么花样。不过,方氏衣坊绝对无法容忍输给裴氏衣坊。他们肯定还有其他的阴招没有使出来。“方氏衣坊是怎么回事?”买了门票进来的看客见舞台上只有裴玉雯和身后的四个绣娘,一直不见方氏衣坊的人出现,顿时觉得受骗了。“一张票要一两银子。方氏衣坊的人要是不出来,老子以后再也不会买

    他们的衣服。”

    “来了来了,已经在门口了。”有人指着门口说道。

    众人顺着门口看过去。只见方启同带着六个绣娘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咦?那几个绣娘好面熟啊!我以前好像在京城见过。”一个胖呼呼的中年男子先是疑惑地说了一句,接着咋咋呼呼地说道 :“我想起来了。这几个绣娘是京城最有名的绣娘,据说连宫里的娘娘都喜欢他们做的衣服。方氏衣坊竟把她们找来了。看来裴氏衣坊这次输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