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第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朝众人福了福,温声说道:“各位谬赞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女子称不上第一。不过,赢方家衣坊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各位对这样的结果没有意见吧?”

    “没有意见。姑娘 当之无愧。”众人连连点头。

    “对啊!虽说方家的那个绣娘也很好。不过相比之下,高低立见分晓。大家又不是瞎子。”

    所有的看客,裁判,以及连方启铭这个对手都赞同这样的结果。就算方启同再不甘心也没用。

    再说了,他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个结果。就算他巧舌如簧,也没有办法把白的说成黑的。

    “既然我们裴氏衣坊已经胜了,那这场赌局也是我们胜了。”裴玉雯看向方启铭和方启同。“两位方少爷在这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不会食言而肥。”

    方启铭警告地看了一眼方启同,看向裴玉雯的时候温声说道:“当然。方家不会赖账。等今日之后,方氏衣坊就会搬离这里,从此不再打扰裴氏衣坊。”

    “方大少爷如传言一样公正无私。小女子佩服。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把前面的账一起算算吧!”裴玉雯说完,拍了拍手掌。

    几个人从门口走进来。

    仔细一看,其中一个竟是祸害过裴家的成氏。成氏垂着脑袋,不敢抬起来。身后的人推着她,才把她推了进来。

    “方二少爷应该对这个人不陌生吧?”裴玉雯淡淡一笑。

    方启同在看成氏出现的时候就知道要糟糕。果然,他们在这里等着他呢!

    方启同当然不会承认。他冷道:“这样的乡野村姑,本少爷怎么会认识?”

    “你不认识她,你身边的随从跟她可是老相好。她为了帮你的随从,竟在我们裴氏衣坊作乱,害得我们损失了一大笔银子。当然,银子是小事。我生气的是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还真是让人厌恶无比。”“大小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成氏跪在地上嗑头。“二少爷,你救救我。当初是你承诺过的。只要我帮了你,你就想办法让我和福哥在一起。你怎么能装作不认识我呢?我可

    是亲眼见过你的啊!”

    “方二少爷,你不承认她,那就把她的那个相好叫出来。大家都是长了眼睛的,相信不会冤枉他。”

    本来赛局已定,大家以为可以退场。没想到突然又增加了曲目。

    虽然有些地方听不懂,但是仔细分析不难猜出来这是方家对裴家下过手,现在裴家清算旧账来了。

    众人不由得好奇起来。到底方家做过什么事情?看来裴家真是方家的强敌,否则不会一茬接着一茬。

    “我手里确实有个叫福哥的。不过前段时间他说要回去成亲,我便放他回去了。”方启同冷道:“这妇人明显在胡说八道。她梳着妇人发髻,明显已经成亲。本少爷怎么可能让她和福哥在一起?”

    成氏听说心上人已经回家成亲,顿时暴怒起来。她扑向方启同,抓着他的脸咆哮:“你才胡说八道。我和福哥青梅竹马,福哥说过非我不娶。你把福哥藏到哪里去了?你把福哥还给我。还给我……”

    方启同推开成氏:“滚开。哪来的疯婆子?”

    方启同身后的一个随从将成氏控制起来。成氏想要抓方启同,却终究是个普通妇人,根本动不了他。

    “看来你是不承认了。”裴玉雯冷笑:“你说福哥去成亲了。那我们就把成亲的福哥找回来吧!”

    啪啪!又是两个巴掌声响起。

    众人看向门口。

    如他们所料,那里站着一个长相白净,身姿纤长的青年。而青年的身后跟着一个强壮的粗蛮汉子。

    成氏见到那个汉子,结结巴巴地说道:“当家的,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白净的青年就是福哥,也是成氏的相好。而粗蛮汉子就是成氏的夫君。

    那汉子冷道:“我特意给你送来休书,放你自由。像你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老子才看不上。”

    那汉子连门都没有进就走了。从门口飘来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休书”二字。

    成氏先是一慌,接着高兴起来。她跑向福哥,紧紧地抱着他的手臂:“现在我被休了,我可以和你在一起了。福哥,这里容不下我们,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福哥推开成氏,眼眸闪了闪:“娟妹,我已经成亲了。内人是二少爷的大丫环。我很喜欢她。”

    “那你对我说的话都是假的吗?你说过从来没有忘记我。你还让我破坏裴家的生意。这些都忘了吗?”

    福哥脸色发沉,抚袖说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些。你不能因为我拒绝了你就污蔑我的名声。”

    莺歌呵呵冷笑:“这方家的故事还真是精彩。今天这场戏看来是散不了了。大少爷,你怎么说?”

    方启铭看向莺歌。少女娇媚的脸颊上带着嗔怪的神色。而这样鲜活的她却让他冰冷的心一阵悸动。

    “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方启铭说着,对旁边的两个随从说了句话。

    那两个随从马上离开这里。

    金氏等人是绣行的大师,做衣服可行,对那些烦心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金氏等人先后告辞。

    云娘却是爱看戏的。她在那里嗑着瓜子,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真是有趣。我们这舞坊每日不是练舞就是唱歌,好久没有这么一场好戏看了。”

    “云娘想看戏还不简单。以后把这里改成戏院就是了。”裴玉灵在旁边取笑。

    方启铭的随从很快就回来了。这次回来带来一个娇媚的少妇,一个小厮,和一个婢女。少妇一出现,方启同和福哥的眼眸皆是一闪。

    “大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内人什么也不知道。”那少妇就是福哥的新婚妻子。看得出来他很护着她。

    那少妇一出现,成氏的眼睛就红了。

    她发疯似的扑向她:“贱人,是你抢了我的男人。你把他还给我。”少妇尖叫一声,躲在福哥的身后瑟瑟发抖:“福哥,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