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仆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裴玉雯清理端木墨言身上的伤口的时候,一盆又一盆血水端了出去。

    受伤的地方在手臂和腰间两个位置。其他的小伤忽略不计,严重的就是这两处。

    那么大大的两个血洞,血肉模糊的,瞧着就令人毛骨悚然。

    在随从的帮助下,端木墨言的外伤已经包扎好了,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现在只等大夫过来开内服的药。不过大夫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你叫什么名字?你出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有来?”裴玉雯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一人推开门。

    “来了来了。”刚才那个随从推着一个老大夫走进来。“大夫年纪大了,走得慢了些。”

    裴玉雯狐疑地看着他。这大夫来得真是准时。他不会早就到了吧?不过应该不会。他不会拿自家主子的性命开玩笑。

    那随从干笑:“裴姑娘不要理会这个石头。平时主子跟他说话他也是这幅爱理不理的。他叫张华庭,主子说他就该叫张石头,所以我们都叫他张石头。属下叫许远来。姑娘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们。”

    “别说这么多废话。”张华庭冷冷扫了他一眼。“大夫,你先看看伤口需不需要重新包扎。”

    大夫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伤患。拆开看了一个伤口,点头说道:“包扎得不错,不用重新包扎。”

    “那就好。”裴玉雯说道:“那你给他开内服的药。”

    大夫开了药之后就走了。

    许远来送走大夫。房间里又剩下她和张华庭。

    裴玉雯轻叹:“你真是应该叫张石头。你这样守着我,是担心我对你主子不利?”

    “属下不放心。”张华庭闷闷地说道。

    这里就两个人,不放心谁是很明显的事情。

    许远来送走大夫之后还没有看见张华庭出门,憋着一肚子怨气把那个石头拖了出去。房间里顿时安静了。

    又过了一会儿,婢女端来熬好的药汤。

    裴玉雯面对一个昏迷的人,只有充满耐心地将药汤一点一点地灌进去。那么一碗药喂完之后,她全身都是汗水。

    时间匆匆而逝。眼看着就要阳落西山。那昏迷了几个时辰的睡美男终于醒了过来。

    端木墨言看着靠在那里的少女,眼里满是愉悦。少女应该累着了,身子靠着床就闭上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他想起来给她盖床被子,然而动一下就疼得利害。特别是手臂和腰间被包扎得死死的,也不好动弹。

    “醒了?”裴玉雯察觉到了动劲,睁开眼睛就看见端木墨言懊恼的神色。“你伤得很重。是不是很疼?”

    “你没事就好。那些人本来就是冲我来的。他们没有认出令牌有什么作用,只是想要用它引走我而已。”端木墨言面色苍白,皱眉说道:“他有没有把令牌还给你?”

    “你怎么知道他找到了令牌?”裴玉雯不解。

    “我看见了。不过我发现那些人是冲我来的,就让他带着令牌先走,我留下来引走了那些刺客。”

    裴玉雯想到长孙子逸没有说过这件事情。不过当时她也没有时间听他详细说什么。

    “你伤成这样,最近就在这里养伤吧!你的手下也能好好照顾 你。”裴玉雯看了看外面。“天色不早,我要回去了。明天 还要去陈阁老的府里参加宴会。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奶奶也要担心了。”

    “你打算把我扔在这里不闻不问?我伤得这么重,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你忍心?”

    端木墨言用那双哀怨的眼睛盯着她。

    平时对其他人凶神恶 刹的,在她面前就像个孩子似的。偏偏她可以拒绝任何人,就是拒绝不了他的死缠烂打。

    这样下去不行。她得断了他的念想才行。

    “墨公子,有几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裴玉雯没有说完,端木墨言打断了她。

    “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嗯?”裴玉雯不解。

    “你想对我说的话是好话还是不好的?”端木墨言不悦。“瞧你的神情,想必是不好的话了。那我不听。”

    “当别人对你说话的时候,你还要选择是好听的还是不好听的?那你的手下要是向你汇报什么,你也要挑剔?”

    裴玉雯的手被他握在手心里。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弄得她黏乎乎的。

    最重要的是男女授受不清。谁给他的胆子,让他可以对她动手动脚?

    啪!她一巴掌拍在他的手掌上。

    “嘶!”端木墨言低呼一声。“你弄到我的伤口了。”

    裴玉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打的是你的手掌,怎么会弄到伤口?别用这种蹩脚的借口来吓唬我。”

    “我现在受了重伤,快要死了。你要是说不好听的话刺激我,我说不定就这样直接被气死。你确定还要说下去?”

    端木墨言见她神情微动,再接再厉:“就算不会被气死。一旦郁结攻心,那也会出人命的。”

    裴玉雯站起来,转身走向大门:“我先回去了。”

    端木墨言看着她的背影:“如果明天你没来的话,我就不吃药。”

    “身体是你的,你要是喜欢任性地玩,那就随便你吧!”裴玉雯淡淡地说道:“没有人会心疼不爱惜自己的人。”

    砰!从身后传来碰撞的声音。

    裴玉雯身子一僵。

    她听见了摔倒的声音。

    没有回头,是不敢去看那个画面。那人的伤很重,要是这样摔下去,伤口肯定又得裂开。

    “啊……”从后面传来痛苦的叫声。

    裴玉雯刚要迈出去的步伐停了下来。她闭了闭眼睛,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坚定地迈了出去。“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以你的聪慧,怎么可能看不出我的心思?你是装作不知道。现在避无可避,你就想推开我。听清楚了,本公子看上的,便是到了别人的嘴,也要把它叼回来。你就认命吧!”端木墨

    言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来。

    “主子,你的伤口裂开了。来人啊,快请大夫。”

    裴玉雯走出那座府院。“真是像个野兽一样凶蛮。不过,我要是不愿意,谁又能勉强我?”裴玉雯淡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