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输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子润的话让众人觉得好笑,不过却也起了好奇心。虽说这不是一场比试,但是他们也想知道谁会成为最后的胜者。

    裴玉雯带着众人去了对面的茶楼。从窗口可以看见外面的情况。要是他们回来的话,一眼便能看见他们。这一等就是两盏茶的工夫。终于有人回来了。

    “幸不辱命。”长孙子逸将一个令牌放在裴玉雯的手心。“是它吗?”

    裴玉雯看着那块令牌,轻轻地点头。接着再看向对面,却没有看见端木墨言的身影。长孙子逸瞧出她的心思,出言安抚:“放心。以他的身手不会有事的。不过我追过去的时候发现对方并不是普通的乞丐,那人的身手更像是杀手。只是谁会派杀手来偷这块令牌呢?这牌子有什么特别的吗?

    ”

    “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牌子。不过我怀疑那些人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裴玉雯站起来。“奶奶,你们先在这里喝茶,我想起还有东西没有买,先去买点东西再过来。”

    刚才那几句话她说得很小声,其他人没有听见。不过长孙子逸的内力深厚,又离她极近,听得很清楚。

    他的眼里闪过沉思的神色。

    看来这位裴姑娘很关心那位。他们之间的关系很特殊。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还是在京城就遇见了?

    “墨公子怎么没有回来?”李氏也不是好骗的。见到端木墨言没有回来,裴玉雯又要出去,便猜到了几分。“行吧!你把东西买好了就快些回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我跟你一起去吧!两个人提东西也能方便些。”长孙子逸笑容清雅,一双如汪洋般深邃的眸子盯着她,形成无形的压力。

    明明是个如天神般俊雅的贵公子,说话温雅细腻,然而却有种让人臣服的强大气场。

    “行。”裴玉雯点头。“那就麻烦孙公子了。”

    长孙子逸带着裴玉雯赶到刚才抢回令牌的地方。那是个非常混乱的破巷子,四周的房子都是危房。一路跑过来,看见的除了乞丐就是流民。整个环境污秽不堪。“这里有血迹,看来经历过打斗,而且就在不久前。地上有化尸水的味道。说明刚死过人,但是尸体被处理过了。”长孙子逸蹲在地上,查看了现场做出分析。“化尸水一出,便是神仙也认不出原形。我无法

    猜出死的人是谁。”

    “我相信不是他。”裴玉雯正色。“在附近找找吧!”

    “分开找还是……”长孙子逸看了看那些破旧的房子。“这里不太安全。我不放心姑娘 。”“分开找可以快些。这里的流民和乞丐不用在意,对付他们的能力我还是有的。除非遇见真正的杀手。而就算真正的杀手也不可能一两招之类制服我,只要我发现了杀手的踪迹,就向你发出讯号。到时候你

    赶来就是。”裴玉雯回头看向长孙子逸。“这样安排有问题吗?”

    “这是讯号烟。你留着吧!”长孙子逸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球,放在裴玉雯的手里。“给我发讯号。”

    裴玉雯看着长孙子逸走远,朝着另一个方向赶过去。

    “这里……”裴玉雯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就在以为找错地方时,突然发现到了以前端木墨言让她去过的府院。原来那府院离他们刚才的位置这么近。

    咚咚!她敲响院门。

    咯吱!有人打开门。

    探出一个脑袋。那是一个苍老的老者。老者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他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裴玉雯。

    “是姑娘。”守门的老者见过裴玉雯,对她印象深刻。毕竟能够让端木墨言放在心上的人就这么一个。“姑娘来得正好。我们主子不知为何受了重伤。现在失血过多,瞧着不太好。”

    裴玉雯一听,眼里闪过紧张:“快带我过去。”

    “姑娘这边请。”老者带着裴玉雯走进内院。

    推开那扇内门,扑面一阵血腥味。两个随从打扮的男人守在床边,对着受伤的男人露出头痛的神色。

    “你是何人……”见到突然出现的人影,其中一人本能地戒备。在看见裴玉雯时连忙收敛。“原来是姑娘。姑娘,我们主子受了重伤,怕是无法听姑娘的差遣了。”

    说这句话时,那随从带了些怒气。

    裴玉雯蹙眉。她什么时候差遣过这位大爷吗?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另外一个随从拉了拉旁边的兄弟。他为这位兄弟捏了一把汗。

    那是他们主子放在心尖上的人。这小子活腻味了吧?

    “姑娘不要介意,这小子脑子不好使。”

    “请大夫了吗?”裴玉雯不想与他们计较。对于忠仆,她向来格外的宽容。

    那人连忙说道:“请了,大夫想必正在赶过来。”

    “你们这里有药吗?难道就看着他流血?在大夫赶来之前,也可以先把血止住。”

    旁边的随从朝第一个说话的随从眨眼睛,示意他们回避。那人像是没看见似的,冷着脸杵在那里。

    那人无奈,只有将那牛脾气兄弟拖出门。经过裴玉雯的身侧时,他干笑道:“属下马上就去拿药。”

    “对了,你们一个人拿药,另一个人出去找一位白衣公子。他也在找你们主子。你给那位白衣公子说,就说你们主子已经安全了。”裴玉雯再次叮嘱。“再派个人去茶楼见我的家人,你们应该见过吧?”

    见到他们点头,她继续吩咐:“你给他们说我这里有点事情,可能要晚点才能回去。让他们先回去。”

    “是。”

    吩咐完了,裴玉雯开始查看躺在床上的血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狼狈的样子。平时像只凶兽似的,谁见了也要怵几分。现在一个孩童也能掐死他。要是她想对他不利,他早就死了。

    随从给裴玉雯送来药和干净的白布。一个婢女端来干净的温水。

    送药的是那个牛脾气随从。他面无表情地把东西交给裴玉雯。

    裴玉雯看他一眼:“留下来给我打下手。”那随从闷不吭声地站在她的身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