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第五局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森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启同,严肃地说道:“这一局……平局。”

    “什么?”一句话让全场炸开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平局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平局呢?

    “两家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优秀,图纸也没有异样,只有平局才合适。我们可以用第五局决定胜负。如果第五局是方家赢了,那就加赛一场。如果是裴家赢了,那结果就很明显了。”

    端木墨言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藏在那里的人影朝他行了礼便消失了。

    与此同时,裴玉雯也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藏在那里的清风朝她点点头,也从原地消失。

    两人非常有默契地让手下的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他们的性子可不是喜欢吃亏的。要是做了错事的人都能用卑鄙的手段轻轻松松地化解,那天底下愿意铤而走险的人就多了。

    方启同扬起得意的笑容。他挑畔地看了一眼裴玉雯:“拭目以待。”

    “第五局就用你们最擅长的东西比试。”金氏放眼全场:“刺绣。”

    众人惊讶。这应该是方家绣娘最擅长的吧?毕竟他们都是京城有名气的绣娘。裴家相比之下就弱多了。

    莺歌低骂一声:“真是倒霉。雯儿,你看见方启同身后的那个绣娘没有?那个最矮的。”

    “嗯。”裴玉雯应了一声:“她怎么了?”

    “她是京城第一绣娘。别说普通的绣娘,就是宫里的绣娘都不是她的对手。要不是她容貌有损,早就进宫做御赐的绣师。咱们与她比刺绣,简直就是关刀面前耍大刀,找死呢!”

    裴玉雯神色如常:“比起孟妃来怎么样?”

    “孟妃?三十年前的第一美人,也就是当时的第一刺绣大家的孟琪吗?怎么问起她了?”莺歌不解。“孟妃又不是普通人。她是真正的天才。在十五岁之时便自创了一种绣法,至今没有一个人学会。”

    “这一场,我来。”裴玉雯淡道。

    “你?”莺歌惊讶。“雯儿大美人,这不是开玩笑的。对方是第一绣娘,真的很利害。我都比不过。”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绣技连你都不如,就不要出去丢人现眼了是吗?”

    裴玉雯似笑非笑,那神情瘆人得慌。

    莺歌肯定不敢承认。虽然她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莺歌见过裴玉雯的绣技。虽说确实很好,比起大多数人都好,但是比起专业的绣师就差了一点火侯了。

    “我相信我姐。我姐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如果她不是有必胜的把握,根本不会提出来。”

    裴玉灵对裴玉雯有着盲目的自信。裴玉茵也跟着点头。

    “你们两个就是你姐的小跟班。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就算她说白天出现的是月亮,你们也会称是。”莺歌刮了一眼没有原则的两姐妹。“行吧!反正裴氏衣坊是你的,你说行就行。”

    “看样子还是对我很没有信心啊!”裴玉雯失笑。“你也不用着急。就算我真的输了,也没有关系。”

    “是啊,就算输了也是平局,还能再加赛一场。只是这样我们就很危险了。”莺歌蹙眉,看向旁边的端木墨言。“我说墨公子,听说那天出现的玲珑阁的人是你找来的。要不……再帮个忙?”

    “玲珑阁啊?墨公子还真是交友广泛。”

    端木墨言认识谭弈之,而谭弈之不认识端木墨言。

    无论是一线阁阁主还是七皇子,他们都是神秘的人。七皇子的容貌在京城甚至是一个谜。

    端木墨言听了谭弈之的话,不以为意地笑了一声。“比不上谭公子。”

    “雯儿,既然墨公子认识玲珑阁的人,不如就让玲珑阁的出面?”谭弈之在旁边劝道。

    “你们好歹对我有点信心。要是实在不行,下一局再找玲珑阁的总可以了吧?”裴玉雯淡道。

    金氏摇了摇铃铛:“准备好了吗?如果 准备好了,那我就说说比试规则。这里给你们准备好了绣架,以一柱香为限,谁绣得最大,最完整,最出色,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两个仆人将绣架搬出来。那是两面相当于一张八人可坐的桌子般大小的绣架。

    绣架,绣布,绣线,全部准备妥当。只等着两个绣娘入坐。

    “等一下。”裴玉雯出口打断众人。“我们准备好了。不过你们应该没有准备好。这绣架太小了。”

    金氏愣了一下,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这个……必须一柱香绣完。这绣架应该不小了。”

    “对我来说还太小。你这绣架装不下我要绣的东西。”裴玉雯淡淡一笑。“麻烦换一个更大的。”

    “裴姑娘,恕我直言,你们裴家的衣服确实很出色。不过你的这些绣娘都太年轻,只怕没有几年功夫。比起方家的各位绣娘来说,你们还是太年轻了。这个绣架应该足够你们发挥。”金氏说得很委婉。

    前面几局她对裴家很有好感,自然不会为难她。她说的话都是为了裴玉雯着想。

    方启同讥笑道:“我说你们还真是多管闲事。她说小了,就给她换个大的。看她能张狂到何时?”

    韩森和其他几个大师相视一眼。最终还是同意了裴玉雯的提议。毕竟劝也劝过了,他们无权干涉太多。

    裴玉雯代替裴家走上台。众人再次愣住了。

    他们想过裴家会让绣娘上台,却没有想到会是东家亲自上台。这代表的意味就不同了。

    要是裴玉雯失手,裴家的名气一落千丈,以后再想在这行业立足就很困难。

    换来的绣架相当于原来的双倍。而方家没有要求,自然就没有更换。

    裴家由裴玉雯出战,而方家就是由那个最矮的绣娘出战。那绣娘一直很沉默,没想到竟是他们的王牌。

    她叫翁玲。平时垂着头沉默寡言,半边脸被头发遮住。事实上,被遮住的半边脸有一块天生的胎记。

    “开始。”

    随着一声开始,翁玲第一个动手了。

    而再看裴玉雯这边,竟在穿针引线。“我的大小姐,这是在玩什么?桌上已经准备了十根针,她还要穿?”莺歌哭笑不得。“哎哟我的小心脏越来越受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