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名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家大小姐与汤家公子在寿宴上做的丑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很快就在城里传开。陈家与魏家的婚事作罢。现在正在与汤家交涉。汤家的意思是不想娶个名声败坏的女子为正妻,只想纳为妾室。而陈家将此事怪在汤公子的身上,认为是汤公子强迫了她。汤公子本来就是纨绔,哪肯吃这

    个亏?两家闹得不可开交。

    汤公子甚至当着青楼花魁的面,说着那陈家小姐身材干扁,摸起来完全没有感觉。这件事情一时间成为这里最大的笑谈。有关陈家小姐与汤家公子的各种艳丽的话本在市面上流传开来。

    当然,这是陈家的事情,与裴家无关。裴家继续做着生意。

    方家衣坊消失后,裴家一家独大。现在全城的衣行生意有八成进了裴家的腰包。

    而裴玉雯看着账本上的数字,陷入了深思之中。没有人知道裴家衣坊赚的银子去了哪里。连裴家的姐妹都不知道她的账本上只有几百两银子。只因她刚交了五十万两银子给清风,让她带去给孟军。现在的黑面军又扩大了。可是孟军并没有给她带来好消

    息。

    不过她不怪他。连一线阁都查不出来的事情,孟军又怎么可能查得出来?除了等待之外,也没有别的法子。

    “姐,想什么呢?”裴玉灵穿着坎肩粉裙,从外面跑进来。

    裴玉雯见她如此,淡道:“陈小姐又找你逛街了?”

    “不是逛街。她是想买衣服,让我陪着提点意见。”裴玉灵说道:“姐,明天京城来的一尘大师要来讲佛法,我们陪奶奶一起去吧!奶奶信佛,要是能听一尘大师的佛法,她一定会开心的。”

    “你倒是有心。”裴玉雯放下手里的账本。“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明天的人肯定很多,我们要提前做好安排。”

    “嗯?怎么安排?”裴玉灵不解。

    “这样吧!你派人把谭公子叫过来。我记得他在那附近有个庄园。我们蹭他的园子,在那里留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可以赶到寺庙。寺庙里不会留女客,要不然我们倒可以提前去留宿。”

    “这个主意不错。我现在就派人找他。”

    李氏听说可以去听高僧的佛法,果然很高兴。裴家人收拾着东西,跟着闻讯赶来的谭弈之前往庄园。

    “还是谭公子好。”裴玉灵在马车里说道:“不管去哪里都有庄园。姐,我们也买几个园子得了。”

    “我有没有告诉你,小弟在边境屡立战功。只要他安然回来,将来必定加功进爵。你在这里买那么多庄园,以后怎么处理?”裴玉雯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的景色。

    “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怎么不知道?姐,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可靠吗?”

    一连几个问题表示了她的惊讶和激动。而李氏和林氏等人也看着裴玉雯。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眸就像等着大人发糖的孩子渴求的眼神。她淡笑一声,将端木墨言告诉她的事情说了出来。

    “姐,你居然瞒着这么大的事情。奶奶,听见了吗?我们裴家的男儿就是这么利害。”裴玉灵高兴地笑道。

    裴玉茵连连点头:“小弟好样的。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李氏拉着裴玉灵和裴玉茵的手掌,连说两个好。原本沉寂的眸子此时散发着光芒,那是对未来充满期待的眼神。

    在这一刻,李氏好像又有了追求。她的眼里不再是一片死寂。

    裴玉雯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见到她的情绪变化,她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她赌赢了。

    现在奶奶应该很想见到裴烨。在没有见到裴烨之前,她不会再消极下去。

    人活着就像一盏灯,要是没有灯油,又如何燃烧下去?裴烨就是李氏的灯油。

    “明年我们子润还要下场。小弟行武,子润行文。将来我们裴家的男儿有文有武,那得多么的风光?”

    “对啊!”裴玉茵赞同。

    在对面的马车里,谭弈之和端木墨言面对无言。谭弈之妖媚的眼睛停留在端木墨言的身上。而端木墨言闭眼假寐。

    “七皇子?七王爷。”在皇子之中,只有这位七皇子常年不在京城,一直生活在封地之中。

    谭弈之刚开始没有认出他来。直到最近他收到手下送来的信函,里面有端木墨言没有戴面具的画像。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端木墨言。

    端木墨言被谭弈之认出身份,并不觉得惊讶。他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闪过淡笑:“你想说什么?”“你为何要跟着裴家的姑娘 ?想要借此拉拢裴烨?就算裴烨将来成为武将,只怕也帮不了你什么。与其把心思花在他们的身上,还不如花在我们谭家的身上。好歹谭家可以提供军资,让你们可以养更多的

    兵马。”

    谭弈之扬起灿烂的笑容。他就像一只小狐狸,说着诱惑人心的话。

    端木墨言从来不曾小瞧此人。别看他跟裴家姐妹在一起的时候纯良无害,然而他在面对自己的对手时,总有把人阴死的本事。他从来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那你有没有想过。裴家与你交好。我得到裴家的好感,既可以得到裴烨的效忠,又可以得到你们谭家的军资。这样做不是更好吗?”

    谭弈之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呵!七皇子还真是异想天开。你以为我会为了几个丫头赔上谭家?”“据本王所知,你这些年被自家的人暗害了无数次。要不是遇见裴家的几个丫头,你说不定已经死了。谭家在你的心里没有想象中的重要。真要说起来,可能这几个丫头更像是你的亲人。而你用谭家的力量

    暗中为几个丫头摆平了不少麻烦。只是她们天真,并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要不然他们在京城的时候,不知道被多少人打着主意。”

    “我从来不需要他们感谢。我谭弈之愿意宠着谁,那就不求回报地宠着。你别多事。”谭弈之一脸淡然。

    “本王不会多事,你也别多话。我与裴家大姑娘交好,那是因为我们有合作的关系。你不会害她,我同样不会。”谭弈之戳破端木墨言的身份,就是为了让他表态。对这个七皇子,外界了解得不多。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感觉此人对他们无害。既然不是敌人,那就成为朋友。在朝中,他们确实缺少一个靠得住的同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