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立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坐在床边,打量着她。

    “听说陈家出事了。你没被欺负吧?”

    裴玉雯下了床,将桌上的烛台点亮。借着昏暗的烛光,她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他一身黑色的衣袍,身材伟岸,气质如蓄势而动的豹,迷人又危险。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一看就是失血过多,亏了精血。不过他那自然的样子,要不是知道他受伤,谁也看不出来。

    “既然你听说了陈家的事情,也知道我归了家,就应该知道我没事。”

    端木墨言在她的床上倒下来。

    裴玉雯蹙眉:“你这样……有些失礼。”

    “再失礼的事情也做过了。”端木墨言哼道:“我身上好几个血窟窿,你是最清楚不过。难道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裴玉雯轻叹,站在窗前。

    月儿挂在空中。银色的月光洒下来,照在大地上。万物被温柔的银光笼罩着,就像被母亲拥抱着。

    “近日得到你弟弟的消息。”

    气氛沉闷。不过端木墨言知道她想听什么。

    这冷心冷肺的女人不关心他的一切,但是她关心她的家人。虽然很让人挫败,但是不得不承认,至少她有了软肋。

    要是连这个软肋都没有,他不知道怎么抓住她的手。说不定他连她的身都近不了。

    每次都是这样,明明靠得那么近,明明就在他的面前。然而每次想抓住她,她又像个泥鳅似的脱离他的怀抱。

    果然,听见这句话,她转过身,期待地看着她。

    她的眼眸是那么明亮。平时那冷漠的眸子就像冬日里的雪,快要把人冻成冰雕。就算他想做那冬日里的太阳,她却不领情。

    “他在边境表现极好,建立不少军功。他还救了程国公世子南宫葑,等他回到京城,必然加功进爵。”

    裴玉雯扬起清丽的笑容:“小弟长大了。”

    已经是能够独挡一面的男子汉了。

    “可不是长大了吗?南宫葑虽说被他救下来,但是却昏迷不醒。边境群龙无首,而他立下不少军功,得到不少人心。现在在边境指挥作战的就是他。”

    裴玉雯想过裴烨会立功,但是没有想过他能领军作战。听见这个消息,她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端木墨言见沉稳的她难得露出这样孩子气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侧躺着,看着月光下的倩影,犹如夫妻之间的夜话。

    他的声音是那么低沉又温柔,就像夜间最美丽的曲子,一点一点地进入她紧闭的心房,让人防不胜防。

    “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裴玉雯认真地看着他。

    “只要是你想知道的,一线阁都能为你打听出来。唯一麻烦的就是将军府那件事情。不过再给我一些时间,总会打听清楚的。”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

    “嗯……谢谢。”除了谢谢两个字,她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什么。

    嗯!他伤成这样,不如……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就继续住下来吧!”

    端木墨言扬起愉悦的笑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裴玉雯见他如同偷了腥的猫,刚才的那点感动消失。她一脸嫌弃地打开门,指了指门外:“回房。”

    端木墨言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再做让她不快的事情。他拖着重伤的身体,一步一步地挪向大门。

    第二日,裴玉雯打开门,看见门口有人说话。

    “家里没有女眷,我们家与其他人又不交好,所以不知道应该请教谁。大娘,你就教教我吧!”“女人怀孕也没有什么避讳。村里每年都要蹦出来几个娃,大家谁避讳什么了?你就好好照顾你媳妇,她想吃什么就给她准备什么就行了。就是不要吃得太补。她这是第一胎,要是吃得太胖的话,以后不好

    生产。还要经常走动,多走动的女人才容易生。你找大夫看过没有?听听大夫怎么说。大夫会根据她的情况叮嘱你的。”

    李氏语气淡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热心。这老太太向来这样,嘴硬心软。

    外面说话的人是童亦辰。

    他站在院门外,只露出一个声响。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声音有些陌生,不太像是记忆中的那个声音。

    看来时间长了,她连他的声音和样子都记不清楚了。现在再见他,也不过是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多谢大娘。”童亦辰真诚地道谢。

    “前三个月还不稳,你别让你媳妇做重活儿。不过你疼你媳妇,平时也没让她做过,想必老婆子有些多事了。”

    “不不不,大娘提醒得对。”童亦辰诚心道。

    “没事我就回了。”李氏说完,把门合上了。

    她转身看见裴玉雯,表情变得不自在起来。

    “奶奶,你是世间最好的奶奶。”裴玉雯抱着李氏说道:“有你在身边真好。”

    可是,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哪怕她偷偷给她吃极好的补药,她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

    裴玉雯明白,她早年太辛苦了,把身体拖垮了。这些年又连续遭受打击。要不是为了家里的孩子,她早就倒下了。

    现在日子越过越好,李氏的精神一放松,就开始慢慢地崩塌。

    “傻孩子。”李氏平时不常笑,一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块。她的脸上也有了老人斑,那双眸子也开始昏花了。

    端木墨言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满是不悦地说道:“姓童那小子最近是不是过得太逍遥了?竟敢过来让雯儿不高兴。”

    暗处的暗卫为童亦辰捏了一把同情的泪。

    他们主子借用了童亦辰的身份,让童亦辰背了黑锅,现在反而还要怪罪他。这主子的心腹也不是好当的啊!忠心卖命还不行,还得为他背桃花债。

    “主子,童亦辰要当爹了。”向来谨守岗位的暗卫忍不住为童亦辰说了句好话。

    他要当爹了。现在再把他调到其他位置,那对母子怎么办?那残疾的老爹怎么办?主子,他好歹当了你几年的爹,息怒啊!

    “哼!”端木墨言不再说什么。明显,童亦辰逃过一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