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商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惊讶地看着林夫子。视线一转,又集体转在裴子润的身上。

    裴子润正依偎在李氏的怀里撒娇。而这样一个娇嫩的小童居然要上考场了吗?这样会不会太急了?

    裴玉雯是最了解这方面的。裴家其他人都等着她表态。她也如他们愿的开口了。“夫子,子润才八岁,现在就让他考童子试,只怕是太早了些。我明白夫子的意思,你是想让他感受考场的气氛,让他早些明白其中的艰巨,以后学习会更用心些。另外亲自试一场科考,也有试试他深浅的

    意思。只是这样一来,要是考上了童生,他便得了一个少年天才的名声。小小年纪名声过盛,就怕他压不住这样的气运。要是没有考上,那又容易打击他的信心。他还小,要是一蹶不振,怕是得不偿失。”“我一直觉得大姑娘是个明理的。你心思通透,有着常人没有的见识和想法。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他下试科考。这是我的意思,也是子润的意思。少年天才的名声确实过盛,却未必

    就是坏事。凡事有两面,有好便有坏。坏的方面你已经说了,而好的方面……那就是对他的未来有帮助。”“咱们朝从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童生是一个叫唐生的,十二岁成为童生,十五岁成为秀才,十八岁成为举人。二十一岁成为状元郎。当时意气风发,羡慕了多少人。最终成为一代贤相。我不是想让子润也走这

    样的路。只是想让各位明白,自古后浪推前浪。路是人走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

    林夫子将手背在身后,在院子里转着圈圈,仿佛平时教学生时的样子。

    他说的每句话就像一个锣鼓敲在众人的心上。他们都在想,既然别人能走出一条路,为何子润不行?还没有开始走呢,就说前面没有路。这不是打击子润的信心吗?

    裴玉雯看向裴子润,温柔地说道:“子润,你告诉姑姑,你想不想去?”

    “夫子说我的学业学得很扎实,想要再进步的话就应该多试练,而不是闭门造车。我也想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只有亲临考场才会知道我有哪些不足。”裴子润抬着小脸,认真地说道。

    “既然这是子润的意思,那咱们就去。便是不中又有什么关系?子润才多大啊!咱们可以从头开始。”

    李氏向来疼爱裴子润。裴子润一表示了自己的意思,李氏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多谢夫子的提议,我们再考虑一下。反正到乡试还早,咱们也不急着做决定。”

    告别了林夫子和甄氏,裴家人坐上马车去城里逛街。他们逛了街就在酒楼里吃饭。虽说有端木墨言和谭弈之这两个外人在,但是他们一点儿也不觉得别扭。甚至有这两个男人在身边还觉得很有安全感。

    谭弈之与裴家人关系亲密。李氏对他就像亲孙子似的。谭弈之也没有架子,陪着裴家人吹牛打混。

    至于没有多少表情的端木墨言。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裴玉雯记得他就是了。事实上,裴玉雯挂念他的伤口,一直盯着他。这样的在意让端木墨言心里美滋滋的。

    “这根簪子……”首饰铺里,裴玉雯朝一支簪子伸出手,而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她抬头看向旁边的人。

    那温润的青年扬起完美的笑容。他捏住簪子,插在裴玉雯的头上,真诚地赞美:“很美。”

    端木墨言从外面买了糕点回来就看见有人占了他原本的位置。而那个人更是一个让他厌烦的人。

    长孙子逸。

    怎么哪里都有他?

    他在这里办的公务还没有结束吗?

    呵呵!竟敢送簪子给她。他的女人需要他的簪子吗?

    “你还真闲。”端木墨言走过来,一把拉过裴玉雯,从她的头上取下簪子。“丑死了。什么品味?”

    砰的一声,簪子被扔到柜台上,发出咚的声音,就这样断成两截。

    “哦,没有控制住力道。掌柜的,这根簪子多少银子?本公子要了。”端木墨言从怀里掏出银票。

    掌柜感觉到这里的气场不对劲,颤颤地说道:“回公子,这根簪子不值钱,你给二十两就行了。”

    “不值钱啊!堂堂世子爷把不值钱的簪子送人,还真是小气。”

    端木墨言将一张银票递给掌柜:“不用找了。”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公子,咱们这里还有很多名贵的簪子,公子你要不要看看?”

    长孙子逸一直面带微笑不说话。等端木墨言把掌柜打发走了,他才对裴玉雯说道:“辛苦你了。”

    裴玉雯轻叹:“不用理他。你怎么在这里?真巧。刚才的簪子是给别人买的吗?可惜已经坏了。”

    长孙子逸看着她,眼眸犹如夜间的星辰般明亮。他的声音很低,犹如他这个人般温润。

    “如果我说……我是见到了姑娘,故意跟在姑娘身后,姑娘会不会认为我是登徒子?”

    裴玉雯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还以为他想说什么。听到他的话,她扑哧笑起来。

    “那就要看那位登徒子想做什么了。”裴玉雯微笑。“看在登徒子如此老实的份上,可以一切从宽。”“其实在下也不想做什么。就是想与姑娘打个招呼。正好看见姑娘在看那支簪子,就觉得很适合你。可惜,那么合适的东西竟这样坏掉了。”长孙子逸遗憾地摇头,又看了看四周。“与你的家人一起逛街吗?

    ”

    “嗯。”裴玉雯点头。“你怎么一个人?没有随从伺候?要是遇见上次的事情,你一人太危险了。”

    端木墨言憋了一口气。这两人视他为无物,在他的面前这样谈笑风声,是不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她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悉了?还关心他有没有随从伺候,会不会遇见危险。呵!以前也不曾这样关心她。还是说她也被那张脸骗了?呵!真是碍眼的一张脸。在上面刺朵花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