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第一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启同派出来一个叫王氏的绣娘。

    此人年方四十,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满是算计。在看见裴玉雯派出来的沈言时,她的眼神傲慢无比。

    在气势上,如同小白兔的沈言不是她的对手。两人面对面站着,沈言就是被欺负的那个。

    然而大多数人,特别是男人都是怜香惜玉的。见到这样的阵仗,他们更偏心于瞧着可爱柔弱的沈言。“你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谁能更快更准确地认出这些布料,并且写出它们的特性,谁就是赢的那个人。这里有三百多块布料。其中有些布料是古材料,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失传了。要是你们能认出这些古

    材料,那就说明真有几分本事。我期待你们的表现。”

    裴玉雯对这方面没有信心。术业有专攻。她毕竟是半路出家的,不像真正的行家那样无所不能。

    “大小姐放心。沈言是个非常稳重的人。她敢出面应战,说明她是有把握的。”

    轻月绞着手帕,紧张地看着沈言。其实她是最紧张的那个人,但是却在旁边安慰裴玉雯。

    裴玉雯从腰间取下一个香囊,亲自系在轻月的身上:“安心,不要影响情绪。”

    那香囊刚系到腰上,轻月就觉得情绪稳定了不少。她好奇地闻了一下香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香啊!这是什么?”

    “我自己调配的。其实就是五种花瓣。这五种花瓣调配在一起有种安神的作用。”

    裴玉雯对轻月说完,看向对面的战局。那半柱香已经点燃。沈言和那个王氏的面前都放好了笔墨纸砚。那王氏动作极快,一次性认出十种布料,然后马上在纸上刷刷地写着。反观沈言,她一直摸着那些布料,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还放在鼻间

    闻。

    人群中有人议论纷纷:“虽然我是个外行,但是总觉得这种用鼻子闻的方法很奇怪。”

    “小姑娘行不行?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以我看小姑娘没有胜算啊!”裴玉雯看向说话的人。那几人长相平凡,瞧着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他们时不时看向方启同。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看客,而是方启同叫来破坏对手心理的人。他们就是想让沈言越来越慌乱。

    犹如战场上的士兵,一旦失去了士气,最后就溃不成军,对手还能不战而胜。

    沈言仿佛没有听见那些议论声。她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间缓缓流失,她仍然盯着面前的布料。她把篮子里的布料一块一块地拿出来,眼看篮子里的布料越来越少。不过,她一个字没写。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是认出来了,还是一个都没有认出来?如果已经认出来的话,应该写了吧?

    “沈言这是干什么?她到底有没有认出来啊!”轻月旁边的绣娘,一个叫甄氏的中年妇人急道。

    “稍安勿躁,我们要相信她。”刚才紧张得不行的轻月反而开始安慰别人。

    此时此刻,在对面的角落里,一个男子翘着二郎腿,手里把玩着茶杯,一双眼睛幽幽地看着前方。一个手下在他的身边站着,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低声问道:“主子,方家居然找来了京城的绣娘。咱们要是把玲珑阁的人叫过来,方家那几个小角色又算得了什么?这是多好的机会,你也不知道表现一下

    。”

    端木墨言抬眸扫了手下一眼:“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雯儿不是莬丝花。我要是真的帮了她,她只会戒备我,那样我更加不能走进她的心。现在这样多好。我只需要在暗处看着她,保护她。”

    手下嘀咕:“你帮了她,她又不知道,那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一种缘份叫命中注定。我与她的缘份是早就注定好的。就算是打水,也不会是竹篮打水。”舞台上的战局接近尾声。王氏面前的布料只剩下很少的一部份,而沈言把所有的布料看完了,却一个字没有写。有人猜测她是不是不会写字,所以这么久没有写一个字。现在她卷起衣袖写字,众人开始期

    待了。

    “天啊!小姑娘居然双手写字。”有人震惊地说道。

    裴玉雯的眼里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轻月捂嘴说道:“这丫头真是深藏不露。”

    “我突然对这一局产生了期待。”人群中,有个老夫子摇头晃脑地说了一句。

    “小小年纪竟这样卖弄。等会儿要是写得不好,那才是贻笑大方。”方启同请的人又开始出声中伤。

    “人家就算卖弄,至少有卖弄的本事。写得不好又怎么样?她年轻,还有努力的时间。而你们这些老东西就算想努力也没有机会了。”旁边一个大娘嗤笑道。“小姑娘好样的。大娘看好你。”

    沈言快速地写字,没有受到下面的影响。半柱香很快就结束了。当香灭时,金氏高声喊道:“停。”

    沈言停下笔。而对面的王氏皱了皱眉,也停下了笔。

    两个仆人上前收走了沈言和王氏的纸张。从纸张上看,两人都写了不少,就是不知道其中准确率有多少。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从准确率来叛决了。

    结果已经在十个大师的手里。他们互相传看了两人写的东西。在传看的时候,他们指着纸张商量着什么。瞧他们的样子,两人的实力应该都不俗,否则不会让他们这样为难。

    叮叮叮!金氏的手里有个铃铛,现在摇响铃铛,就是让大家不要再说话。

    “结果出来了。我们很震惊。”金氏看了一眼身侧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点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不错,我们确实很震惊。两人在这方面都很强,几乎在伯仲之间。经过我们商量,最后一致做出了决定。不过,虽然胜负已分,但是还是为另一个人感到可惜。”

    方启同急切地问道:“大师,你就不要卖关子了。你快说,到底谁赢了?”“我们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告诉你们吧!”中年男子韩森看向王氏和沈言。“王氏,我们也算是熟人了。你的实力我最是了解。你先说吧!你告诉大家,你写了多少种布料。你觉得自己写得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