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染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启同冷冷一笑:“谁是落水狗还不一定呢!咱们走着瞧。”

    裴玉雯从容淡道:“好。本姑娘拭目以待。”

    因为这次看不到结果,大家只有失望地离开。不过,对这样的安排,许多人都是不高兴的。

    此时已经有许多人围在云娘的四周。一道道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

    “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每个人交了一两银子就是为了看他们的比试,结果今天才比试一场。第二场要明天才出结果。你不要说明天我们还得交一两银子。你耍我们玩呢?”

    “这哪是耍我们玩,而是骗我们银子。本来以为一两银子就能看到结果,结果今天才一场。”

    面对这么多人的质问,云娘神色如常,脸上带着更加娇媚的笑容。“各位客人,你们不要激动嘛!云娘刚才给你们喝的可是最顶级的龙井,一杯就要一两银子呢!云娘刚才给你们喝了不少。说起来云娘才吃亏呢!你们要是觉得一两银子不值 ,明天不来就是了。小妇人又

    没有把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还能强迫你们进来这扇门?你们也真逗。”

    “我们又没有说要喝龙井,你给我们准备白开水就是了。这样吧!明天我们不喝水,你别收银子了。”“那不行。我舞坊从来不干赔本的买卖。你们要是觉得亏了,大可以不来。实话告诉你们,别看你们来了几百个人,其实还有很多人想来。要不是舞坊太小,容不下太多人,我早就让他们进来了。既然你们

    舍不得银子,正好让那些没有机会进来的人进来瞧瞧。”“别别别,我们没说不来啊!今天看了开头,要是不看结局的话,只怕这几个月都不舒坦。刚才我们就是和你逗着玩呢!”一个中年妇人连忙安抚云娘。“你们也真是的。玩笑开大了吧!别闹云娘了。我们来

    猜猜明天谁会胜这一局。要知道方家是有染坊的。裴家只是衣坊,还没有染坊。不过裴家刚才已经赢了一局。现在谁也不敢小瞧了他们。咱们来押注,你们押谁会赢?”

    裴玉雯带着几个绣娘坐上马车,往裴家村的方向而去。在经过一个书坊时,她说道:“停。”

    裴信停下马车,问道:“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我先在这里停,你把他们送回去。”裴玉雯一边说着,一边跳下马车。“把白布放好,回去问问有没有懂得染布的人。我们还有一下午的时间研究染布方面的东西。明天在这个时候就必须交出布匹。”

    “是。”众人齐声应道。

    裴信不放心,多问了一句:“大小姐,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留下来吧?”

    “不用了。我知道这里有许多染坊,我想请教一下那些师傅。”裴玉雯大步离开。

    当裴信的马车离开后,另一辆马车停在他们刚才的位置。

    “主子,要不要跟上去?”车夫询问。

    一人以极快的速度跳下马车。他的动作利落干脆,瞧着是那么的潇洒自如。

    “我会跟上去,你别来碍事。”

    车夫看着那人的身影走远,轻轻地叹道:“主子现在做事情越来越没有章法了。为了追女人,越来越没有皇子的样子。要是皇上知道自家儿子这样‘没用’,只怕会更加不待见他吧!”端木墨言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手下吐槽。他快速地跟上裴玉雯的身影。一路上,裴玉雯参观了好几家染坊。有些染坊不对外开放,不允许任何人闯进去。裴玉雯就以与他们合作为诱饵,亲眼见证了各家染坊

    。

    端木墨言见她走遍了全城的染坊,真的想要租个马车给她代步。他不觉得累,但是心疼她的腿。

    “你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裴玉雯停下来,转身看向后面的方向。

    那里空无一人。然而以她的修为,她知道一路上有人跟着她。

    端木墨言从房顶上跳下来。他扬起笑容:“你的内力越来越强了。”

    要不然不会知道他的存在。

    还记得以前她的招式不错,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内力。没想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她的内力增长得这么快。

    “你的手……”裴玉雯看向他受伤的手掌。“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歇着吗?跟着我做什么?”

    “这么一场好戏,要是错过了多可惜?”端木墨言走向她。

    停在她的面前,俯视那张俏丽的小脸。她总是这幅面无表情的样子,比其他女子少了几分温柔和深情。然而只有走近她的人才会明白她有多么的体贴和多情。只不过她的多情只对在意的亲人。

    “怎么了?”裴玉雯见他神情复杂,有些不解。“我脸上有什么?”

    “有一朵花,极其的美丽,眩花了我的眼睛。”端木墨言促狭一笑。

    “你平时就是这样逗弄女人的?”裴玉雯不屑地看着她。“我还有事情要忙,没空陪你玩。”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忘记玲珑阁了?普天之下,玲珑阁里的大师傅是最多的。我给你带几个玲珑阁的人,让他们给你染布,赢方家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我已经想好染什么布了。只不过……我查不到这方面的资料。你要是能帮我的话,我当然是感激不尽。”裴玉雯抬眸看着他,扬起清冷的笑容。

    “想让我怎么帮你?”端木墨言面带好奇。

    “既然要做,当然要做到最好。”裴玉雯露出回忆的神情。“我曾经见过一种布,它在阳光下可以变幻成不见的颜色。那时候还小,觉得很神奇。不过我也只见过一次。据说染色的方子早就失传了。”

    “既然你知道失传,那还想做到这件不可能的事情?你的时间并不多,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染布已经很不容易,你还想学这样高明的染技?”“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从来不喜欢半途而废。既然要比试,就要做到最好。再说了,这是我儿时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它对我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如果真的能够染出这么好看的布,让更多的人穿在身上,那也是大家的幸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