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了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婢女们被叫到院子里。整个陈府的婢女不少,密密麻麻的站成几排。她们还穿着相似的衣服。比如说三等丫环集体穿蓝衣,二等丫环集体穿粉衣,一等丫环集体穿淡紫色的衣服。那个小丫环在一干婢女中穿梭。她本来就是新入府的,地位不高。平时见到这些丫环都得恭恭敬敬地叫姐姐。今日要从这些人当中认出那个暗害陈大小姐的人,她的心里无比的慌张。她看着那些大丫环,

    只敢匆匆看一眼。

    “没有。”最终,她没有找到那个人。

    此时她全身冷汗,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钻出来似的。她跪在地上,恐惧地哭着。

    “奴婢没有撒谎,真的有人让奴婢 传话。可是现在奴婢 找不到那个人。呜呜……老夫人饶命,大夫人饶命……”

    裴玉雯看着那嗑头如捣蒜的婢女,淡淡说了一句:“今日来客众多,你能确定那是陈府的丫环?”

    婢女痛哭的表情僵住了。她放下抹泪的手臂,满脸木然。

    “奴婢不认得那人,不知道她是不是陈府的婢女。”婢女绝望地看着裴玉雯。“老夫人,贵府因为一个没有证据的传言就把我们姐妹叫过来问罪。这就是贵府的待客之道?陈府这样的高门大院还真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不敢高攀的。谢谢老夫人的款待。不过今日之后,我们姐妹不会再

    来叨饶各位。毕竟……太麻烦了。”

    “裴姑娘不要动怒。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痛苦的是老身的孙女。为了还她一个清白,有些事情是必须调查清楚的。”

    方老夫人对裴玉雯客气地说道。

    然而,如果忽略那发出咯吱咯吱声音的佛珠,这样的态度确实很不错。可惜,那也不过是为了表面的面子情罢了。要不是长孙子逸在这里,方老夫人岂会对他们这样客气?哪怕陈阁老特意提了他们姐妹,在这种自以为是的贵夫人眼里,他们姐妹的地位也不算什么。他们可以拉拢,也可以毁灭。这是贵族最擅长的事情

    。“老夫人说这种话还真是有趣。整件事情最无辜的是我,我才是那个最痛苦的人。这无妄之灾来得莫名其妙。”裴玉灵尖锐地说道:“要是你在享用美味的大餐时,突然一滴鸟屎落在脑袋上,甚至溅到碗里,

    你会不会觉得恶心?特别恶心对不对?我现在就是这种恶心的感觉。早知道你们陈府的饭这么不好吃,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也不会过来。”裴玉茵在旁边点头:“我二姐才是冤枉呢!刚才过来的时候也有人瞧见了。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明天,不,等会儿要是有什么不利我们姐妹的谣言,我们可是不会依的。到时候我们必然会站出来说出真

    相。”

    裴玉雯赞赏地看了一眼两个妹妹。不错!这次倒是与她配合默契。这就是上阵父子兵的感觉。

    “这件事情与裴家姑娘无关。肯定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老夫人是聪明人,不会上对方的当才对。”

    长孙子逸这样明显的偏袒让方老夫人更加的不敢对裴家姐妹有怨言。就算真有怨言,也要掂量掂量。“本公子受教了。以后陈家再有宴会,千万不要叫本公子。本公子可不想那些麻烦的事情缠身。要是下次有人污蔑本公子,本公子这种无权无势的贱商哪能与人相争?”谭弈之浑身像是没有长骨头似的靠在

    那里。

    “谭公子言重了。我们陈家是清贵之家,岂能做这种指鹿为马的事情?”

    方老夫人威严地眯着眼睛。

    对长孙子逸客气,那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谭家虽说也有些势力,但是方老夫人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呵!但愿如此。这几个丫头是我朋友,对她无理,谭某也会不客气。”谭弈之冷笑。

    “祖母……你要为我作主。一定是这个臭丫头害我啊……祖母……”

    陈琳兰在方夫人的怀里哭着看方老夫人。

    “别闹了。再闹也成定局。惹怒了世子,我们全家都要倒霉。”方夫人暗恨。“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

    最终如何?裴家姐妹不知道。

    暗中做这件事情的人非常精明,一点儿马脚都没有留下来。既然查不出什么,他们也不用一直在陈家呆着。

    “可惜了那个好园林。”裴玉茵在马车里叹道:“这么好的院子,住的却是一群乌烟瘴气的人。”

    “今日要不是世子在那里,我们姐妹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对方把祸事栽赃给你,肯定留下了后手。之所以没有拿出来,是因为看见世子在这里。”

    趁着马车还在路上,裴玉雯给姐妹两人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

    “意思是说,如果不是正好遇见世子,我们还有其他麻烦?哎呀,为什么每次参加宴会都要出事?我们有这么倒霉吗?”

    裴玉灵趴在裴玉雯的身上哀叹。

    “不是倒霉。而是柿子要找软的捏。因为我们不够强大,所以总是找我们的麻烦。所以你们要努力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嗯,我明白了。”裴玉灵和裴玉茵先后应道。

    裴玉茵掀开帘子,看着骑着白马的俊秀公子。

    “姐,这位世子对你真好。”

    裴玉雯心里一沉。

    是啊!可是为什么呢?

    一个无权无势的农家女,一个高贵的世家公子,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为什么要帮她?

    他看着她的眼神特别的深邃,仿佛看破了她的伪装。

    “世子是好人。”裴玉雯以一句好人结束了这个暧昧的话题。

    “不过,我们小谭子也很好嘛!”裴玉灵趴在窗口前,看着那个骑个马也能媚得发腻的青年。

    裴家村到了。长孙子逸竟把裴玉雯送到了裴家。既然已经到了家门口,当然要邀请他做客。于是,长孙子逸和谭弈之都留 下来用了晚宴。晚宴结束,两人才结伴离开。

    而裴玉雯刚躺下去,忽然出现一道身影。

    “你?你怎么来了?你的伤那么重,居然还用内力,不想活了?”见到站在床边的人,裴玉雯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