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一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院的木鱼声逐惭消失。当他们跟着小沙弥来到后院时,只觉耳边的嘈杂声音尽消,天地一下子寂静下来。

    裴玉灵捶了捶腿,坐在石凳上说道:“太累了。感觉这条腿都不像是自己的。”

    “最近让你练武,你又懈怠了吧?”裴玉雯坐在她的对面,睨她一眼。“以后每天凌晨起来练武。”

    裴玉灵苦着脸,哀怨地看着裴玉雯:“好残忍。”

    谭弈之看着几姐妹,嘴角含笑。这个地方偏僻又寂静,仿佛与世无争似的。此时他们能够在这里争取片刻的安静 。

    “公子,大公子从京城来了。此时正在清点我们在这里的店铺。瞧他的意思,显然是想找你的麻烦。”

    谭弈之的小厮从远处跑来,俯在谭弈之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从他的神情可以得知,只怕是遇见了什么麻烦。

    “不用理会,他想查就查好了。我倒要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招。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谭弈之妖邪的桃花眼里闪过冷冽的幽光。如一道寒剑,正准备脱鞘而出。

    裴家姐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谭弈之。此时的他目光冷冽,笑容妖邪,似魅似仙。看着这样的他,似熟悉又似陌生。

    “哪位是裴大姑娘?”一个小沙弥走过来,对着众人行了一个礼。

    裴玉雯站起来,回礼道:“小女子便是。”

    小沙弥朝着她说道:“阿弥陀佛。我们方丈请姑娘在佛堂说话。姑娘跟弟子走吧!”

    “方丈?方丈怎么认得裴大姑娘?”谭弈之俊眉轻扬,邪佞一笑:“正好我也好久不曾见过方丈了。今日也去拜会一下。”

    “谭公子,方丈只见裴大姑娘。谭公子还是改日再见吧!”小沙弥再次念了句佛号。他对裴玉雯说道:“方丈让弟子转告裴姑娘,一切皆是因果。裴姑娘想知果,要追溯到‘因’。”

    “无妄方丈还是这样顽心未抿。每次说话都是似是而非。既然想提点我们裴大姑娘,好歹把话说清楚了。”

    端木墨言淡淡地说道。

    “这……方丈师叔道行高深,小弟子不敢揣测。”小沙弥双手合十。

    “我去吧!早就听说无妄方丈是这里的得道高僧,平时排着队想见他的人不少。今日无妄方丈愿意见我,那是我的荣幸。”裴玉雯站起来,对旁边的裴玉茵说道:“小妹,等会儿给佛主多捐点香油钱。”

    “是。”裴玉茵应道:“只是,真的只能是大姐前去吗?我们不能去吗?”

    “方丈师叔只邀情了大姑娘。”小沙弥再次说道。

    “走吧!”

    在裴玉雯跟着小沙弥走后,谭弈之和端木墨言几乎同时看向自己的暗卫。而暗处的两个人又像是较劲似的追了过去。

    虽说无妄方丈是这里的得道高僧,应该不会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然而要是不是无妄方丈呢?这两个常年沉浸在斗争和阴谋中的男人不得不考虑周全。虽然这样臆想佛门净地有些失礼。

    裴玉雯看着四周。她不了解这个寺庙。平时李氏倒是常客。然而她很少过来。这个寺庙不大,只有初一十五才香火鼎盛,其他时候香客甚少。不过方丈将这里打理得很好。这里反而成了文人雅士附庸风雅之地。据说这里有一片泉井,里面出的井水比山泉水还要甘甜。而每到夏日,

    这里便成了乘凉喝茶的好地方。

    此时已经是秋季。秋风萧索,万物正在慢慢地陷入沉睡之中。这一路走过来,好像一切都变得很惨淡。

    “今日是一尘大师传佛的日子。无妄大师作为寺庙的方丈,应该很忙才对。怎么有空见小女子?”

    “阿弥陀佛。”一个灰须老和尚从对面走过来。“女施主说得极是。不过想见姑娘的是一尘大师,而非老纳。”

    裴玉雯猜出此人就是无妄方丈。以前见过好几次,这老方丈慈眉善目的,所以她才会答应单独应邀。

    不过,想见她的是一尘大师?一尘大师现在不是正在讲佛吗?“姑娘心里有许多疑问,那些问题是姑娘心里的结。一日没有解开结,它就会变成死结,成为你心里的执念。”无妄方丈再次念了佛号。“姑娘在这里稍等片刻。等一尘大师讲佛回来,一定会为姑娘开解迷经

    。”

    “方丈。”裴玉雯一眨眼,面前的方丈和小沙弥消失。

    她站在一片梅花林中。此时梅花树上还是光秃秃的,没有那美丽的梅景欣赏。

    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些梅花树正在移动之中。

    “我的执念?我的执念只有那一桩,谁能帮我解惑?就算是得道高僧又如何?还能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

    梅树转动得极快。她从刚开始的清醒到后来的出现了错觉。眼前一片模糊,好像还看见了那早就成为枉然的过去。

    那日,她和倾兰公主吵了一架。回到宫殿里,只觉口干舌燥。一个人端来茶水,她端来就喝了。

    可是,那是谁呢?她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他是谁?只看见一个背影,一件深色的袍子,想看其他的就难了。

    她喝了一杯茶,最后死于非命。那杯茶有问题?她是嫡女,深受家族的看重。从小时候开始就泡药浴。虽说不是百毒不侵,但是普通的毒根本对她无用。那么一杯茶水里,到底放了什么样的催肠毒药,竟能让她一命呜呼。若是中毒死的,为何没有人追

    查?将军府的为何也没有追查?他们看不出她死得蹊跷吗?

    她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会看见过去发生的事情?这是幻觉,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裴姑娘……裴姑娘……”一只抓住她的手腕,摇晃着她。

    裴玉雯吃痛,慢慢地苏醒过来。

    原本涣散的眼眸重新有了焦聚。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世子,又见面了。”“可不是。我与姑娘还真是有缘。”长孙子逸扬起愉悦的笑容。“姑娘怎么一个人在此?刚才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