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流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没有亲眼看见里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无法给长孙子逸解说什么。就算看见了,别人的闲话也是不能说的。哪怕那个陈大小姐令人厌恶,但是她也不会落井下石。

    “不知。”裴玉雯摇头。“只是见他们慌慌张张跑到这里来。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没有看见。”

    长孙子逸看了不远处的院子一眼:“只要姑娘没事就好,其他不相干的不用理会。没有人为难你们吧?”

    “没有。多谢公子的关心。”裴玉雯淡淡一笑。

    看着面前这张清秀的容颜,长孙子逸的脑海里却浮现曾经多次匆匆一见的妖媚容颜。同样的名字,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容貌。然而他却在她的身上看见熟悉的影子。

    世人只当他们是指腹为婚,却不知道这是他求来的婚事。

    世人只当他是下凡的谪仙,无情无欲,无悲无喜,却不知道他暗藏的心事。

    明明只差三天,她便可以成为他的新娘。他不止一次幻想过娶了她之后要如何荣宠她一世,只可惜……

    就这样天人永隔。

    “公子为何这样看着我?我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裴玉雯见长孙子逸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有些不自在地握了握手心。

    这眼神太利,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仿佛只需要再走一步,他便戳穿她所有的伪装,认出她隐藏在外皮之下的灵魂。

    “没有。”长孙子逸淡淡一笑。“你在京城呆过,应该听过朝阳郡主吧?”

    “嗯?”裴玉雯心神一拧。“偶尔听过几句。”

    “她是我的未婚妻。”长孙子逸眼神飘渺。“见到姑娘,明明知道你们只是同名,有时候还是容易晃神。姑娘不要见怪。”

    裴玉雯疑惑地看着他:“所有人都说你并不是心甘情愿想娶她,而是被逼的。怎么看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长孙子逸露出不悦的神色。

    “我是定国公世子,太后娘娘的侄孙。要是我不愿意的话,谁能逼我?”这句话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态度。

    既然没有人能逼他,他当然是心甘情愿想娶她的。

    听见长孙子逸这样说,裴玉雯突然有些释然。

    前世的自己拥有了无比的荣耀,还得到了全天下最出色的未婚夫。虽然一切如同昙花一现,但是至少轰轰烈烈存在过。

    裴玉雯和长孙子逸聊得兴起。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的和谐。连谭弈之这个自称蓝颜知已的男人都插不进半句话。

    “真是丢人现眼。”方老夫人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

    众人看向对面的院子。只见方老夫人被心腹老仆搀扶着,苍老的脸上满是怒气。她喘着粗气,一幅快要喘不过气的样子。

    “娘,琳儿是被冤枉的。一定有人想害她。娘,你要给她作主啊!”方夫人狼狈地跑过来,抓住方老夫人的手臂。

    方老夫人本来就被气得快没有力气,现在能稳住这口气就不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匆匆赶过来。他只带了几个手下,可见来之前就听见了什么风声,所以没有把其他人带来。

    他应该就是陈阁老吧!看上去并不老。而这样年纪的人竟告老还乡。裴玉雯觉得其中必有问题。

    朝中的那些老狐狸最喜欢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个陈阁老多半也是如此。

    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让皇帝知道没了他那个忠臣举步维艰,便先告老还乡。等皇帝后悔了,便又重新出山。

    “见过世子爷。世子爷,你怎么在这里?”见到长孙子逸,陈阁老神情大变。

    裴玉灵和裴玉茵面面相觑。世子爷?这位公子竟是世子吗?

    长孙子逸仿佛什么也不知道,神情如常地说道:“本世子不爱吵闹,便想到处走走,一不小心就到了这里。阁老这是去哪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没有,就是家里的琐事,不敢叨饶世子。”陈阁老看见了陈芝兰,眼里闪过亮光。“原来世子已经见过小女。这是我的三女儿芝兰。既然世子爷觉得吵闹,不如由她带世子去安静的地方走走?后厢的百

    草园风景不错,可以去那里赏光。”

    “正好。那就请谭公子一起吧!这几位裴姑娘也是熟人,不如就在后院给我们设上一桌?”

    长孙子逸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裴玉雯,仿佛很重视裴玉雯的想法。

    陈阁老人老成精,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他想到裴家的人也是目前要拉拢的,当然不会拒绝长孙子逸的提议。

    此时他还要处理家里的麻烦事情,没有时间与长孙子逸结交。他看了陈芝兰一眼。对这个刚找回来的女儿,陈阁老明显还是满意的。虽然她一直在外面生活,但是成长得不错,至少比府里的几个女儿好。这也是陈芝兰回来之后,其他几个小姐怨恨她的原因。同样是庶女,凭什么她就能

    得到陈阁老的重视?其他女儿就是可有可无的?

    陈芝兰收到陈阁老的暗示,便客客气气的引着几人去了百草园。在这一刻,她不是陈芝兰,而是陈府的小姐。

    裴玉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原本对陈芝兰还有几分欣赏,这一刻她倒淡了几分。倒不是说她不好,而是陈府太麻烦。

    陈府麻烦,陈芝兰作为陈府的小姐,她会以陈府为重。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芝兰说不定会为了陈府算计他们。

    她不喜欢太麻烦的东西。当初与柳琉环相交,是因为柳府与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当然,她也不会拒绝陈芝兰的示好。点头之交也是交,总不能因为各种顾虑,连点头之交也不允许了。

    在陈芝兰带走长孙子逸等人之后,陈阁老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他走向方夫人,冷道:“你教的好女儿。”

    “老爷,琳儿真是冤枉的啊!她马上就是魏府的少夫人,以后会成为侯府夫人,怎么可能与汤家公子有染?”“闭嘴!你好意思说,老夫还不好意思听。这种道德败坏的女儿,我只当从来没有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