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好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见到那盒子,疑惑地询问:“是什么?”

    “你打开就知道了。问这么多做什么?”端木墨言压住盒子的盖子。“打开就必须收下。”

    “你很喜欢送东西吗?刚才送了一个牌子,现在又送一个东西过来。”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看见了一盒的首饰。那些金晃晃的首饰,看得她的眼睛都花了。

    刚才她说错了。原来身边的这个人才是移动的宝库。只是,这些首饰一看就价值不菲,她不能收。

    她的眼里满是拒绝:“不要。”

    端木墨言撇嘴:“这是别人送的。我又没有相熟的女人,就便宜你了。”

    其实这箱首饰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他刚才忘记带过来。回房间后发现首饰箱才想起这件事情。等他再回来时,便看见谭弈之这个碍眼的。

    是的,这个人真是碍眼。特别是那张脸,长得像个妖物似的。天下的女子少有不被迷惑的。

    那丫头……应该不会这样以貌取人吧?

    谭弈之用一幅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端木墨言。送的?谁会这么大方,送上这十几万的首饰?再说了,这些首饰明显就是经过精挑细选,其中大多数都很适合裴玉雯这样清冷气质的少女,只有少数的几件适合裴玉灵和裴玉茵。这根本就是为他们量身打

    造的。

    每件首饰的上面都有标记,那是翡翠阁最新推出的昂贵首饰。据说这批是新出来的,只有少数人能够买到。他倒好,一次性买了这么满满的一盒。他不会把人家翡翠阁的大师傅打劫了吧?谭弈之自认谭家足够有钱。然而与这些有权有势的贵族相比,果然还是太弱了。难怪 谭家的那些老东西上赶着想要讨好皇族,甚至不惜让家族里的子孙去联姻。上个月家里的两个堂妹就先后送出去做妾

    了。

    裴玉雯看着满满的一箱子首饰沉思。而此时端木墨言靠近谭弈之,在他耳边说道:“她是我的。”

    短短的四个字,看似没有任何的情绪,实则杀气腾腾。特别是那双含笑的眼眸里隐藏的是强烈的霸道。

    谭弈之干笑:“那个,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嗯?”裴玉雯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明天就是宴会的日子。到时候要不要我来接你?”

    谭弈之暗暗懊恼。自己太没用了。居然被这个家伙吓住了。不过,他向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明天我们会自己过去。不过虽然 首饰有了,但是还是必须去一趟首饰店。”裴玉雯将首饰盒放下来。“奶奶,娘还有嫂子他们也需要添加一些首饰。而且这些首饰太贵重了。我们不可能全部挂在身上。明

    天挑选一两件戴上撑着场面就是了。要是真的把一箱首饰都戴在身上,只怕招来的会是嫉恨。”

    “贵女之中也有心眼小的。我们不怕别人,但是也不想莫名其妙的惹事。为了这么几件首饰不值当。”

    在端木墨言看来,裴玉雯还是太小心了。只要她喜欢,戴什么首饰是她的自由,谁管得着?

    如果那些贵女碍眼,他就用手段让碍眼的人消失。只要谁惹她不开心,他就让那些人闭嘴或者闭眼。

    不过,有一点他忽略了。他挑选的首饰只适合年轻的少女,不适合几位妇人。以后他得把全家的首饰都送了。毕竟讨好未来的丈母娘是很有必要的。

    “我也去。”端木墨言已经很久没有和裴玉雯单独相处。今天要出门逛街,他怎么也要刷一下存在感。

    裴玉雯没有意见。他一个大男人陪着女人逛 首饰店都不觉得别扭,她有什么好别扭的?

    至于谭弈之……既然是他们的闺中好友,陪他们逛街有什么不对吗?不知从何时候开始,裴家几姐妹都没有把他当作男人看待。

    “逛街吗?我喜欢 。”裴玉灵高兴地说道:“我们把奶奶,伯娘还有嫂子一起叫去。”

    于是,原本约定好的姐妹游变成了全家游。裴玉雯和裴玉灵搀扶着李氏,裴玉茵和小林氏搀扶着林氏。本来他们想带裴焕一起逛 街,但是裴焕特别排斥出门。他仿佛只对裴家的那一亩三分地比较放心。裴焕不愿意去,他们只有作罢,便把交给丫环们照顾的雪狐交给裴焕玩耍。裴焕讨厌家里的五只大狗,害得他们只有把大狗关在衣坊那边,不敢放在正院里。现在院子里少了五只大狗,只剩下娇巧可爱的

    雪狐。

    “甄婶。”裴玉雯等人先去了私塾,打算把私塾里的裴子润接出来。

    见到甄氏,两家人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闲话。等林夫子把课业教完了,才放裴子润出来。

    “慢点。”林夫子清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只见课业结束后,裴子润第一个跑出来。林夫子见他跑得太快,忍不住出口提醒。

    “夫子,学生告辞。”一个又一个学生从里面走出来。

    那些半大的少年穿着统一的衣服,满脸的正色,瞧着就像一个个严谨的老夫子。

    林夫子朝那些学生点头。等所有的学生都归家,他走向院子里的众人。

    他的视线扫过对面的少妇。少妇穿着鹅黄色的衣裙,外披白色的轻纱,瞧着身姿婀娜妖娆。

    这些日子他沉迷于书中,不去想那些不该想的。原本以为心情已经平静了。然而在看见她的那一刻,所有的坚持彻底地崩塌,他再一次沉迷其中。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这段时间的坚持 是那么可笑。

    “夫子,子润最近学得怎么样?”李氏敬重林夫子,对他客气地弯了弯腰。

    林夫子连忙虚扶了一下,满脸的紧张:“老夫人快请起。这可使不得。”

    “你是子润的夫子,就是我们裴家的贵人,怎么使不得?”李氏正道。“子润这孩子天资聪慧,又是个好学的。别看他年纪最小,现在却是我的学生中学问最好的。正好在这里见到你们,我就把打算给你们说一下。我想着明年就让这孩子下童子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