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加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没过多久,金氏出口宣布。

    “这次咱们就节省时间。来人,先给他们蒙上眼睛。”

    从旁边走出来两个仆人。他们找了块黑布蒙上了两人的眼睛。

    再三确定他们已经看不见,金氏继续宣布:“在你们的面前会有五十种布料,你们看不见,现在只有靠摸的才能分辨他们是什么布料。谁认出的多谁就是胜利的一方。”所有人惊叹。那么多眼花缭乱的布料,就算是不蒙眼睛也很难辨认出来,现在还只能用手摸它,想要认出它们就更加困难了。而且这是比试,还需要和对方抢夺时间。谁认得多,谁认得快,谁就是最后的

    赢家。

    王氏皱起眉头。她摸着面前的布料,眉头皱得更深了。

    就在王氏一筹莫展的时候,沈言已经开始辨认。

    “这是江南出产的烟雨绸缎,摸起来柔柔的,就像刚出生的孩子的皮肤。这是今年最新款的青花布。虽说是粗布,但是颜色极好,深受普通百姓的喜欢。还有这个……”

    方启同死死地瞪着王氏,恶狠狠地说道:“这女人到底行不行?不是京城最有名的绣师吗?怎么连个黄毛丫头都比不上?你们这几人不会是虚有其名吧?要是让本少爷输了这场比试,本少爷饶不了你们。”

    一直跟着方启同的几个绣娘不高兴了。其中一个绣娘说道:“方少爷,当初是你叫我们比试的,现在王大姐这里出了点差错你就开始怀疑我们的能力了。既然看不上我们,就不要找我们啊!”方启同找了许多人,最终只找到这六个绣娘。方家花了大价钱才把她们找来。本来这六个绣娘是方家的姻亲洪家从京城找来的,洪家准备用这六个绣娘给自家女儿做嫁妆。这不,刚到这里就被方启同发现

    了。

    “行了,本少爷又没有说什么。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许胜不许败。”方启同冷道。

    几个绣娘面面相觑。她们在京城都是有点名气的,否则也不会被这些达官贵人盯上。刚开始听说方启同要对付的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而且对方是村姑出身,又刚建衣坊不久,还以为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现在她们觉得碰到了

    硬骨头。只怕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这是……”王氏摸着手里的布料。“这是……”

    冷汗从额间流淌下来。她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行了,结果已经很明显。沈言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底子扎实。她说的全都是对的。”金氏高声宣布。“王氏虽说对布料的特性比较了解,但是连基本的认知都没有。这一局谁都看得出来是谁赢了。”

    人群中,众人高声说道:“裴氏衣坊赢了。”

    方启同恼道:“这才第一局。后面还有几局。你不要太得意,我们后面再来见高低。”

    “听说方家的当家人是方家大少爷。也不知道方大少爷知道你输了比试,甚至让方家不能再在这里立足,也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你。方大少爷最近不在这里吧?要是在的话,也轮不到你蹦跶。”

    裴玉雯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启同:“方二少爷还是悠着点,千万不要太招摇,要不然总有人收拾你。”

    “本少爷的事情轮不到你操心。你这么关心本少爷,不会是看上本少爷了吧?呵……就你这幅样子,倒可以勉强收个小妾。你要是愿意的话,本少爷就用一个小轿子把你抬回去。”

    “想让我做小妾,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裴玉雯眼眸微沉,笑容邪气。

    现场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大家都看得出来两家确实气势汹汹谁也不服谁。

    角落里,翘着二郎腿的男子放下大长腿,一双如宝剑般犀利的眸子里闪着寒光。

    手下在旁边打了个冷颤:“这小子真是活腻了。主子,要不要把他给……”

    “本王是这样残忍的人吗?这小子如此有种,本王倒想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等这件事情结束就让方家把方二少爷扔到边关去,就说本王看中他是个可塑之才,给他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手下在旁边为方启同点燃一根蜡。就那小子的小身板还是可塑之才?边境的战士会气死吧?以那小子的条件,只怕活不过两次战役就会变成白骨。谁让这小子胆儿肥,敢调戏他家主子的女人。

    方启同并不知道自己被一个魔王盯上了。他现在满心都是把裴氏衣坊赶出城的想法。

    第一局输了。不过没有关系,后面还有机会。

    金氏开口:“第二局就是比试染布。这一局不能当场得出结果。我给你们三匹布,明天带到这里来。谁染得最好谁就是胜利的一方。至于染得好的标准,相信大家的心里都像明镜似的清楚。”

    裴玉雯得到三匹白布。旁边的绣娘无奈道:“这几位大师还真是高看我们。我们只是成衣铺,为什么要比试这个?什么辨认布料就不说了,这是做衣服的基本条件。但是染布和做衣服八杆子打不着吧?我们只需要买布来做衣服,

    又不用自己制作布匹再做衣服。”

    “此话差矣。一个真正的大师傅不仅要会做衣服,还要会染布和刺绣。染布是最基本的东西。”

    说这句话的是轻月。轻月见其他人都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莺歌姐姐说的。她说他们家族的人从小就要学会染布和刺绣,等基本功扎实了才会学习做衣。”

    “原来如此。只是染布……谁会啊?莺歌姐姐还没有回来。我们都不会啊!”

    “先把白布带回去再说。”裴玉雯淡淡地说道:“大家都想想法子。”

    方启同带着三匹布走过来。

    他得意地看着裴玉雯:“裴氏衣坊没有染坊吧?我们方家有。你等着输吧!”“你还是好好想想输了这次比试之后,方家还容不容得下你吧!”裴玉雯淡笑:“我最喜欢看落水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