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接纳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人都看向裴玉灵。

    裴玉灵握筷子的手指微微用力,抬眸看着众人:“看着我做什么?我也不是那样无心的人。他与我们相处了那么些日子,就算养个小兔子也有感情了,更别说一个孩子。我不是那样容不下人的。”

    “那就好。以后方鑫就是咱们家的人了。就算那个混账的爹来找人,咱们也不给。反正也没人看见咱们带走他们的孩子,他们没有任何证据。以后他不叫方鑫,咱们就叫他……大丫头,你取一个名字吧!”

    李氏看向裴玉雯。

    其他人也看向裴玉雯。

    裴玉雯看着那个如同受伤小兽般的孩子。从他出现之后便没有说过话,只用那双眼睛瞪着他们。只有看向李氏的时候才会变得柔和。

    “裴焕吧!焕然一新。以后他会有新的生活,与过去彻底地告别。”

    “裴焕。这个名字好听。”裴玉茵看着方鑫,不,现在应该叫他裴焕。“焕儿,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小弟了。我是三姐,叫三姐。”

    裴玉灵看着裴焕。这一刻,她的眼眸里满是疼惜和同情。

    他们有同样的母亲。她被抛弃了,而他亦是。只不过她有疼爱自己的奶奶和兄弟姐妹,而他却遇见一个心狠手辣的后娘以及一个人面兽心的亲爹。说起来,真正应该恨那个女人的是他,而不是她。

    不过,现在他正式加入裴家,以后就是裴家的一份子。从这一刻开始,她接受了这个弟弟。

    “焕儿,喜欢这个名字吗?奶奶知道你是聪明的孩子,你一定能够听得懂对吧?”

    李氏从来不是什么温柔的性子,而此时却对裴焕展示了从来没有过的耐心和慈爱。

    “你要是听得懂,就应一声。”小林氏在旁边提醒。

    裴焕看了看所有人。最后视线停留在抱着自己的李氏身上。他张了张嘴,发出沙哑的声音:“汪。”

    众人愣住了。

    原本听秦氏说他现在只会汪汪叫唤,他们还以为太过夸张。难道竟是真的吗?

    那个男人真的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当狗养吗?

    要知道他们与秦焕分开的时候,虽说他还小,但是已经能够零星地说几句话了。现在反而说兽语了?

    “太过份了!”裴玉灵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脸色发青。“那个混蛋应该去死。”

    小林氏连忙拉住裴玉灵,红着眼眶看着秦焕:“你吓着他了。”

    此时的裴焕缩在李氏的怀里瑟瑟发抖。他探出一只眼睛看着裴玉灵,又看了看其他人。

    那眼神就像被遗弃的小兽。最可悲的是他明明是个人啊!

    沉默。全家人都沉默下来。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早餐。而大家没有食欲。

    “吃饭吧!”李氏沉重地叹道:“以后大家对他好些。这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不吃了。你们吃吧!”裴玉雯站起来,转身走向端木墨言的房间。

    今天端木墨言没有与他们一起用餐。

    她推门而进。只见端木墨言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比划着。

    “谢谢你。”

    她站在门口,对着迎风而坐的男子说道。

    端木墨言放下匕首,手指撩过耳边的碎发:“一个空洞的谢字谁不会说?诚意呢?”

    “墨公子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天底下还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我能给你什么?”

    最重要的是最后这句话。

    我能给你什么?

    你想要什么?

    帮了她这么多,不可能无利可图。只是因为裴家的话,那他也管得太多了。

    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村姑,何德何能让他这样‘费尽心机’?

    “我还没有吃早饭。突然想吃那天你给我做的长寿面。这个比一句谢谢有用多了。”

    端木墨言勾唇一笑。那邪媚的眸子里满是深情。

    “好。”裴玉雯转身钻进厨房。

    端木墨言看着她的背影离开。他无奈地叹道:“丫头啊丫头,你什么时候才开窍?本王年纪大了,再不成亲的话,什么时候才有儿子?哎!想把儿子他娘哄上手怎么这么难?”

    又到了揭晓比试结果的时候。

    李氏为了照顾裴焕,这次就不跟去了。林夫人传话来说裴子润染上了风寒。这可把林氏和小林氏急坏了。两人也顾不上比试的事情,匆匆忙忙赶到林夫子那里照顾裴子润。

    这次就只有裴家三姐妹带着几个绣娘赶到舞坊。而刚到舞坊,一辆马车停在门口。

    那辆马车特别的华贵,就像害怕别人不知道马车的主人有钱似的,马车上面镶了好几颗大大的宝石。

    最主要的是这辆加长型的马车堵住了门口,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哪来的傻子?”裴玉灵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情况。“喂,马车里的,你不知道挡了别人的道吗?”

    一道柔柔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真是笑死人了。这里是你家的不成?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本公子愿意挡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早点来啊!你也可以堵在这里。更或许,你有本事飞进去啊!”

    “姐,你说这人……”裴玉灵卷起衣袖。“不行,我受不了,我要看看是谁在这里找死。”

    裴玉灵还没有下马车,只见一人骑着马飞奔而来。裴玉灵见对方气势汹汹,连忙缩回迈出去的腿,又回到了马车里。她掀开马车,好奇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是墨公子。”见到马上的人,裴玉灵笑道:“还以为他不来了呢!原来是等着英雄救美。”

    裴玉灵打趣旁边的裴玉雯。

    “这位墨公子真的帮了我们很多。”裴玉茵附和。

    骑在马上的端木墨言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马车:“让,还是不让?”

    伟岸的男子今日穿着一身黑袍,袍身绣着祥云图案。玉冠束着那墨黑色的长发。整张冷硬的脸威严霸气。特别是板着脸的时候,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阎王爷,浑身带着杀气。

    对面的车夫已经吓傻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主子,玩笑开大了。”

    一只纤长的手掀开帘子,露出一张阴柔的俊颜。那华贵的贵公子哀怨地看过来。“各位裴姑娘,本公子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要不要这么狠?你们吓着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