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又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饭吃到一半,一个老嬷嬷匆匆前来。她见到正在用餐的长孙子逸,带着谄媚地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对陈芝兰说道:“三小姐,老夫人有请。老夫人也请裴家的几个姑娘去一趟松寿园。”

    陈芝兰放下筷子,淡道:“我们这就过去。”

    “本公子也一起去吧!”长孙子逸淡笑:“正好准备告辞,就一起去给老夫人见个礼。”

    老嬷嬷的表情有些为难。

    此时让陈芝兰过去又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是把这位贵人带过去,让他看见陈家不堪的一面,老夫人还不得把她吃了?

    “爷,刚才老爷还提起爷,说是邀请爷一起品茶下棋。现在时辰还早,不如带爷去找老爷?”

    长孙子逸沉沉地看了那老嬷嬷一眼。仅是那一个眼神,便让老嬷嬷浑身发抖。

    她那自作聪明的小心思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竟敢妄想左右他的决定。

    老嬷嬷也知道自己胆大包大的行为惹得长孙子逸不快。她不敢再自作主张,就怕惹火了这位大爷,她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松寿园。一脸泪痕的陈琳兰趴在方夫人的怀里,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旁边跪着几个婢女,几个小厮。陈家的几个小姐在旁边坐着。陈依兰还是垂着头,陈青兰眼里带着讥嘲的笑。陈惠兰以及其他几个小姐各怀心思。不过从她们面无表情的神情来看,陈琳兰会有这样的凄惨

    结果,她们在心里早就乐开了怀。

    “老夫人,夫人,世子爷在外面求见。”老嬷嬷颤抖地说完这句话,不敢看方老夫人的脸色。

    啪!方老夫人手里的佛珠掉落在地。她恨恨地瞪着老嬷嬷:“不是让你去请三小姐和裴家姑娘吗?怎么把世子爷惊动了?”

    “老奴是这样说的。可是世子爷一听,说是准备告辞,所以想向老夫人见个礼。”

    方老夫人敛了怒意。她仔细地回想着长孙子逸的这句话。

    长孙子逸这是想给谁撑腰?三丫头还是裴家的姑娘 ?要是他看中了她们当中的谁,那她今天就不能做得太过了。

    “请世子爷进来。”方老夫人擦了擦嘴角,继续保持那端庄的模样。

    相比刚才的怒气冲冲,现在慈爱了许多,瞧着就像是入定的佛。

    以长孙子逸为首的几人先后走进来。当他们出现时,满场的气温升高了许多。那是少女们怀春引起的体温上升。

    长孙子逸的仙,谭弈之的妖,形成了一幅绝美的画。他们前面几十年真是白活了。从今天开始才是真正的人生。

    “见过老夫人。”长孙子逸和谭弈之先后行礼。

    方老夫人可不敢托大。虽然她有诰命在身,但是长孙子逸的这个世子身份高过她许多。她受不起他的礼。

    “世子爷,你无需客气,快快请坐。”方老夫人慈爱地笑道:“今日多有怠慢,没有好好款待世子。也不知道饭菜是否合世子爷的胃口?”

    “老夫人客气了。”长孙子逸淡笑。“贵府的饭菜甚好。不过今日老夫人应该无心谈及这果腹之事吧?”方老夫人笑容全消,幽幽一叹:“还是世子爷懂我心思。实不相瞒,今日找这几位姑娘前来,是因为有件事情需要他们解惑。本来这是家丑,不该闹得人尽皆知。不过今日是这种场面,只怕已经传得满城风

    雨,我们想隐瞒也不成了。”

    “既然已经闹成这样,那也顾不得家丑不可外扬,只想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方老夫人看着裴家姐妹。“琳儿说她去那个园子是因为裴家的二姑娘相邀。可有此事?”

    裴玉灵没想到这把火还能烧到自己身上。今天遇见那件事情已经让她烦燥难受,没想到倒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我与陈家的大小姐又没有交情,怎么会找她?这是谁造的谣?”

    陈琳兰抬起泪脸,狠狠地瞪着裴玉灵:“府里的婢女说就是你要找我。你还说……还说……世子邀我游园。我才去的。”

    裴玉雯看向长孙子逸。又是这个祸害啊!这张脸到底骗了多少小姑娘 的身心?连这个已经有未婚夫的都逃不过他的魔爪。

    长孙子逸察觉到了裴玉雯的视线。他满是无奈地看着她,那双灿烂的眸子仿佛在说:与我无关。

    “老夫人明鉴。我与陈家大小姐又没有交情,怎么可能邀她?”裴玉灵皱眉,满脸的不高兴。“谁说的?让她站出来。”一个婢女跪在那里说道:“是奴婢说的。不过,奴婢也是个传话的人。当时有个姐姐说裴家的二姑娘替世子爷传话,说是去那个园子见面。奴婢 是新来的丫环,本来就没有地位。平时大丫环说什么,奴婢

    就怎么做。奴婢没有想过害大小姐。”

    “你认识那人吗?”长孙子逸出口询问。

    “奴婢是新来的。奴婢见谁都是面生。”小丫环急得哭了起来。

    “那你能认出那人吗?把府里的丫环都叫过来,你一一辨认。要是能认出来,便免了你的罪。”

    长孙子逸看向对面的方老夫人:“老夫人,这样安排可行?”

    方老夫人连忙称好。

    方夫人皱眉,看向那个丫环。陈琳兰在方夫人的怀里呜呜地哭着。方夫人气恼,低声骂道:“哭!你就知道哭!要不是你自己心术不正,又怎么骗得了你?你又怎么会遇见这样的事情?汤家和魏家能比吗?现在好了。婚前就失了贞。就

    算嫁去汤家,也只能是个妾。”

    “娘,我不要嫁到汤家,我更不要作妾。我要嫁到魏家,我要做侯爷夫人。娘……”陈琳兰哀求地看着她。

    方夫人平时那样利害的一个人,此时也变得憔悴不堪。想到女儿的未来,她的眼里一片痛色。

    “已经改变不了了。魏家怎么会要一个……”一个失去贞节的女子做儿媳妇。别说正妻,连妾室也不会要的。

    “够了!现在哭有什么用?”方老夫人气急败坏地骂道。想到这里还有长孙子逸和谭弈之在看着,她又及时收了怒气。然而这件事情对陈家打击太大,连向来沉稳的方老夫人都控制不住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