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熬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回头看见端木墨言还站在那里。

    夜色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原本就纤长高大的身影,瞧着就像一座山似的。不过在寂静的夜晚,这样强大的他让她安心。本来心里有些孤寂的,被这么一道身影填满了身心。

    “你怎么还没走?”

    端木墨言走过来,如变戏法似的摊开手,手心上放着两块糕点。

    “吃点东西再忙吧!”

    裴玉雯挑眉:“我不是说要休息吗?”

    “以你的性子,真的会休息?只怕没有染出想要的布匹是不会放弃的。”

    端木墨言说得笃定,仿佛非常了解她似的。事实上,他的话让她动容。

    她淡笑:“既然你戳破了我的‘阴谋’,那就留下来陪我狼狈为奸吧!”

    “哦?什么时候狼狈为奸是这样用的?”端木墨言失笑。“不过……我喜欢。”

    本来是一句挺正经的话,怎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变了一个味道?被那双火热的眸子盯着,整个人觉得怪怪的,就像是有一片叶子正在搔弄她的心脏,心里麻麻的,使得身体也变得怪异起来。他的声音极其的低沉。在这样寂静的夜间,夜风吹拂着,空中一轮银月将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就像为对方镀了一层银色的光芒。寂静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人的声音。哪怕说得再小声,声音也清楚地钻进心

    里。

    扑通!扑通!那是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我继续了。”裴玉雯推了一下端木墨言。“你去旁边呆着。”

    “既然留下来,当然是做你身边的‘狈’了。虽然我没有染过布,不过刚才我也看了半天,也算是入门了。来吧!我们继续。”端木墨言卷起衣袖,一幅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从院子里传来细碎的声音。为了不打扰其他人休息,他们尽量放低声音。

    幸好裴家很大。其他人的住处离他们干活的地方有些距离,要不然更加扰人清梦。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失。眼瞧着第一缕阳光洒下来。

    “小心。”

    裴玉雯正抬头的时候看见一个架子砸向端木墨言。她连忙拉了他一下,躲过了那个架子的攻击。

    砰的一声,架子掉在地上。原本晒在上面的布匹掉在地上,落了大片的灰尘。

    “可恶 。”端木墨言本来就只用一只手做事,受伤的手掌还没有痊愈,裴玉雯不允许他使用。

    看见地上的布匹,端木墨言的眼里闪过肉疼的神色。上次他露出这种神情的时候是他最喜欢的一把匕首被敌人弄坏,让他很是肉疼了很久。也正是那一个皱眉,死在他手里的敌人尸骨无存。

    “算了,那匹布本来就是试手的,就算染好了也不能拿来比试。”裴玉雯低声安慰。

    端木墨言看了看天色:“天亮了,你还没有休息。”

    “我不累。”裴玉雯摇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等这最后一缸染料的效果。”

    “我陪着你熬了一夜,在最关健的时刻怎么能没有我呢?我陪着你等。”端木墨言搬来椅子,指了指:“坐下等。”

    这时候婢女们已经起床干活。见到院子里的男女,众人露出感动的神色。

    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有人陪在身侧吧!特别是陪在身侧的那个人是个知暖知冷的,懂得心疼自己。

    天下的女子想要的从来就是这么简单的感情。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感情却是奢望。

    如果她们的良人能够用这样深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便是没有这么俊美,没有这样高贵,她们也无怨无悔。可惜啊……

    “傻站着做什么?”一个老嬷嬷见到众婢女望着主子发呆,不高兴地斥责道:“大小姐累了一晚上,你们也不知道端杯热茶过去。还有点心,也不知道送过去吗?”

    “对对,我们差点把正事忘记了。”一个婢女回过神来,以极快的速度跑进去泡茶,另一个端来点心。

    就在他们端来茶水,送来点心的时候,只见院子里的裴玉雯一把拉住端木墨言的手,清丽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们成功了。”

    或许是太激动,向来平稳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颤音。

    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嗯,成功了。恭喜你。”

    裴玉雯根本没有留意端木墨言的动作。她的眼眸停留在架子上的布匹上。只见那布匹在阳光的照耀下不停地变幻颜色。

    这就是她要找的霓霞布。

    他们试验的时候用的最普通的布匹,现在用上他们最好的布匹,特别是要把比试的两匹布染出来。

    现在开始染新布还有点时间。就是他们别想再休息了。只要把握好节奏,等完成后再赶到舞坊,时间应该刚刚好。

    “姐,墨公子,你们没有睡觉?”裴玉灵听见响动走出来,见到两人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们已经知道怎么染霓霞布了。等今天大胜而归我们再休息。”裴玉雯高兴地说道。

    她回头看着裴玉灵,说话的时候声音上扬,眼角含笑。谁都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端木墨言受她的情绪感染,眼里也含着笑意。本来就是一个俊美男人,只是平时太冷漠,就像一把宝剑似的。此时倒是化为春水,柔得快要把人融化了。

    “真的吗?太好了。”裴玉灵激动地跑过来。

    阳光下,那匹霓霞布变幻着颜色,而且还是一点一点地变幻的,格外的漂亮。

    女子天生喜欢漂亮的东西。见到这么美丽的布匹,没有几个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好了,过来帮忙,我们把剩下的两匹布一起染好。你在旁边学着,以后这个布匹会大卖的。到时候就交给你负责了。”裴玉雯看向裴玉灵。“有信心吗?”

    裴玉灵坚定地看着她:“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或许我不聪明,但是只要我多学几次,一定可以学会的。我要帮你的忙,不想看着你一个人辛苦。”“我知道你的心。时间紧迫,开始吧!”裴玉雯淡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