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险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看了一眼沈言,满脸自信地说道:“我总共认出来三百一十五种布料。布料的年限,以及出地都详细地标明了。以我的经验,我相信自己不会有错。另外我比对面的那个小姑娘更快写完。就算小姑娘有

    点实力,跟我一样一个没错,那赢的人也是我。我相信这一局毫无疑问的是我赢了。”

    韩森又看向沈言:“你呢?”沈言温柔地笑了笑:“我相信这位婶子的能力。婶子在这一行做了多年,自然比我们这些小姑娘有经验。不过有句话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对自己同样有信心。不过,各位大师已经有结果了,还是请各

    位大师给大家宣布吧!我和婶子说的再多都空口无凭,大家更相信各位大师的判断。”

    韩森对沈言点头:“小姑娘沉得住气,不错。”王氏皱眉。韩森是个特别严谨的人。虽然他们是旧识,但是她和他一点儿交情都没有。她从来没有指望过韩森会帮她。事实上,她也不需要别人帮她。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并不觉得对面的小姑娘是自

    己的对手。甚至接受方家的条件出场比试也是因为方家给了她不错的条件,要不然她才不来玩这场闹剧。而韩森这样严谨的人居然赞美了那个小姑娘。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的实力确实让韩森满意。韩森一直没有收徒,就是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满意。而他看那个小姑娘的眼神不对劲。难道这丫头真的很

    利害?

    那三百多种布料就算是老江湖也不能轻易认出来。其中有些布料特别相似。无论是材质还是摸起来的感觉甚至达到了一模一样的地步。她辨认的时候非常小心才没有弄错。她不相信那个小丫头也能做到。

    韩森与金氏说了几句话。金氏先是点头,又是摇头。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也不知道在为难什么。另外一个年迈的老者摇了摇铃铛,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老夫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直接说明老夫的意思。小丫头叫沈言是吧?沈言辨认出了三百一十七种布料。没有错,但是写它的特性的时候没有写完全。而王氏辨认出了三百一十五种布料。没错,缺少两种布料,特性却写得很周全。我们犹豫的是两人都有出彩的地方,但是也有不足的地方。不管判出谁输谁赢都不太公平。所以,我们决定两人再加

    赛一场。”

    王氏脸色大变。她激烈地出声质问:“怎么可能?总共只有三百一十五种布料,她怎么可能认出三百一十七种?我把所有的布料都辨认完了,没有任何遗漏。”

    方启同本来不满意这样的局面,听王氏这样质问,他的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

    “各位不会看她是个小姑娘就网开一面吧?我相信王氏的能力,她说只有三百一十五种就只有三百一十五种,多出来的两种从何而来?”

    裴玉雯睨了方启同一眼:“方少眼瞎,不代表其他人眼瞎。篮子上面有两种绸缎,大家都长了眼睛,自然就看见了。看不见的,还是回去好好洗洗眼睛吧!”

    众人看向篮子。果然放着碎布片的篮子上面绑着两种布料。大家虽说不是行家,但是东西还是认识的。

    方启同失了颜面,狠狠地瞪了王氏一眼。而王氏的神情也不自然。她的眼里闪过郁色。经过这个小插曲,韩森,金氏以及那个老者都不太高兴。金氏说道:“刚才已经说好谁认出来的多谁就是赢家。再说了,沈言这个小姑娘虽说没有王氏写得全面,但是句句都到点上,也没有一个错处。以我

    看这次的比试就是沈言这个小姑娘赢了。不用再另外再加一场。”

    老者原本惜才,想要给王氏一个机会。王氏这样不给他颜面,老者也不坚持了。

    他冷道:“是老夫枉作好人。”

    “说出来的话怎么能收回来?各位大师也说过应该再加一场,那就应该加一场。”王氏说道:“小丫头才多大?她这次是运气好。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你觉得她是运气好。如果没有实力,她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她比你更加的细心,这一场理应她胜。”

    第一局就这样纷争不断。如果不能让方氏衣坊的人心服口服,接下来的比试不会顺利。

    沈言温柔地说道:“既然 这位婶子想要加赛一场,那我们就加赛一场吧!各位大师,请出题。”

    “小姑娘,你要考虑清楚。这次确实是你更胜一筹,下次或许你也会看走眼。”金氏深深地看着她。如果换作普通人,既然自己处于上风,就没有必要再多生事端。而沈言又是这样的小姑娘,对手是个经验老道的老江湖。没有人知道加试一场的结果。连金氏这样的高手都不能保证每次都能胜利,更别提

    沈言。

    “大小姐,你相信我吗?”沈言把这个难题扔给了裴玉雯。

    裴玉雯坐在那里,看向舞台上的沈言,眼含笑意:“你还年轻,做事情应该朝前看,而不是畏畏缩缩。我让你出战,当然是相信你。你放手去做吧!不用在意别的什么。”

    “好。有了大小姐这句话,我就更加放心了。”沈言坚定地说道:“我愿意与她加赛一场。”

    王氏脸色阴沉:“口出狂言。”“这位婶子,如果我拒绝了,你会说我畏惧你。现在我答应了,应该合你的心意,又变成了口出狂言。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或者说,不管我怎么做你都有话要说。你只会用嘴巴中伤对手吗?

    ”

    沈言的表情非常的无害。她眨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一幅苦恼的样子,仿佛真的被王氏的话难住了。“行了,我不和你说废话。各位大师,你们说怎么比试?”如果 刚开始她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参与比试,那么现在她是真的想要战胜沈言。这是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战,已经与方家无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