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决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人都盯着裴玉雯的动作。

    翁玲的动作极快,很快就绣了一小块图。仔细一看,那是一朵牡丹花的锥形。

    而再看裴玉雯这里,居然一次性穿了五十根针。

    众人看了看烧了一截的香,再看了看她优雅的动作,不由得失笑起来。

    “裴大小姐这是上去表演穿针引线吧?还别说,这姿势挺好看的。平时看我们家那婆娘穿针补个巴,也没觉得有多好看。现在才发现做女工的女人就像一幅精美的画,不仅漂亮,而且雅致。”一人取笑道。

    “老夫倒觉得裴大小姐还有后招。咱们走着瞧!”一个老夫子摸着胡子,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莺歌咯咯地笑着:“我真不是笑话她。但是……真的太好笑了。咱们这位大小姐到底想干嘛?”

    其他几人也失笑。连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表示相信裴玉雯的裴玉灵两姐妹也笑个不停。

    端木墨言漫不经心地看着对面的少女。她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不管她做什么,他看着就是赏心悦目。输了又怎么样?只要她高兴。至于方家,就算赢了也要从这里滚蛋。

    谭弈之看着裴玉雯,又想到柳琉环,眼里闪过黯然的神色。

    其实他没有说实话。这次赶回来是知道了柳琉环出事的消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如今佳人已逝,他总要来看一眼。哪怕这个人以前不知道他的心思,以后也不可能知道。

    “动了!”有人惊呼。“好快。”

    刚才还保持着笑容的莺歌震惊地看向台上。

    只见裴玉雯同时夹着五十根针,满手都是针线,密密麻麻的,看得让人密集症都犯了。

    然而在满手都是针的同时,她不仅动了,而且动得极快。众人只看见一道虚影,连她的手都看不见。

    在众人眼里,只有那些五颜六色的绣线形成了极其美丽的霞光。而眨眼间,她面前那宽大的绣架上已经形成了图案。与翁玲绣的牡丹富贵图不同,她绣的竟是一幅山水图。要知道山水图最是难以控制 。“难道……她竟得到了孟妃的真传?不可能的。孟妃早在三十年前就成为宫妃,前年还死在深宫中。”莺歌震惊地自言自语。“普天之下早就没有人继承孟妃的独家秘技。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还是自己

    研究出来的?不不不,这技术也只有传说中的孟妃才能做到。要是没有人教她,不可能会这样的秘技。”

    全场沸腾。

    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双双火热的眼睛看着台上那镇定自若的少女。

    少女就像浑身笼罩着一层银色的光芒,整个人有着神奇的力量。那是一种令人兴奋,令人疯狂的力量。

    与容貌无关,她就是世间最好的,最光芒四射的。

    纵然是有着天姿绝色的女子在她的面前都得黯然失色。

    “这是孟家绝技。”金氏震惊地叫道:“她竟练成了这样的绝技。”

    “别吵。”韩森声音锐利。“不要打扰她。”

    嘘!不知道是谁开的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方启同恨恨地瞪着裴玉雯,仿佛想要在她的身上瞪个窟窿,仿佛这样她的手就能停下来似的。

    方启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方启同的身侧。他冷冷地说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蠢事吗?”

    “你不要得意。我只是一次失利,以后会扭转回来的。”方启同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没有机会了。我已经通知各位族老,你失去了继承方家的资格。还有,从现在开始,方氏衣坊必须撤离这里,以后可以开粮行,酒楼,各行各业的店铺,就是不能再开衣坊,这是与裴家的约定。”

    “方启铭,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巴不得我输是吧?要不然,你可以做更好的安排。可是你看着我在这里挣扎,根本就没有想过帮我。你眼睁睁地看着方家输在裴家那几个臭丫头的手上。”

    “如果我愿意帮你,你会让我帮吗?你不会。别给自己找借口,太可笑。”方启铭冷哼。

    一柱香结束。两幅绣画也完美收工。

    仆人们将它们展示出来。

    所有人都看见了它们的风采。

    那幅牡丹富贵图惟妙惟肖,犹如真正的牡丹花似的。从外面飞进来几只蝴蝶,正好停在那幅图上,为它增添了更美妙的风采。

    然而所有人都被那幅山水图迷住了。好山,好水,好景,还有一对有情人坐在船上。女子的手里拿着一朵刚摘的莲花,男子正在摇船。那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山水如此美好。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他们心里浮现的两句话。

    “我怎么越看越觉得那是大姐和墨公子?”裴玉灵心直口快,说出大家心里的疑惑。

    几双眼睛停留在端木墨言的身上。此时的端木墨言嘴唇上扬,露出愉悦的笑容。

    显然,他也是这样觉得的。

    事实上,前不久他才带着她一起游湖。虽说山水不是这样的,但是那条湖却如出一辙。

    而画面中的男女就穿着他们当时穿的衣服。唯一不同的就是女子背对着画面,让人看不清样子。

    “原来大姐的心里……”裴玉灵嘎然而止。

    金氏,韩森,熊老,以及其他几位大师傅都站在那幅山水图面前。

    “各位,这不是最令人惊奇的地方。你们再看这里……”金氏对旁边的仆人说道:“将它翻过来。”

    仆人将整幅绣图翻过来。只见一幅冬季寒梅图出现在众人面前。

    刚才的山水风景甚好,现在的寒梅图孤傲而立。人们仿佛看见在这样一个冬季,有那么一个小寺庙,而寺庙里有一片大大的梅园。冬天的雪花铺满大地,树上的红梅与银白色的雪花相互辉映。

    “妙!这不是咱们城外的那个寺庙吗?现在这样看来,犹如仙境一般。”

    “是啊!真的是那个寺庙。去年我给家母添长寿香,正好就是冬天去的。就看见了这样的雪景。”

    “同样的一幅绣品,正反却是相差极大的绣画。而且每一幅都这样栩栩如生。再看细节,连一根乱线都没有。这样的绣技就算称为天下第一也不夸张。各位有意见吗?”

    “没有。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对啊!绝对不可能还有更胜过它的绣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