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内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魏老夫人睨了陈琳兰一眼,眼里满是挑剔。不管陈琳兰在陈家如何受宠,在魏老夫人眼里就是即将入门的小辈,一举一动都得担当得起诰命夫人的身份。以她的眼光,陈琳兰根本就不合适。然而谁让陈阁老在朝中影响甚深,连魏家的老侯爷都不敢

    得罪。陈琳兰就算再刁蛮任性,在魏老夫人的面前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一旦魏老夫人有个不满意的地方,她的闺誉就得受到影响。这也是刚才陈芝兰凭着一句话就压制住陈琳兰的原因。因为在乎,所以成为软肋

    。

    面对魏老夫人的打量,陈琳兰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魏老夫人太严肃,一个眼神就让她惴惴不安。旁边坐着方夫人,也就是陈琳兰的亲娘。方夫人见到气氛有些僵硬,而魏老夫人对自家女儿满脸挑剔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快。然而再不快也得忍着。她堆起笑脸,对方老夫人说道:“娘,琳儿还不是被你老

    人家宠坏的。你想把水拨在儿媳的身上,儿媳是不依的。”

    意思是说,陈琳兰是陈家最受宠的嫡女。就算魏家敢对她不好,也要掂量一下她的身份。

    房间里还坐着陈阁老的几个妾室和庶女。其他庶女都有亲娘相陪,只有陈芝兰形单影只。裴家姐妹见她黯然神伤的样子,知道其中必有什么隐情,就没有多嘴问她。

    “我的乖孙女这么孝顺懂事,为何不宠?便是嫁了人,夫家也是宠的。你说是不是?老姐姐。”

    方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魏老夫人。

    魏老夫人皱了皱眉。方老夫人这是想要逼着她做什么承诺吗?呵,陈家终究只是清贵之家,还能对他们魏家做什么?便是对这个孙儿媳不好,他们还敢怎么样?

    其实方老夫人就是想要一个承诺,哪怕只是一个空口白话。然而魏老夫人傲慢惯了,连个假话都懒得说。这场面再次僵住了。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两家的尴尬气氛。

    “祖母,不是说看姐姐送的礼物吗?怎么还没有送上来?孙女急得不行,好想看呢!”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仰着小脸,满是委屈地看着方老夫人。

    方老夫人看了那女孩一眼,慈爱非常:“老九就是这样沉不住气。罢了,让你大姐把东西交上来掌掌眼。要是送得好,我就奖励她。要是送得不好,看我怎么罚这个猴儿。”

    裴玉雯早在来之前就打听清楚了陈家的情况。陈阁老是方老夫人唯一的嫡子,其他的都是庶子。而陈家的庶子被打发到外面各地办差,有的当个不大不小的中书侍郎,有的当个七品芝麻县令。

    陈琳兰确实是唯一的嫡女。其他庶子生的嫡女就不纯正了。

    “老夫人,这就是大小姐送的寿礼。”一个老嬷嬷扬起笑脸,朝后面指了指。

    众人顺着她的手势看过去,只见两个仆人抬着一面很大的翡翠屏风走了进来。

    屏风上面绣着松鹤延年的图。从绣技来说,简直能够独挡一面。这也难怪他们要拿出来显摆了。

    这么好扬名的机会怎么能不用呢?有了一个好名声,等她嫁过去也有利于夫家。

    真是难为他们在这样喜庆的日子还要想尽办法为小辈谋取福利。看来对这个刁蛮任性的陈大小姐,他们是真的很宠爱。

    一个嫡字占尽先机。其他庶女就算再好也不能把嫡姐压下去,要不然连家族的脸面都不好看。

    魏老夫人就算再看不得这些惺惺作态也知道好坏。在这个时候顺着他们为陈琳兰扬名对魏家只有好处。

    “不错。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手艺,难为你了。”

    这是魏老夫人从入府后说的第一句夸赞陈琳兰的话。

    陈芝兰看了一眼对面那个低着头的少女。那是她的五妹,今年十六岁。陈琳兰,陈芝兰以及中间的陈惠兰都是十八岁,只是月份不同而已。陈芝兰初见裴玉雯三姐妹的时候,本来是客套的自称姐姐,后来一问才知道还真比裴玉雯大一个月。当然,到了他们这个年纪也应该说

    亲了。只因祖父三年前去世,耽搁他们到现在才在陆续说亲。

    五妹陈依兰是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只有府里的人才知道她的绣技是全府最好的。那幅屏风多半就是她绣的。要知道听说她最近天天熬夜,昨日还大病了一场。现在想必还拖着病重的身体来拜寿。

    “是啊!真是不错的绣技。”众人连忙吹捧着。

    “大小姐这手艺真是绝了。谁要是能娶到大小姐,真是天大的福气。”

    陈琳兰露出娇羞的神色。她偷偷地看了一眼魏老夫人,发现后者神情如常,但是脸色缓和了些,这才暗暗松口气。

    要知道魏老夫人太难伺候了。不过祖母说了,就算她再利害也只是祖母。从来没有听说祖母天天管着孙子房里的事情。

    “这么大一幅绣品,怕是要绣上很久吧?大小姐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做好准备,还真是有孝心。”

    一个贵妇人柔柔弱弱地说着。

    陈琳兰撇撇嘴,不以为意:“既然是给祖母的寿礼,当然要用心。”“大小姐真是有孝心啊!就是不知道这绣法叫什么,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大小姐给我们说说,教教我们这些没有本事的,让我们以后说出去也不会丢人。绣不好就罢了,连认都认不出,可不是令人笑话吗?

    ”

    另一个妇人捂着嘴笑道。

    陈琳兰看了那屏风一眼,眼里满是得意:“其实就是普通的绣法。你们没有见过也是正常的。这叫华绣,是东南郡那边独有的。”

    众人愣了愣。

    一双双眼睛看着那屏风,随后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刚才还满脸推崇的样子,现在变得这样古怪,便是陈琳兰这个脑子笨的也瞧出了什么。

    方夫人瞪了陈琳兰一眼,对众人笑道:“这丫头逗你们玩呢!华南郡那边确实擅长华绣,但是这次用的却是湘绣。这丫头顽皮,但是也只是为了逗大家一笑。你们不要见怪。”解释了一句,又对陈琳兰说道:“真是被宠坏了。怎么能这样逗大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