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暂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既然是做衣服,当然也有规定的布料。那布料虽说不是极其名贵的,却是非常稀少的一种。至少一般的人找不到这种布料。看来为了这次比试,某位大师傅把自己珍藏的宝贝拿出来了。裴玉雯悄悄打听了一下,知道是那个老者拿出来的。那老者姓熊,是有名的熊老。他有名不是因为手艺,而是那个臭脾气。据说想买他做的衣服有一条规矩,那就是必须 他看得顺眼。否则他不会给人量

    身定做。因为这个臭脾气,不知道得罪了多少达官贵人。许多人想要害他,但是他有靠山,所以有恃无恐。

    裴玉雯知道是熊老拿出自己珍贵的布料,暗自决定找个机会回报他。

    双方人马带着布料离开舞坊。

    当裴玉雯带着众人回到家时,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裴玉雯安排几个绣娘回去画成衣图。

    “你们这么沉默做什么?”裴玉雯喝了一口茶,抬头看着裴家众人。

    裴玉灵和裴玉茵面面相觑。小林氏,李氏以及林氏也一脸苦恼的样子。

    “你们对我没有信心?”裴玉雯看出问题所在。裴家与方家的赌约关乎着两个衣坊的去留问题。要是裴家真的输了,就必须 离开这里。这里是他们的根,李氏肯定不愿意离开故土。虽说现在是裴家占在上风,但是凡事有意外,今天这一场就是一个意

    外。

    裴家人担心也是正常的。上次他们没有亲自看见比试的激烈场面,今天看见了,亲临了那种惊险。

    “姐姐,需要我们做什么?”裴玉茵轻声询问。“二妹,我把霓霞布的染法教给你,你最近多染点霓霞布出来。趁着现在局势正好,我们先狠狠赚上一笔。”裴玉雯对裴玉灵说完,又对李氏说道:“奶奶,不要忘记小弟现在好歹是个武官。早晚我们还得去

    京城。就算这次真的输了,我们也不是无家可归。在京城我们是有房子的。当然,我们也绝对不会输。”

    “是,奶奶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那样喜欢这样激烈的事情。你们忙吧!奶奶支持你们。”“谢谢奶奶。二妹负责染布,小妹就陪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们是怎么完成这次的成衣的吧!以后我可能会把生意交给你们负责。二妹凭着霓霞布的方子也能衣食无忧,小妹经营衣坊也可以过上富足的日子。

    ”

    “那你呢?”林氏疑惑地看着她。“你为所有人都打算好了,怎么没有为自己打算?”

    “衣坊的生意会很好。到时候我们全家人就等着分银子就是了。我就做个甩手掌柜,只管收银子。”

    众人听了她的回答,这才笑起来。“莺歌姐姐怎么和方家的大少爷有牵扯?现在还没有回来,等她回来我要问问她。”裴玉灵一脸好奇的样子。“我瞧方家大少爷的样子,只怕对我们莺歌姐姐有什么想法。姐,你说方家真要输了,我们真的要

    把他们赶出去吗?”“其实也可以不这样做。只要他们给出让人心动的条件,我就退让一步。不过,就算再退让,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们两家的赌约。以后方家永远低于裴家衣行一头。经过这次的事情,裴家的衣坊能够打响名气

    。”

    裴家众人说了一会儿话就散了。毕竟李氏年纪大了,刚才经历了令人心跳加速的事情,现在需要时间平复一下心情。而林氏和小林氏则是知道了裴家衣坊的压力,打算去衣坊看看大家的情况。

    端木墨言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手指撩拨着胸前的头发。他的眼神涣散,显然正在走神。

    “墨大公子,你在这里发什么呆?想什么呢?”

    房间里终于安静。耳边没有那些零碎的声音,裴玉雯整个人处于放松状态,少了平时的严谨。

    她斜睨他一眼,眼神里透着亲近。只有极其信任的人才能见到她这样放松的样子。

    “刚刚那一局,如果 你让我找人,我可以把玲珑阁的人找过来。”

    端木墨言走过来,在她的身侧坐下。他手肘放在桌上,身子朝她的方向倾斜。

    “为何不找我?”

    裴玉雯淡道:“找你,我一定会胜利的。然而那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凭着自己的努力胜利。要是自己不行呢?你还是这样执拗吗?”

    端木墨言有些恼了。

    想让她服个软有那么难吗?为什么要这样倔强?她就不能偶尔像个普通的女人那样示个弱吗?“我为什么不行?这次不行,那就下次再努力。下次再不行,那就继续努力。今天不行,经过努力之后总能行的。如果 因为自己不行就要向别人求救,就要用女人的武器依靠男人站起来,那就不是我裴玉

    雯。”

    说这句话时,裴玉雯就像一个勇猛的战士。

    端木墨言仿佛看见了一个倒下后爬起来,接着又倒下,又爬起来的一个真正的战士。

    他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见太多与常人不同的特性。那些特性吸引着他,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心。

    “算了!反正你怎么都是有理的。”端木墨言无奈地抚额。

    他向来争不过她。不管她说什么,有没有道理,他是不是认同,最后服软的都是他。

    所以,何必与她较真?最后累的还不是自己?

    从一开始他们相识的时候,她就是这幅样子的。他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哎哟,累死我了。”莺歌一脸疲惫地走进来。

    她坐在裴玉雯的另一边,端起裴玉雯的茶杯就喝。

    砰!一只手掌以极快的速度抢过那杯茶水。

    莺歌以为是裴玉雯,哀怨地看过来。在看见一双冷冽的眸子时,她神色正了正,身子打了个冷颤。

    “这杯是雯儿的吗?哈!我以为没人喝呢!”

    莺歌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在心里嘀咕:这男人没病吧?只是一杯茶水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对他心上人做了什么呢!

    “哎!专横的男人太可怕。”莺歌有感而发。“你这幅样子瞧着不太好。与那位方大少爷有关?”裴玉雯随口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