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碍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孙子逸如墨般的黑发由小冠束着。那精致如玉的俊颜如天神所造,没有一分瑕疵。

    他穿着素色的衣袍,袍身绣着墨竹图案。那狭长的眸子露出柔和的神情,薄唇微微上扬,温润又优雅。

    尤记得再次以裴玉雯的身份见到他时,他眉宇清冷,眸光淡淡,就像只能仰望的神砥,让人觉得他应该就存在于天上,不该落于凡间被污泥所染。而此时他这样平易近人,打翻了以前对他的认知。

    看来她这位前任未婚夫是个不错的人呢!要是前世不死,嫁给他也算是不错的归宿吧?

    实在是美色误人。看着那张如皎月仙人般的俊颜,不知不觉竟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一切落在端木墨言的眼里就有着不同的意味了。

    她竟看呆了。

    这张脸有那么好看吗?

    长孙子逸保持着微笑。哪怕裴玉雯保持着这个动作很长时间,他还是那般优雅。

    事实上,他知道她在发呆。

    平时那双眼睛锐利又坚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涣散过。那不是发呆又是什么?

    “回神了。”端木墨言看不过去了。

    手掌在她的面前挥了挥,把她的魂叫回来。

    “你就算再看下去,他的脸上也长不出花来。”

    裴玉雯回过神。

    端木墨言带着酸涩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回头看向他,见他脸上的不悦。

    她知道他误会了,却没有解释。

    抬头看向长孙子逸,轻声说道:“我们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姑娘这是去哪里?”长孙子逸追问了一句。

    裴玉雯愣了下,看着不远处的家人说道:“也没有什么目的,就是带着家人四处逛逛。”

    “既然没有什么目标,不如就带上本公子同行吧!我对这里一无所知,有你们领着免得迷了路。”

    长孙子逸促狭地眨眨眼睛,眼里满是调笑。

    裴玉雯失笑。她做了个请的动作:“请。”

    谭弈之和李氏等人早就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李氏和林氏就算惊艳于此人的俊美,也知道这一身贵气的公子不是他们能高攀的。他们也只是远远的仰望了几眼而已。

    如今那长得像画中仙的公子居然朝他们走过来。而且,瞧他与裴玉雯谈笑风声,好像还很熟悉。

    “奶奶,娘,嫂子。”裴玉雯隐瞒了长孙子逸的身份。“孙公子是京城人士。反正我们也是闲逛,不如尽尽地主之谊。”

    “好。”李氏当然不会拒绝。

    瞧此人的气度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别说对方客气地征询了他们的意见,就算对他们不客气,还不是要老老实实地听他的?

    不过还好这位公子只与裴玉雯熟悉,与裴家的其他人没有什么接触。一路上也只与裴玉雯交谈。

    裴家人故意回避,倒不是想要让他和裴玉雯单独相处,毕竟端木墨言在旁边盯着,那也单独相处不了。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与这样的贵公子相处。毕竟贵公子熟悉的人是裴玉雯,与他们又没有什么话说。

    “小心。”经过一条巷子时,一个小乞丐从里面冲出来。

    长孙子逸连忙拉了裴玉雯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端木墨言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长孙子逸抱住了她。

    咯吱!咯吱!手指发出咯吱声。

    “没事吧?刚才那个孩子突然冲出来,瞧着挺惊慌的样子。”长孙子逸温和地说道:“有没有冲撞你?”

    裴玉雯再次摇头:“没事。”

    “你腰间是不是挂着一个牌子?”长孙子逸看着她腰部的位置。“刚才我记得有一个牌子,怎么现在不见了?”

    端木墨言低头一看。果然,他送给裴玉雯的令牌不见了。那是一线阁身份的象征。要是落入别人手里,只怕会大事不妙。

    “你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去找回来。”端木墨言说着,从原地消失。

    “看来那个牌子对你很重要,否则他不会这样紧张。我也四处找找看。”长孙子逸温和一笑。

    “多谢。”裴玉雯点头。“我先安顿好我奶奶。”

    长孙子逸也去找令牌了。

    “大丫头,他们去哪里啊?”李氏瞧了瞧两人离开的方向。“真是两个不错的小伙子。可惜啊……”

    “可惜什么?”旁边的裴玉茵不解地问道。

    “可惜身份有别。那两个小伙子瞧着都不是普通人吧?这样的人咱们哪里高攀得上?”李氏叹息。

    裴玉灵扬起笑脸:“奶奶,这话我不爱听了。咱们小弟现在大小也是个武官。等他把官做得更大,姐姐也是官家的千金。怎么就不能配个官家的公子呢?”

    裴玉灵是故意打趣裴玉雯的。毕竟难得见裴玉雯露出这样窘迫的神色。然而李氏却当真了。

    谭弈之懒懒地说道:“你们别傻了。官家千金也有高低之分。这两人只有公主郡主之类的才配得上。”

    “这么高啊?那……他们缠着咱们家大丫头做什么?大丫头,你别和他们来往了。”

    李氏这样紧张,应该是担心裴玉雯遇见负心汉吧!特别是这两个人长得这样好看,哪个女子不怀春?

    “对面有个茶楼,我们去那里等他们吧!”裴玉雯扶着李氏朝对面走去。

    林氏看了看裴玉雯,轻声地嘀咕:“我倒觉得墨公子挺好的。他对咱们家大丫头也比较诚心。”

    “伯母,咱们打个赌怎么样?你说他们谁会把令牌找回来?”裴玉灵最是古灵精怪。

    她的这个问题一出来,倒把其他几人的兴趣提上来了。

    “我觉得是墨公子。他武功高强,又第一个追过去。”

    “我觉得是孙公子。”裴子润稚嫩的声音传出来。“他长得像画中的仙人。这样的人应该懂仙法吧?”

    其他人听了大笑起来。

    “真是个小书呆子。孙公子长得好看,但是只是凡人,怎么会懂仙法?”裴玉灵取笑。

    “可是夫子说了,在世间有一种人就像是受到老天爷的厚待,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如临神助般顺利。”裴子润觉得长孙子逸就是夫子说的那种人。这样的人自带神光,不管做什么都能顺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