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冤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给我提他。”

    莺歌刚把茶水咽下去,听了裴玉雯的话连忙出口制止。

    “拜托,我真的不想听见他的名字,不要在我的面前提他。”莺歌一脸苦恼。“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裴玉雯朝旁边看了一眼。

    旁边的男人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一幅等着听戏的表情。

    然而这是女人之间的私房话,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在这里听?

    “墨公子,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裴玉雯直接驱客。

    “无情的女人。”端木墨言一脸委屈。“你叫我墨言,我就离开。要不然我就继续留在这里。”

    莺歌嗤笑:“好无耻。”

    端木墨言一个眼神扫过去。那眼神犀利冷漠,如凶兽扑面而来。

    莺歌的笑声嗑在喉咙里,发出令人尴尬的声音。她轻咳一声,摸了摸脸颊:“今天天气不错。”

    “确实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既然墨公子喜欢我家的大堂,就让他在这里歇着。”

    裴玉雯站起来,在端木墨言哀怨的注视下离开大堂。

    莺歌浑身发冷。

    那男人的眼神变幻太快。每当他看裴玉雯的时候,只觉如春风万里。而看向其他人的时候,又如寒冰刺骨。

    莺歌拔腿跟上裴玉雯:“等等我。”

    她才不想和这个可怕的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再继续这样下去,她就想回家族了。虽说家族安排他们出来试炼,但是不代表着他们要赔上这条小命。一旦有生命危险,她们可以回家族避难。而这个男人就是让她察觉有生命危险的人。偏偏她经常吓得浑身发抖却不能对任何人说,好憋屈

    。

    裴玉雯看着不停擦汗的莺歌:“你很热?”

    莺歌哀怨地叹道:“大小姐,我能热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说你怎么招惹了这样的煞星?”

    “嗯?你说的是墨公子?”裴玉雯挑眉:“他不是坏人,你不用这样害怕他。”

    “原来你知道我怕他。那你也不帮我。”莺歌生气地控诉。

    “那个男人对别人都这幅样子,我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见?不过我知道他没有恶意。”裴玉雯轻笑。“你的胆子向来很大,怎么会吓成这样?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那也要看对什么人。反正这个人我很害怕。”莺歌叹道:“不过相比某个人,这个人也不算什么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一定也很好奇我和方大少爷为何相识,我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对吧?”

    裴玉雯没有打断她,任由她说下去。

    “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与方家没有利益冲突,所以我不会为了方家祸害裴氏衣坊。”莺歌看着远方,一幅深思的样子。“其实那是三年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我有幸和爹爹出远门,然后在途中结识了他。”

    “看来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不过那个故事对你来说并不美好。”裴玉雯淡道:“不想说就算了。我不是非要知道不可。好奇心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特性,我也不例外,所以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对啊!过程很美好,结局让人很火大。”莺歌一把扯掉面前的花朵,手指狠狠地蹂躏着。

    满地都是撕碎的花瓣和花叶。就像是莺歌那双看着忧伤的眼睛,给人一种灰败的色彩。

    “前面几局你都没有机会参加,这次你必须参加了。我让他们每个人都画几幅成衣图,你也必须交几幅出来。”

    裴玉雯转移话题,就是不想莺歌陷入过去中无法自拔。

    每个人都有忧伤的故事。那些忧伤就是一个个成长的障碍,每迈过一个障碍就能成长一分。

    “嗯,我回去了。”莺歌点头:“正好我也有一点想法。”

    接下来的几天,裴玉灵负责染布。霓霞布一出现,银子滚滚而来。就算他们真的输了这场比赛,这些银子也够他们在京城逍遥一段时间。当然,她坚信不会输。所以,还没到落荒而逃的地步。裴玉茵跟在他们的身边学习成衣制作。小丫头的脑子灵活,而且很有天赋。有时候说出几句话特别有道理,给大家很多启发。最后经过几次筛选,他们挑选了裴玉雯的一幅图,莺歌的一幅图,以及那个叫

    彤儿的小姑娘的一幅图。做好决定后,他们马上开始裁衣制作。

    “大小姐。”一个婢女探出脑袋。

    她的表情带着小心翼翼,就怕打扰到裴玉雯,惹得她不快。

    别看裴玉雯平时对仆人温和,但是一旦打扰到她做事,那眼神比起墨公子来说也不弱。

    “嗯?”裴玉雯抬眸看向她。“怎么了?”

    “外面有个人,她自称是三小姐的娘。她说想见三小姐。”婢女轻声说道。

    砰!旁边研磨的裴玉茵手掌一滑,手里的墨砚就这样滑下来,与砚台发出砰咚的声音。

    裴玉雯看向裴玉茵。裴玉茵脸色发白,眼眸里闪过泪花。

    她皱了皱眉:“想见?”

    裴玉茵摇头:“不,我不见。”

    “如果 想见就去见,奶奶那里由我去说。”裴玉雯继续说道:“好歹听听她想说什么。”

    裴玉茵真的不想见吗?

    从她的神情可以看出来,她是很渴望这个女人的。毕竟是生自己的娘,怎么可能没有期待?

    然而在裴家最艰难的时候,裴玉灵和裴玉茵的娘都先后改嫁。一个嫁给店铺老板过好日子,一个嫁给员外做了宠妾。而裴玉茵的娘就是做小妾的那个人。

    其实她离裴玉茵并不远。只要她有心,随时都可以见到裴玉茵。然而这么久以来,她从来没有来过。

    现在来这里是为什么?

    “好,我见她。我要问她,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曾来看我们?为什么这么狠心?别人的娘是慈母,怎么她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裴玉茵擦 了擦手上的墨汁,吸了吸鼻子,一脸严肃地走出去。

    莺歌看着裴玉茵的背影消失。她用手肘碰了碰裴玉雯的手臂:“你不过去看看吗?放心?”

    “她又不是孩子。这是她娘,又不是她的仇人。就算再没有感情,总不会杀了她。”裴玉雯不以为意。“继续吧!我觉得这里需要再收一点腰身。女子的身段玲珑,干嘛不显露出来?再修改一下吧!”“好。马上就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