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极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氏在外面拍打了一会儿,直到裴信出门警告她几句,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裴家。

    没过多久,裴勇带回来裴玉雯要他调查的消息。“秦氏在府里只是一个姨娘。刚开始一年她还算受宠,府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后来那个员外又有了新欢,而且再没有去过她的院子。她开始闲不住了,竟与一个年轻的男子不清不楚。最近那男子赌博输了

    一大笔银子,要是没有在三天之内还清账目,那男子的手指就会被跺掉。她为了帮那男子,便找到裴家。”

    “呵!”裴玉雯轻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朵冰花绽放,美则美矣,却也寒气凌人。“还真是什么人都能被我们遇见。”她看向身侧的裴玉灵和裴玉茵。“听见了吗?原来是想我们当冤大头。不过这样也好。她这样做,算是把你心里最后的一点奢望都破坏掉了。她也算是帮你断了母女情份。

    ”

    裴玉茵扯了一下嘴角。眼泪哗哗流淌下来。她用手帕粗鲁地擦了擦,擦得眼睛更加通红。

    “不愧是我无情无义的娘,她没有让我失望。”裴玉茵吸了一下鼻子。

    “小妹,你没事吧?”裴玉灵担忧地摸着她的脑袋。“别难过。你还有我们呢!”

    “嗯。”裴玉茵点头。“姐,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称。这件事情是你人生中重要的一笔,应该你自己做决定。我可以给你提议,却不能帮你做决定。”裴玉雯温和地看着她。“首先,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娘?”

    裴玉茵冷笑:“我又不是傻子。她没把我当女儿,我还要把她当娘不成?”

    “既然不想要这个娘,那就简单了。你有两种处理方式。一是气不过她对你的伤害和利用,利用某种手段报复她,让她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她想要荣华富贵,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你,你便让她一无所有。”

    说起这个可能性的时候,裴玉茵的眉头皱得很深,眼里闪过不忍。

    这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她做不到这样无情。或许她恨那个女人,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血缘亲情。

    “如果不想报复她,那就无视她。你要过得比以前更好,让她知道抛弃你有多么的失策。”

    裴玉茵的眉头舒展开来。

    她镇定地点头:“好!我要过得比她好,要让她后悔。”

    秦氏的事情告一段落。但是有一个人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痕迹。虽然他们都没有提起来,但是家里的气氛变得很奇怪,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那个从秦氏嘴里说出来的孩子。

    方鑫。

    秦氏说的是真的吗?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去打听,这件事情还是很容易打听清楚的。

    裴玉雯在等着裴玉灵开口。毕竟这是她心里的结。

    关于方鑫,记忆中是个非常纯粹的孩子。他在裴家度过了最平静的一年时光。在那一年里,他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变成蹒跚学步的幼童。如果秦氏说的是真的,裴家的众人也会难过的。

    “这是……”

    清晨醒过来,裴玉雯还没有出门就听见李氏的惊呼声。

    她立马赶过去。

    此时李氏正站在大门口。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他的脸上有许多瞧着是被抓伤的伤痕。

    密密麻麻的小伤口遍布整张脸,已经看不清他的长相。而他的头发凌乱不堪,瞧着像是从乞丐堆里爬出来的。

    当李氏抱着他时,他的眼眸空洞而迷茫,仿佛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面对裴玉雯的打量,他又闪过犀利阴狠的眼神。

    “大丫头,这是方鑫。我照顾过他,认得他。”

    李氏颤抖地抱着方鑫。

    “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放在咱们家门口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裴玉雯低喊:“清风。”

    清风从暗处钻出来。

    “谁干的?”

    清风看了一眼客房的方向。

    裴玉雯明白过来:“退下吧!”

    李氏不知道裴玉雯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查出真相。她抱着方鑫,心疼地说道:“可怜的孩子,受苦了。大丫头,咱们养着他吧!”

    “嗯。”裴玉雯点头。

    “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门口?昨天秦氏刚在我们家提过他,今天他就在我们家门口。你说这是不是她的阴谋?咱们留下他,会不会给咱们家增添麻烦?”

    “不会,养着吧!”裴玉雯淡道:“只是这脸上的伤口有新的也有旧的。要是无法消除的话,怕是不好看。”

    “可怜的孩子。咱们也只有尽力了。”李氏心疼地看着方鑫。“真是作孽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他?”

    “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良心是什么,那世间就没有那么多罪犯。”裴玉雯看了一眼方鑫。

    方鑫应该对李氏还有点印象,所以并不排斥她的靠近。而她看向他时,他的眼神就变得危险起来。

    吃早饭时,众人发现李氏的怀里多了一个孩子。林氏问道:“娘,这孩子是谁呀?”

    “你仔细看看。”李氏看了一眼对面的裴玉灵。

    裴玉灵一脸的不解:“我们家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不会是方鑫吧?”小林氏照顾过方鑫。

    或许现在的方鑫变了许多,瞧着就像是一岁的孩子。而且他满脸的伤痕,又像只受伤的小兽般敏感,不允许别人的靠近。然而身为母亲,有时候特别的敏感。她就是能够认出照顾过的孩子。

    “怎么可能?”裴玉茵惊呼。“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记得我们去京城之前他就胖嘟嘟的,我都有些抱不动了。而这个孩子才多重啊?”“他就是方鑫。还记得昨天那女人说过的话吗?方鑫被关在狗窝里,与狗一起吃住。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自然就越来越不成人样了。”李氏心疼地摸着方鑫的头发。“刚才我给他洗了一个澡。你们没有看见他身上的伤痕。上面还有狗咬的齿印。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怎么下得了手?作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