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欢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站在那里,衣袖微微卷起一些,露出粗壮的手臂。

    他长得英气逼人,如此慵懒地看着她,就像一只刚刚醒过来的狮子。那双眸子幽暗深邃,带着迷醉的光芒。仅是这样看着她,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有种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

    听完她的话,他捏了捏她的鼻子,语带宠溺地说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仅是听你这样说就知道那不是凡品。既然 不是凡品,普通的染坊怎么会有这样的技术?”

    “高手在民间。我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毕竟时间并不多。不曾想那些技术都太普通了。我找了好几家,他们都是新开不久的染坊。”裴玉雯拍掉他的手,再次看向他。“这样说来,玲珑阁有这样的技术?”

    “这个我倒不知道了。不过,你不要忘记我是干什么的?只要让一线阁的人查查就知道谁有这样的染布方子。”端木墨言说着,打了个响指。

    从暗处走出来一个隐卫,他朝端木墨言行礼。

    “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找到这个染布方子。”

    隐卫恭敬地行礼:“是。”

    隐卫走后,端木墨言继续对裴玉雯说道:“既然已经有人帮我们去找,我们就回去等消息。”

    “突然发现你的一线阁比想象中的有用。”裴玉雯语带深意。

    在她看来,一线阁应该是打听朝堂消息,江湖消息,了解天下布局的干大事的地方。现在为了一个染布方子,端木墨言竟用上了一线阁的力量,让她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他对她的好,她都记下了。这男人的身上有种让她安心的气息。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什么。

    裴玉雯坐上端木墨言找来的马车,端木墨言充当了车夫的角色。马车还没有启动,隐卫回来了。

    隐卫递过来一张单子。纸页非常陈旧,瞧着破破烂烂的。裴玉雯在接过来的时候非常小心,就怕一不小心就弄碎了。

    端木墨言在旁边询问隐卫:“从哪里找来的?”

    隐卫低声说道:“前不久手里的一个兄弟无意间闯入一个古墓,在里面找到的。”

    “这么凑巧?”裴玉雯听见隐卫的话,惊讶地看着他。“不过,你们一线阁居然还做古墓生意。我对你们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端木墨言睨了那隐卫一眼。隐卫缩了缩脖子不说话。

    “这个方子早就失传了,没想到你们还能找出来。这样吧!我也不占你的便宜。等以后我用这个方子赚钱了,你们一线阁也分一半的利润。”裴玉雯将方子记在脑海里,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虽说方子已经在她的脑海里,这张纸失去作用。不过这可是古物,无论是纸页还是上面的字迹都有研究价值。她也有收集古物的爱好。所以,见到这东西,她本能地想要好好地保存起来。

    “我已经知道需要做些什么了。”裴玉雯对端木墨言笑道:“我们马上去收集染料,走吧!”隐卫暗暗撇嘴。他们主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堂堂的一线阁,为了帮他们的阁主讨心上人欢心,竟把那些杀人如麻,出手狠辣的手下派出去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情。罢了,谁让他们主子讨不到媳妇?他们这

    些手下只有多担待了。为了让主子早些抱得美人归,再帮他们生个小主子,所有的辛苦和‘委屈’都是值得的。

    端木墨言赶着马车带裴玉雯在城里挑选染料。因为是古方,里面的方法特别的奇怪。以裴玉雯过目不忘的能力,倒是把那些复杂的过程记得清清楚楚。只是记得再清楚,在处理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为难。

    当他们挑选了材料回到裴家村时,天色已晚。这一夜,裴家点亮了夜烛,借着外面的月色染着布。

    裴玉灵和裴玉茵也来帮忙,小林氏在旁边打下手。李氏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不过她也没有休息。她提着灯笼,看着几个年轻人在那里忙碌。怀里的裴子润揉了揉眼睛,时不时抬头看一眼。

    “乖曾孙,你快歇着吧!你娘和姑姑们要忙很久。今天晚上怕是睡不了觉了。”李氏用粗糙的手掌拍着裴子润的后背。她轻声地哼哼着,给裴子润唱着小曲。粗哑的声音并不好听,但是裴子润非常满足地依偎着她。他用柔柔的声音说道:“太奶奶,我已经好久不曾听你唱过小曲了。你

    唱的小曲还是像以前那样好听。”李氏想起以前一贫如洗的时候,他们把仅剩的粮食省给裴子润吃。全家人围着这个小家伙。小家伙饿得面黄肌瘦,一身只见得着骨头。她将他抱在怀里,唱着没有出嫁时最喜欢的小曲。而子润安心地沉睡

    着。

    这一幕是如此的温馨,就像昨天才发生过似的。然而她年纪大了,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抱起这个孩子。孩子越来越高,身子越来越重,还这么有本事,已经不需要她再操心了。

    “奶奶,你快回房歇着吧!”裴玉雯擦了擦汗水,走过来扶起她。“夜深了,外面寒气重。”

    “你们不睡,奶奶怎么睡得着?”李氏拍了拍她的手掌。“让奶奶看着你吧!”

    “就算睡不着也得回去躺着。床上暖和,躺着身子都是暖的。子润,你陪太奶奶上床。”

    裴玉雯看向裴子润。后者见到她严肃的表情,连忙点头:“好。子润一定完成这个任务。”

    端木墨言在旁边说道:“奶奶不用担心。我会在旁边守着他们的。你只管回去休息。要是出半丝差错,你找我的麻烦就是了。”

    “墨公子,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受寒?你还是回房吧!”

    李氏看出端木墨言对裴玉雯的特别。不过经历了童亦辰这件事情,她已经不想再乱点鸳鸯谱了。她以为自己能够看透人心。然而一个林俊华,一个童亦辰,她都没有看透。终究是老了,不中用了,连识人都不清,害得两个孙女都受到感情的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