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引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决定先放下对陈芝兰的怀疑。毕竟在没有证据之前,陈芝兰在她的眼里还是不错的女子。她不喜欢胡乱猜测,那样对陈芝兰不公平。除非她有确切的证据,那样她就会让裴家姐妹远离她,免得影响

    她们。

    方老夫人的话题转移得有些僵硬。这一场宴会已经被那个无脑的陈大小姐毁了一半。不过今日到场的除了裴家姐妹外,大家都是见惯内宅阴私的。哪怕知道陈府的肮脏事情不少,他们也会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刚才是怎么说笑的,现在仍然怎么说笑。对那个陈大小姐的不屑也要隐藏在肚

    子里。

    陈依兰胆小懦弱。刚才被方老夫人责骂了一句,现在脑袋垂得更低,整张脸都看不见了。旁边的六小姐看不过去,拉着她走出这个房间。直到出了房门,陈依兰才抬起头畏惧地看了看四周。“你呀你,就是这样胆小怕事才会被吃得死死的。我们就算再隐忍不发,被欺负了也会弄点声响,知道反抗一下。你一点儿也不反抗,早晚会被他们吃得连骨头也不剩。爹是偏心的。除了嫡女嫡子,就只记

    得刚回来的陈芝兰。他早就忘记还有我们这几个女儿了。”

    陈六小姐捏紧手帕,一双眼眸里通红一片。

    陈依兰握住她的手腕,紧张地看向四周:“今日是祖母六十大寿,你别哭。要是被人看见了就坏了。”

    “瞧瞧,原来你不笨啊!平时什么也不争,什么也不说,让他们给你传出一个愚笨不堪的名声。”

    裴玉雯几姐妹跟着陈芝兰出来时就听见这几句话。陈芝兰的表情有些尴尬。毕竟他们提起的人里有她。“五妹,六妹,昨日爹爹还提起你们。五妹给爹爹做的衣服很合身,也很符合他的身份。六妹给他做的香囊里装了十几种药材,那些药材治好了他的失眠症。他还说要好好嘉奖你们。只是今日是祖母的寿辰

    ,如果他单独嘉奖你们,其他人又要胡说八道。我想着这几天他会把奖赏送到你们院子里吧!”

    “真的吗?爹真的说了?”陈六小姐叫陈青兰,比陈依兰小上半年。

    或许是同命相怜,他对胆小怕事的陈依兰各种照顾。在陈依兰面前,她反而更像是个妹妹。

    “六妹,咱们走吧!”陈依兰见陈琳兰快出来了,急得快要哭了。

    陈青兰见状,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在经过陈芝兰的身边时,她冷哼一声。

    陈家十个女儿,除了陈琳兰之外,其他九个都是庶女。其中最小的庶女才三岁。

    人多是非多。陈家的混乱又不是一朝一夕了。今天这点小阵仗根本就是小打小闹,平时没有贵客在场的时候闹得更加利害。而那个时候的方老夫人偏心偏到极点,不管是谁的错,受罪的都是庶女。当陈琳兰出来的时候,陈青兰和陈依兰已经离开,而陈芝兰还没有走远。陈琳兰狠狠地瞪着陈芝兰,视线停留在裴玉雯姐妹身上。她想到什么,一脸趾高气扬地指着他们说道:“你们裴家的衣服不错。本小

    姐勉强看得上几件。以后你们裴家有什么好衣服都得先让我挑选,明白吗?”

    裴玉雯眼含讥嘲:“陈大小姐还没有睡醒吗?天色还早,可以回去再补个觉。”

    正好其他闺秀从里面走出来,听见裴玉雯的话,一个个捂嘴笑起来。

    低低的闷笑声就像一个个巴掌扇在陈琳兰的脸上。从来没有受过屈辱的陈琳兰狠厉地瞪着裴玉雯。

    “本小姐给你这个机会,你应该感到荣幸。你以为谁都有资格讨好本小姐吗?”

    裴玉雯看向众闺秀,淡淡笑道:“陈大小姐好大的威风。原来这就是陈家的待客之道。既然这样侮辱我们姐妹,那这样的宴会不参加也罢。妹妹们,我们走了。”一个老嬷嬷匆匆跑过来,讨好地挽留裴玉雯:“裴姑娘息怒。我们大小姐心情不好,难免有些失礼。老夫人说了,裴小姐是我们的贵客,可不能怠慢,要不然今天伺候的奴才都得受罚。小姐就怜惜怜惜老奴

    这一大把年纪了,不要让老奴还要挨那几十个大板子了吧?”

    “嬷嬷,你别留 她。她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一个贱民……”话没有说完,只见方夫人听见响动赶过来。她狠狠地瞪了陈琳兰一眼,制止了她没有说完的话。

    方夫人在陈琳兰的耳边说道:“你还想不想嫁到魏家了?你看看你今天干的好事。魏老夫人还看着呢,你就这样容不下人。”

    见陈琳兰终于知道慌张了,这才松了口气。她对裴玉雯笑道:“你们几个小姐妹又在胡闹了?琳兰也真是的。平时和你们几个闹惯了,现在当着大家的面还这样胡闹,也不怕大家当真。”

    小姐妹?

    他和这位刁蛮小姐什么时候变成小姐妹了?

    呵!这样的刁蛮小姐,她也不愿意当什么小姐妹。

    不过,闹下去也没有意思。毕竟这种像是疯狗一般的女人,跟她计较下去也只会让自己难堪。

    “母亲说得极是。我们和姐姐闹着玩呢!”陈芝兰愧疚地看了一眼裴玉雯。

    她是庶女,必须 为自己的嫡姐圆回面子,否则她也会受到影响。只是这样一来就对不起裴家姐妹了。

    裴玉雯倒不觉得奇怪。这种家族之间本来就有很多牵连。陈芝兰会这样做是正常的。

    “你们这几个孩子真是胡闹。当着大家的面这样闹,大家会当真的。”方夫人面露宠溺的神情。

    方夫人能够成为当家的女主人,装模作样这方面练得炉火纯青。相比陈琳兰的扶不上墙,方夫人这么唱作俱佳地表演一场,还真有不少人相信了。

    “走了,不是要看戏吗?”这里都演了一场又一场了,还要留在这里看某张脸犯恶心吗?这个陈大小姐,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要是没了她娘,她早被这些庶妹吃得死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