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游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芝兰作为主人,必须招呼面前的贵客。在面对长孙子逸的时候,她的心里是紧张的,同时还有些小鹿乱撞。

    长孙子逸见她颤抖地端来茶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他扬起淡笑道:“姑娘不用忙了。请坐吧!”

    “世子是客人,小女子应该好好招待的。再说这是爹的吩咐。”

    陈芝兰不敢看长孙子逸。每次面对那张脸,就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心。

    谭弈之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刚要喝下去,旁边的裴玉雯按住他的手,语带责骂:“你喝不得这种浓茶,忘记了?”

    谭弈之原本就面若桃花,今日又喝了几杯酒,虽说酒气散了不少,但是那张桃花脸又妖媚了几分。

    面对裴玉雯的斥责,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眼带笑意。他靠在她的肩膀上,做出放松状:“还是我们雯儿疼我。”

    裴玉灵对他这种放肆的行为见怪不怪。这人没个正形,却是个正人君子。只是与他们熟悉之后越来越吊儿郎当的。

    陈芝兰惊讶地看着他们。她眼神古怪地在两人的身上扫了一眼。

    “你们的关系真好。”

    裴玉灵轻笑:“谭公子是我们家的贵人,我大姐又是谭公子的财神爷,当然关系好了。”

    这话说得有技巧,不像刚才那样连个包装袋都没有,几乎有什么说什么。这样说出来,就让别人随便猜,反正猜不着。

    长孙子逸的眼眸却暗沉了几分。看着那个碍眼的脑袋,长孙子逸如湖水般平静的心里竟有了几分躁动。

    “陈小姐,府里还有其他茶叶吗?弈之的肠胃不好,喝不得这么浓的。”裴玉雯看向对面的陈芝兰。

    陈芝兰听出裴玉雯话语里的疏远,她的心里有些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会儿工夫裴玉雯就见外了不少?

    “有的。来人,把我爹前不久给的贡茶拿来。”

    陈芝兰的婢女守在不远处。听见陈芝兰的吩咐,那婢女应了一声是。

    长孙子逸轻轻地笑道:“正好本世子也不爱浓茶。那就沾一下谭公子的光了。”

    谭弈之看了长孙子逸一眼:“这是本公子的荣幸。不过雯儿,你泡的茶特别好喝,我想喝你泡的。”

    谭弈之像只大狗狗似的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推开他的脑袋,淡道:“不要让人笑话。你好歹也是谭家的继承人,未来的第一皇商。”

    “你们都是官家的世子和千金,就本公子一个贱籍。什么未来的第一皇商,说着好听而已。”谭弈之冷哼。

    “什么时候谭三少爷也会这样埋汰自己了?”裴玉雯看着他。“你在这世间存在的价值高过那些贵族,不要妄自菲薄。”

    婢女送来茶叶。裴玉雯净手泡茶。那么多茶具摆了密密麻麻的一桌,她泡茶的动作是那么优雅,美丽如诗。

    茶香四溢,烟雾缭绕。烟雾中的那张俏脸面若凝霜,朦朦胧胧,只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格外的漂亮。

    长孙子逸看着雾中的她。明明看不真切,但是他却觉得现在才接触到她真实的样子。

    “郡主。”长孙子逸喃喃自语。

    “她不是朝阳郡主。”谭弈之认真地看着他。“如果你是因为她与朝阳郡主相同的名字,相似的性情才会格外关注她,甚至想做什么有违身份的事情,那么就算我谭某只有微薄之力,也绝不会让你伤害她。”

    两个男人本来就相邻而坐,几个女子坐在对面。他们两人压低声音说话,对面没有留意的话是听不见的。

    “请用。”裴玉雯将茶水推到对面。

    长孙子逸和谭弈之几乎同时出手。在两人视线相撞的时候,另一杯茶水也推了过来。

    “真的很好喝。”陈芝兰喝了一口。“我对茶道不是很了解。平时教养嬷嬷也有教,但是我总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今日才知嬷嬷嘴里说的茶魂是什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就是有种触动的感觉。”

    “太后爱茶。要是她老人家喝了姑娘泡的茶,一定会很喜欢。这茶水极像一个故人的手笔。”

    长孙子逸深深地看着裴玉雯。

    刚才谭弈之已经说过她不是‘她’。但是,她的身上有太多‘她’的影子。

    每次快要说服自己的时候,‘她’的影子就会出来扰乱他的思绪。

    就算不是‘她’,也是一个和‘她’极像的人。因为这点相似,他总是容易受到影响。

    裴玉雯知道长孙子逸说的故人是谁。她轻轻一笑:“世子的故人想必是我高攀不上的贵人。能够与她相像是我的荣幸。”

    “这园子里的花草是咱们府里最好的景,不过平时却不对外面开放。”陈芝兰在旁边说道:“你们看那十八学士,那是我爹的心头宝。还有那盆越丹,鹤顶红,把它们养活花了我爹不少心思呢!”

    “这里确实不错。最主要的是胜在安静。”裴玉雯淡道:“我也挺喜欢这里的。”

    长孙子逸看着裴玉雯的侧面。他伸出手,摸向她的脸颊。

    旁边的几个女子都呆住了。特别是陈芝兰,她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谁不知道定国公世子对朝阳郡主情有独钟,朝阳郡主意外身亡之后,再没有女子能够入他的眼。难道世子看上了她吗?

    不过以她的身份,肯定是做不了正妻的。

    “头发上有条小虫。裴姑娘应该不怕吧!”长孙子逸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从她的头上取下一条小虫。

    那绿油油的青虫还在他的指尖扭动着,仿佛表示着自己的不甘。

    陈芝兰脸色发白,对外面的人喊道:“来人,端盆干净的水来给世子爷净手。”

    长孙子逸将青虫放到旁边的树上。

    婢女匆忙端来清水。他净好手,继续与他们品茶。

    没过多久,他们摆好宴席。虽说是同桌而席,但是大家都是食不言寝不语,倒没有多少交谈。反倒是谭弈之给裴玉雯夹过菜,长孙子逸和陈芝兰多看了两眼。裴玉灵和裴玉茵不觉得奇怪 。平时他们在家里相处,或者去谭弈之的庄院玩时,大家都很放松,不会特意表现给谁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