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笑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琳兰穿着艳丽的衣裳,又化着艳丽的装容。虽说看着很耀眼,却少了普通少女的娇嫩。在座的少女大多数以清雅为主。就算真有长得妩媚的,也会尽量压制住那种媚色,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大家闺秀些。

    方夫人这样说,众人在心里附和:可不是被宠坏了吗?

    这样被宠坏的陈家大小姐嫁到严谨的魏家,指不定以后会怎么样呢!

    “原来大姐是开玩笑的呀!吓坏我了。我就说呢,连五姐都认出那是湘绣,大姐这个绣出来的人怎么会说是华绣。大姐真坏,总是吓小九。”九小姐娇嗔地瞪着陈琳兰。

    如果说陈琳兰是全府最受宠的,那么这个九小姐就是仅次于陈琳兰的。哪怕是重视嫡庶的方老夫人这里,九小姐也很吃得开。这句话要是换作别人来说,方老夫人早就变脸了。由她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因这个九小姐看着十岁,其实只有三四岁的智力。她在小时候发烧时烧坏脑子。所有人都当她是痴儿。

    对那些当权者来说,只有傻呼呼的痴儿最不需要防备。这也是方老夫人疼爱她的原因。

    “五妹又蠢又笨,怎么可能认出这是湘绣?”陈琳兰一听陈依兰说过这是湘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幅屏风本来就是陈依兰绣的。陈依兰这是什么意思?提前不提醒她就罢了,还敢在背后使阴招。

    陈琳兰在陈家向来是独大的存在。除了嫡兄之外,所有的庶妹都得看她的脸色过日子。这下子踩到她的痛脚。她顾不得其他人在场,看向陈依兰的眼神变得阴毒起来。

    陈依兰一直低着头。陈琳兰这样盯着她,她仿佛察觉到了不对劲,小心翼翼地看了陈琳兰一眼。这一眼,她又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连忙将头埋得更低。

    其他人注意到她的情绪,顺着她的方向看向陈琳兰。陈琳兰阴毒的表情还没有收敛,让所有人看个正着。顿时,原本对这个陈大小姐只有几分不喜的人,这下子真的又是警惕又是厌恶。“看不出来这个陈大小姐小小的年纪就这样可怕。你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把自家妹妹吃了似的。这样的女子要是真的娶回家做当家主母,家里还能有个庶子庶女吗?只怕妾室都要被杀光吧!哪个大户人家没

    有几个妾?真要是个不能容人的,那才是贻笑大方。”

    “也只有魏家能够容得下她。”

    “魏老夫人是有名的严谨。她岂能容得下这样的女子?等着瞧吧!后面还有好戏看呢!”

    裴玉雯就坐在其中。裴玉灵和裴玉茵安静地坐在身侧。裴玉灵的手掌一直在颤抖,仿佛很害怕似的。裴玉雯握住她的手,朝她看了一眼。

    “姐,这家人好可怕。”一个害一个,一环接着一环的设套,这就是所谓的家人吗?

    要是姐姐对她们用这种手段,她们几姐弟根本就够不上她的一根手指头。而且,姐姐一直照顾着他们姐弟,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留给他们。以前她还不觉得,现在突然觉得姐姐是世间最好的姐姐。

    “你只管看着,这些事情与你无关。不过你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裴玉雯很快就知道并不是置身事外就能远离是非。她以为与她无关,事实上很快就会与她有关。

    方老夫人看了一眼陈依兰,眼里闪过恼意:“这么多贵客在此,有你添乱的地方吗?你的绣技是最差的,还敢编排你大姐。难怪琳儿丫头要生气,你也太让人失望了。”

    九小姐又想说话。旁边的妇人连忙捂住她的嘴。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还是被许多人看见了。

    于是,到底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已经像是明镜似的。

    “提起绣技,我们这里不是有个大师傅吗?”有人娇笑道:“听说裴家的姑娘也来了?在哪呢?”

    “这件事情与裴家姑娘没有关系。”旁边的人倒是实在,说了句大实话。

    “怎么没有关系了?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位大小姐绣技堪称神技。大小姐的绣技不错,不如与裴姑娘切磋切磋。”

    说这句话的人充满了恶意,一看就是与陈琳兰不合的。她看不惯陈琳兰,自己又不敢出手,就想祸水东引。

    这个陈琳兰确实是个讨厌的人。然而这个人把麻烦推到她的身上,同样是个讨厌的人。

    “这位夫人说话真有意思。我们为什么要切磋?又不是戏台唱戏。”

    裴玉雯看向说话的那个女人。那个女子是妇人的打扮,年纪也不大。瞧她的样子应该是个小妾。

    “花姨娘,裴家妹妹是祖母邀请的客人,又不是唱戏的。你这样有些失礼了。”

    陈芝兰出口解开了裴玉雯心里的疑惑。

    “她是大哥的宠妾。”陈芝兰小声提醒。“别看她是大哥的人。而大哥又和大姐是同胞兄妹。其实大姐总是帮着大嫂打压她,所以她心里暗恨不已。借着这个机会,她肯定想让大姐名声扫地。”

    “你们家的事情真乱。”裴玉灵在旁边抱怨 。“我们就是来参加宴会的,怎么找我们的麻烦?”

    方老夫人见这件事情越闹越不像话,而且再谈下去对陈琳兰的名声更不好。

    她轻咳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喜欢胡闹。闹得老身的脑袋都痛了。行了,院子里安排了戏,邀请了现在最红火的名角儿,你们随老婆子去听戏吧!”

    裴玉雯真不想听戏。他们家的戏已经够精彩了,哪里需要去外面听戏?她现在只想完成任务走人。

    从陈芝兰的话里得知,这是陈阁老在老夫人的面前提了她家小弟,然后引发了这件事情的发生。那就是说,陈阁老想要示好?只是以他们今天对陈家的印象,没有厌恶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好感?

    除非……陈芝兰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毕竟陈家几姐妹之中也只有她顺眼点。就是不知道其中有几分真心,几分是陈阁老提点的。裴玉雯觉得真是无趣。现在交个朋友都要疑神疑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