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变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咯咯地笑着。她指着对面的方启同,大笑:“姓方的,我大姐可是神医,最会治你这种臭人。以后你的脏病被治好了,也不用太感谢我们大姐。看在大家做过对手的份上,这一剂药就当是送你的。”

    方启同吐出嘴里的抹布。他趴在旁边哇哇地吐起来。

    大量的酸水从他的嘴里吐出。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臭味。顿时,大家不满起来。

    “方少爷,你就算要排毒也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啊!就你这个样子,今天能赢才有鬼了。”

    “是啊!太臭了。方家好歹也算是殷实之家,怎么方家的二少爷比我们这些泥腿子还不爱洁净?”

    云娘捂着鼻子,一脸嫌弃:“老娘这舞坊里全是娇滴滴的大美人,个个带着体香。现在倒好,为了举办这次的比试竟变成污浊不堪之地。亏了,亏大发了。方大少爷,你可得赔偿。”

    方启铭冷冷看了方启同一眼:“放心,这次比试结束,该方家承担的一切方某不会推迟。”

    方启同好不容易吐干净了。听了那些人嘲弄的话,他的心里一阵怒火。特别是方启铭帮着外人的行为,更是让他恨得牙痒痒。

    “裴家,你们真是好样的。还有姓谭的,本公子不会放过你们。”方启同恶狠狠地威胁。

    “我好害怕。姐姐……我快哭了。”裴玉灵抱着裴玉雯的手臂先是颤抖地说了两句,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她叉着腰,指着方启同,撇嘴满是嘲弄地说道:“怕你啊?姐姐是吓大的。”

    “够了!继续正事吧!不用和他口舌之争。”裴玉雯淡道:“各位大师傅,开始吧!”

    金氏赞赏地看着裴玉雯。处乱不惊,临危不乱,真有大将之风。这女子不是常人,早晚会名扬天下。

    对这么一个令人欣赏的少女,向来严谨的金氏也难得抛出善意。她温和地说道:“好,继续。”

    “既然是成衣,当然要穿在身上才有效果。我们根据他们两家的衣服找了六个人出来试穿。大家亲眼看看他们的衣服就知道谁是最后的赢家。”熊老摸着胡子说道:“大家安静,试穿的人要出来了。”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台上。第一个女子缓缓走出来。那是一身淡蓝色的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体现出来。腰间是蓝色的腰带,腰带上绣着淡色的花纹,简单大方,没有喧宾夺主。这一身衣服以轻盈为主,婀娜如仙。  紧接着走出来的是第二个人。她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的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如果说刚才的衣服似仙,那么现在的这身就似妖

    ,如妖魅般。

    第三个走出来的女子奢华大气,雍容华贵。身上的衣服颜色深重,适合年纪稍大的,位高权重的。一身奢华的衣裙再配上奢华的装扮,瞧着是那么的贵气。

    第四个走出来的女子穿着骑装,略微英气的容貌配上英姿飒爽的打扮,真是好看又精神。

    最后两个女子同时出场。一个白衣似雪,飘渺清雅。一个红衣似血,妩媚风情。偏偏这两套衣服有些相似。如果不是主题不同,还以为是一个款式的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裴玉灵嘀咕:“怎么感觉与我们的衣服很相像?”

    红色的那件是他们的,白色的那件是方家的。这个款式是彤儿设计的。大家觉得最出彩,便用来压轴。

    “不是凑巧。”裴玉雯冷道:“你再看其他几件衣服。对方的三件衣服与我们的三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这样还是凑巧,那也太凑巧了。”

    “也就是说,他们偷了我们的图纸?不对,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守在那里做衣服,他们没机会偷。”

    莺歌看了方启同一眼,微微皱起眉头。她再转头看向方启铭。后者的神情也很凝重,显然看出来了。

    几个裁判也在低声讨论。从他们严肃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也为这件事情震惊。

    同样的款式怎么评比?

    “蓝色的衣裙和深蓝色的长裙有些相似,那身贵妇服与骑装倒不是同种风格的,但是设计也很相似。这几件衣服怎么评比?感觉差不多啊!”人群中,有人大声说道。

    “没想到我们两家的风格这么相象。”方启同嗤道:“还真是方家的不幸。”

    “是巧合还是人为,或许应该好好地查一查。如果只是巧合的话,那还能被称为一桩美谈。要是人为的,那就犯规了。”裴玉雯冷冷地看了方启同一眼,回头看向金氏:“各位大师怎么说?”

    “你们把原图给我们看看。”金氏与韩森说了几句话,两人做出结果。

    裴玉雯想着有可能会用原图讲解,还真的随身携带了原图。可能方家的想法一样,所以也带了原图。

    两家的原图交上去。十个人看了一圈。

    端木墨言淡道:“没用的。要是真的盗用了你们的想法,他们也是有备而来。有经验的师傅只需要看一眼成品就能画出一模一样的原图,再经过修改,改到别人看不出痕迹。谁也抓不到他们的把柄。”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难道还想贼喊捉贼?”

    裴玉雯蹙眉扫向方家众人。“那倒未必。想必是找不到合适的想法,就只有用这种损招达到平局的结果。这样一来,他们就还有机会。只要他们下一局赢了,就可以加赛一场。到时候再赢了,就彻底地扭转局势。”谭弈之在旁边说道

    。

    “这一定是方启同的意思。方启铭做不出这种事情。”莺歌呸了一声。“怎么办?让他们得意吗?”

    “这种事情找不到痕迹,除了认命还能怎么样?”裴玉茵叹道:“真是太过份了。”

    金氏摇了一下铃铛,对所有人说道:“经过我们查看,两家人的图纸相差不大,但是确实是自己所画。再加上两家的衣服虽说相似度大,却也有不同的地方。因此,我们觉得并没有问题。”“那现在怎么评比?两家的衣服就像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怎么比?”人群中,有人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