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故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见到那人,指着他惊呼道:“谭弈之!”

    那贵公子,也就是谭弈之哼道:“呵!裴二姑娘越来越无礼了,居然直接称呼本公子的名讳。”

    裴玉茵和裴玉雯也探出脑袋。两人看着那骚包般的红衣青年,不由得失笑起来。

    还是那样熟悉的面容,只是比两年前多了几分成熟。或许是刚刚赶来这里,脸上还带着未散的风霜。

    “今日我们有事要忙,叙旧的话晚点再说。”裴玉雯的声音仍然清冷,不过不难听出话语里的亲切。

    谭弈之从马车里跳下来,对那车夫挥挥扇子:“先赶回府,本公子坐裴家的马车就是了。”

    车夫看了一眼几位裴姑娘。后者没有拒绝,也是默认了这样的安排。

    按理说男女授受不清。裴家的几个姑娘与其他男人还能保持距离,对谭弈之倒是亲热。

    不过,这也说明他们相信谭弈之。

    “上次的账还没有算,你倒巴巴的找上来了。我们还想着去了京城再找你算账。”裴玉灵瞪着谭弈之。“是为了子润的事情吧?抱歉。这次回来我就是来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放心好了!这是我们家内部的事情。那个伤害过子润的人,我不会放过的。毕竟我也把子润当自己的亲弟弟看待。”谭弈之严肃地拱手

    。

    端木墨言跳下马,将马绳扔给舞坊门口的小童。他回头看向他们:“时间快到了。”

    “对,我们今天是有正事的。还是先办完正事再说其他的。”裴玉茵说道:“三少爷,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舞坊?”“我一回城就听说了你们和方家比试的事情。这么大的热闹场面怎么能少得了我?方家就方启铭还算个人样,其他人就是一群蛀虫。走吧!本公子大老远从京城赶回来,就用今天的这场胜仗来迎接本公子。

    ”端木墨言认得谭弈之。谭家在京城也算是有点声望的。谭弈之也是各个势力想拉拢的对象。不过,真正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谭弈之与裴家几个姑娘的交情。要知道当初他也在这里,亲眼见证了他们相处的场

    景。

    虽然知道几个裴姑娘与那个谭弈之没有儿女之情,但是看见向来冷心冷情的裴玉雯对谭弈之这样亲近,他还是觉得很不爽。

    今日裴家来得早,方家的人还没有到场。

    云娘扭着腰肢走过来,见到好久不见的谭弈之,甩着手帕娇笑:“哎哟,谭三少爷,好久不见了啊!”

    谭弈之用扇子挑起云娘的下巴,邪气地笑道:“这么久不见,云娘风韵犹存啊!”“少打趣我这个半老徐娘。你这个小子怎么还舍得回来?京城多好啊,回咱们这种乡下地方,也不怕脏了你的贵足。”云娘推开谭弈之的扇子,娇嗔地瞪他一眼。“听说你家给你定亲了?这次莫不是带着孩子

    回来的吧?”

    “云娘还是这样消息灵通啊!京城那么远的消息也能传到你的耳内。”谭弈之饱含深意地一笑。

    裴玉雯看向云娘。云娘神色如常,仿佛听不懂谭弈之暗示的话。不过,在那一刻,她好像看见云娘紧张地看了一眼端木墨言。

    一线阁以‘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著称,他们的消息更是上到朝堂下到百姓,甚至延伸到江湖之中。这不是说一线阁真的就是神仙。只不过他们的消息网非常的广,几乎各个领域都有他们的人。

    难道云娘和一线阁也有关系?也就是说,云娘认识端木墨言?

    金氏等人陆续到场。见到裴家众人,金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为了裁决的公平性,她还是闭嘴了。

    方启同还是带着那六个绣娘。方启铭看了人群中的莺歌一眼,那眼神里隐藏着某种意思。

    莺歌躲在裴玉雯的身后,不想与方启铭对视。然而那不是她想躲就行的。那男人的眼神就像刀子般,就算她躲在人群中也会被找出来。她不由得懊恼,抬头狠狠地瞪过去,眼里满是犀利。

    “好了,今天是第四局。大家等了很久,就是想知道最终的结果。”金氏开口。

    人群中,有人高声说道:“是啊!不要耽搁时间了。赶快出结果。”

    韩森伸出手,制止众人叫嚣。

    “裴家,方家,准备好了吧?那现在就把衣服交上来。”

    轻月从旁边拿起他们准备了几天的衣服,一步一步地走向对面的金氏等人。

    方家那边也派人送了过去。

    方启同阴冷地看着裴家众人。

    裴家众人没有理会他。谭弈之嗤笑:“身为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风度?就算是要输,也要输得起。怎么能瞪着人家小姑娘呢?本来长得就丑,这么一瞪,那就更丑了。方家这是没人了吧?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丑八怪污人眼睛。

    ”

    “你!姓谭的,你自己长得不男不女,以为天下的男人都该跟你一个样是吧?哈!笑死人了。你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说你的吗?兔子!哈哈……”方启同见到谭弈之,眼里闪过嫉恨。

    谭弈之长得好。男人嫉妒,女人痴迷。方启同以前看上的一个花魁就对谭弈之痴心一片。方启同花了大把的银子想与她春风一度,她为了给谭弈之守节,竟直接撞死了,让他被同伴嘲笑了几年。

    自从那时候开始,就算他与谭弈之没有过接触,也把他恨上了。后来更是直接与谭弈之扛上。

    “找死。”谭弈之沉下脸。

    “你来啊!只怕你也打不过老子。老子对兔子没兴趣,不过可以给你找个喜欢兔子的。”方启同挑畔。

    “吵。”

    一道冷哼声传出来。只见一块黑呼呼的东西飞向对面,砰的一声砸中方启同的腿。方启同大叫一声,刚叫了一个啊字便中断了。众人再一看,方启同的嘴里被塞了一块黑呼呼的抹布。

    人群的蓝衣少女用手帕擦了擦手指,皱眉:“太臭了,以毒攻毒。”

    扑哧!不知道谁先笑出声。有了第一个领头羊,其他人也大笑起来。冷着脸的蓝衣少女向来不是多话的人。然而她说的每个字都直中红心。这比多话的人更有杀伤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