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强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轻月拉了拉裴玉雯的衣角,在她的耳边说道:“这六个绣娘都是京城有名的绣娘。方家把她们请来,看来是有备而来了。我已经传讯给莺歌姐姐,但愿她能早些回来。如果莺歌姐姐在的话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

    “我不喜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特别是还没有开始就自乱阵脚,我最是不喜。”裴玉雯皱眉。

    轻月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只是太担心了。”

    “我在这里,你担心什么?就算真有什么事情也是我扛着。你们只需要配合即可。”

    “是。”轻月与其他几个绣娘面面相觑。在这一刻,他们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放松。

    方启同带着六个绣娘趾高气扬地上了舞台。那六个绣娘面无表情,仿佛置身事外似的。云娘走出来,甩着手帕娇笑:“两位约定的时间到了。今日有一百五十位看客。也就是说,他们是你们的见证。在那么多双眼睛的见证下,谁输谁赢一目了然,谁也别想蒙混过关。现在,请各位裁判入座。

    ”

    十个裁判坐在指定的位置上。那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神情来看,他们对这次的比试还算看重。

    裴玉雯淡淡地说道:“方二少爷还真是大手笔。为了这次的比试,连京城最有名的绣娘都拉拢过来了。就是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再输了,方家的颜面往哪里搁,这些绣技大师的颜面又往哪里搁?”

    “听听,这女人多么的狂妄。各位大师,你们一定要让这个无知的女人明白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要不然小小的裴氏衣坊就想在这里猖狂,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方启同冷冷地看着裴玉雯。

    那六个面无表情的绣娘冷冷地看向裴玉雯。如果说刚才是面无表情,那么现在就是眼如寒刀。在这些绣娘的眼里,裴玉雯实在过于狂妄。这样的狂妄仿佛就是在向她们下战书。就算方启同不说,她们也会好好地打压她嚣张的气焰。而原本对这样的比试抱着轻视态度的几个顶级绣娘终于开始正视起

    来。“小丫头,我们见过裴氏衣坊的衣服,确实有些意思。以你这样的年纪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确实不错了。不过你要明白,在这个世间有许多真正的高人,你永远不是最出色的那个。你这样狂妄,就像个跳梁小丑似的。”其中一个绣娘对裴玉雯苦口婆心地说道:“你要是现在向方少爷道歉,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追究了。我们可以劝方少爷取消这次的比试。你们裴氏衣坊以后仍然可以在这里立足。只不过必须承认不

    如方氏。”

    “呵!这应该是我今年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裴玉雯讥笑:“方少爷,你从哪里找来的白痴?还是把她带回去吧!不要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

    方启同看了一眼旁边的绣娘。这绣娘是所有绣娘里最有能力的,所以心高气傲。方启同好不容易才请来她,当然不会得罪她。他瞪着裴玉雯说道:“孟夫人说的都是事实。裴姑娘不要太狂妄了。”

    “我就算狂妄,那也是因为我有狂妄的本钱。”裴玉雯淡笑。“方少爷倒是想狂妄,怕是狂妄不起。”

    十个顶级的大师看着两人斗得利害。其中一个大师敲了敲桌子,高声说道:“安静。”

    所有人看向那个大师。那是这里有名的刺绣大师金氏。这个金氏原本出自绸缎之家,后来嫁给了衣坊的大贾,跟着行商的丈夫走南闯北,最后学了一身的本事。

    金氏是个不喜言笑的人。特别是丈夫被流寇所杀,她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族,就变得更加的不喜言笑。

    “你们在这里也算是有身份的人,现在像个地痞无赖似的起了口舌之争,也不怕别人笑话。”金氏冷冷地说道:“想要让对方信服,就让我们见识真正的实力。你们准备好了吗?”

    方启同朝金氏拱了拱手:“准备好了。”

    裴玉雯也点头:“已经准备好了。”这些裁判是云娘作主请来的。云娘经营的是舞坊,那是正经的生意,不像别人那样逼良为娼。虽说舞女的地位比起青楼女子来说也高不了多少,至少还是让别人高看几分。而云娘是个有手段的。谁都给她

    面子。

    云娘把舞台交给了众人。她带着手里的舞娘们在旁边看戏。

    经过商量,几个大师做出决定。还是由金氏出面宣布。“想要做出最顶级的衣服,首先要足够了解那些布料。第一局就分辨布料吧!你们各派出一人,以分辨得快和准为标准,谁更快更准确谁就是赢的那个人。当然,除了分辨出来,还要说出那些布料的特性。

    ”

    随着金氏的话音落下,十几个仆人提着篮子走出来。掀开篮子,里面放着大大小小的碎布片。

    众人愕然。他们以为能够看见整匹的布,没想到拿出来的却是布片。这些布片只有巴掌的大小。要不是有点真本事,别说全部辨认出来,就是能够辨认一两块也算是本事。

    裴玉雯看向身后的人。轻月说道:“在这方面我不行。”

    裴玉雯蹙眉:“在这方面我也不行。”

    只有从小在布匹中长大的人才有这样的本事。在这个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布匹成千上万,有些布匹极其的接近。要不是从小在布匹中滚爬长大的,谁有这样的眼力?

    “如果大小姐相信我,我愿意试试。”一个长得柔弱的小姑娘柔声说道。

    裴玉雯对这个小姑娘没有印象。她好像不爱说话。平时在衣坊也是只做事,不爱与人交谈。

    “她叫沈言,是莺歌姐姐介绍来的。”轻月在旁边解释。

    “我是莺歌姐姐的表妹。我们家是绸缎世家,我也算是从小在布料中长大的。”沈言红着小脸说道。

    “好,那这一局就交给你。你不用紧张。就算是输了我也不会怪你的。”裴玉雯拍了拍沈言的小手。沈言点头:“大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