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又胜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匹粉色,一匹天蓝色,一匹大红色。

    这三种颜色都是年轻人最喜欢的。方家直接把卖得最好的三种布染出来交差,就是相信裴家比不过。

    见到这三匹布,众人如同平时那样惊艳。哪怕见了无数次,还是惊艳于这三种颜色的美丽。据说这是方家新研制出来的布匹。它们与其他布行卖的布匹不同。粉色并不是纯粹的粉色,从侧面来看又觉得是淡黄色。而天蓝色又不像是天蓝色,从侧面看又像是黑色。至于大红色,这是目前卖得最好

    的。许多新嫁娘都会买上几尺做喜服。它比其他红色布匹更加的有光泽,摸起来也非常的顺滑。

    对许多人来说,这几匹布确实很有吸引力。哪怕是金氏和韩森这样见多识广的,也承认方家新研制出来的这三匹布是上上之选。就算是他们也喜欢这些颜色。

    而裴玉雯的三匹布就有些普通了。哪怕它们看起来也挺漂亮,但是还是比不上方家的几匹布出色。

    “等等……”昨天被王氏扫过颜面的老者突然握住了裴家的布。

    他小心翼翼地将它展开,再慢慢地摊开查看。

    所有人看着老者的动作。

    他年纪大了,动作极慢。此时那匹紫色的布在众人面前显现出来。借着光线,他们看见了惊艳的一幕。

    “怎么变成了淡紫色?不对不对,是粉红色?也不对,那不是淡黄色吗?不,还是不对……”

    “你看见了淡黄色?我怎么没有看见?”旁边的人惊讶地说道。

    “果然是我眼花了吗?看来最近太劳累了,出现了幻觉。”最先说话的人揉了揉眼睛,语带苦恼。

    “我明明看见了大红色,还看见了浅绿色,现在变成了黑色……”

    “你们都说错了。我看见的是天蓝色,现在又变成了玫红色……”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

    所有人对着那匹布研究着。

    金氏等大师看着老者手里的布匹,一个个露出震惊的神色。

    他们痴痴地看着这匹布,眼里满是狂热。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霓霞布?不是说早就失传了吗?今天怎么面世了?小姑娘,你不会是霓霞布的传人吧?”韩森激动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摇头,淡定地说道:“我也是无意间得到这个古方。不过古方并不完整,我试了很久才试出来。相比古方的霓霞布,我又重新创了些新的东西在里面。它比起以前又多了很多种颜色。”“难怪了!它是霓霞布,却比霓霞布更加的完美。原来被你改造了。”金氏赞叹道:“小小年纪竟这么有天赋。你创出了霓霞布,对整个天下都是有功的。不用说,今天的比试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方家大少爷

    ,你对这个结果有意见吗?”

    方启铭摇头:“当然没有。所有人有目共睹,这场比试方家输得心服口服。”

    “好,现在我宣布,第二场比试还是裴家胜出。”金氏高声说道。

    所有人激动地站起来:“裴家好样的。”

    “现在连续两局都是裴家胜出。这场比试的结果毋庸置疑,裴家比方家更胜一筹。”韩森想要结束这场比试,然而话没有说完,方启同便出面反驳了。“各位大师,方家是衣坊,裴家也是衣坊,然而连续两场比试都与做衣服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不接受这样的赌局。我要求五局三胜。也就是说,必须再加几局与衣坊有关的。比如说做衣服,或者刺绣之类的

    。”“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说过三局两胜。我现在要求五局三胜也不过份。再说了,裴家要是真的有实力,再多战胜一局就赢了。我们方家就吃亏多了。还是说裴家根本就是沽名钓誉,其实根本没有真正的实力

    ?”

    方启同明显用上了激将法。

    裴玉雯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的局面对她有利,她完全可以拒绝接下来的比试。

    然而,她不会拒绝。他想比试,那就继续。直到他的精神崩溃之时,便让他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以前贵妃养了一只猫,总是喜欢逗弄宫里的小宫女。小宫女们敢怒不敢言,只有装孙子讨好一只猫。只因在那个深宫里,她们的性命还不如一只受宠的猫。她经常看见那只猫捉弄小宫女小太监,小宫女们

    和小太监们跪在地上,朝着一只猫嗑头叫爷爷。

    有一日,那只猫闯入她的宫殿。那一天她要求吃蛇羹。于是当天御膳房进了许多鲜活的蛇。她吩咐心腹抓了十几条过来,将它放在猫的笼子里。

    向来趾高气扬的猫见到十几条蛇,顿时吓得毛发直竖。它发出凄惨的叫声,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那些蛇见到鲜活的猫,如猫捉弄小宫女一样,它们也先捉弄了一番。直到捉弄得够了才吃掉。

    那一切,她看在眼里。她的心腹手下也看在眼里。她从来不是圣人。只要让她不爽的,她会毫不留情。

    对一只猫如此,对方启同这种小角色就更加不会留情了。

    “好。那就五局三胜好了。”裴玉雯淡淡地看着方启同。“对手下败将,我还是很有风度的。”

    “小丫头,方家也不弱。你现在收手的话,裴家的名誉算是保住了,方家输局已定。”老者劝了句。

    裴玉雯对着那老者行了一个礼:“多谢大师的提点。不过,我相信自己的能力。”

    “那好吧!你看着办。”老者见她心意已定,不由得叹道:“年轻人就是气性大。”

    “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那就继续下一轮吧!”金氏说道:“第三局,那就比试裁剪好了。想要做出最好的衣服,刀工是很重要的。给你们一点时间安排人手。”

    裴玉雯看向几个绣娘。那几个绣娘都摇头。

    “对方都是几十年的老师傅,裁剪方面绝对到了大师的级别。我们出战只有输,没有赢的胜算。”这也是大家不愿意出战的原因。明知道出战只有输的份,谁愿意出去丢人?丢自己的人也罢了,还要给裴氏衣坊摸黑。要知道前面两局输得多漂亮啊!谁不想继续赢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