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缘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现在好像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她看着四周。那梅树还保持着刚才的样子。所谓的移动,只怕是错觉。

    至于她看见的画面,谁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幻觉。这佛门清净之地,总不可能真有神佛助她一臂之力吧?

    她虽然重生,却不相信这些。要是真有神佛,为何不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裴姑娘……”

    裴玉雯抬头。一张俊脸逐惭朝她靠近,吓得她后退两步。顿时,从对面传来温润的低笑声。

    “本世子是洪水猛兽不成?姑娘竟吓成这样。”

    裴玉雯尴尬地笑了笑:“抱歉,刚才在想事情。多谢世子的关心。我没事。”

    “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长孙子逸再次询问。“如果是为了听佛法,那应该在听佛堂。而你一个人在这里发呆,瞧着魂不守舍似的。难道约了人,而那人失约吗?”

    许多女子喜欢约心上人到寺庙见面。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很好奇,那个让她失魂落魄的人是谁?

    那个人吗?七皇子端木墨言。

    长孙子逸也不明白这突然出现的烦燥是从何而来。这个念头一产生,他的心里就闷闷的,仿佛有解不开的愁绪。

    “不是。我会在这里,是因为无妄方丈说一尘大师要见我。只是他把我扔在这里就不管了。我现在不知道这是一个玩笑,还是一尘大师真的要见我。”裴玉雯露出无奈的表情。“世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与人约好了在这里见面。不过,好像被戏弄了。那人一直没有出现。”

    说到被人戏弄,他还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样子,情绪没有任何波动。真想知道这世间有没有人能够挑动他的情绪。

    “看来我们都在等人。”裴玉雯失笑。

    “这里可不是等人的地方。不远处有个凉亭,从那里可以看见下面经过的人,我们可以去那里稍等片刻。”

    “不了。如果一尘大师真的找我,想必会再派人传唤。现在正是他传教的时候,怎么会来这里呢?”

    裴玉雯的拒绝在意料之中,然而长孙子逸还是觉得失望。

    “不知是不是错觉,姑娘好像总是刻意避开我。本世子有些不明白。姑娘很怕我吗?”

    秋风吹拂着长孙子逸的衣袍,那袍袖飘飞,与他漆黑如墨的长发一起飞舞。

    今日他只用发簪束了一部份的黑发,后面的黑发随风飞舞,仙气缭绕。

    裴玉雯愕然。

    她的举动有这么明显吗?

    其实长孙子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然而毕竟与她的关系有些特殊,而她并不想继续以前的关系,所以特别戒备他的靠近。

    “让两位久等了。”

    一道温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两人看过去。

    一个穿着素衣的白发男子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串佛珠。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比长孙子逸大不了多少。然而那双眸子清明睿智,就像看破了世间繁华的世外高人。

    “你是……”裴玉雯有个猜测,但是没有得到证实之前,她不敢相信。

    “贫僧一尘。”

    “一尘大师?”裴玉雯惊讶地打量着他。“传说中一尘大师今年高寿一百,你与传言中的有些不同。”

    “呵!女施主不像是受世俗所扰的人。别人这样说,女施主就相信吗?”一尘大师做了个请的动作。“我们凉亭里说吧!”

    裴玉雯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一尘大师。听他们说,一尘大师德高望重,很受世人拥戴。不过,以前没有听过,也是最近才听说的。

    她不明白他找她何事。毕竟从来没有见过他,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

    跟着他们来到凉亭里。那凉亭极高,果然可以俯视整个寺庙。

    整个寺庙的上空烟气缭绕,就像蒙着一层雾似的。

    从这里还可以看见寺庙里众人的神态。年老的和尚斥责小沙弥做事不专心,罚他挑水劈柴。小沙弥刚入佛门,正是最燥动的时候,眼里满是不甘。然而为了呆下去,还是必须屈服于管事师叔的责罚。

    刚刚见过面的无妄方丈刚送走几个贵妇人。向来笑得慈蔼的方丈转眼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像个老顽童似的,哪里还有半分世外高人的深沉样子?原来这竟是他真实的性情吗?

    生于这凡世,终究脱离不了乾坤,连和尚也不能免俗。

    “从这里看下面,是不是觉得眼界不一样?”一尘大师温和地说道。

    裴玉雯转身走过去,在一尘大师的对面坐下来。

    三人形成三角对立。

    “刚才世子说的人就是大师吗?”裴玉雯看向长孙子逸。

    长孙子逸正在泡茶。一尘大师的身边随时有伺候的小沙弥。小沙弥聪明,早就准备好茶具。

    “刚才姑娘说起一尘大师,我见你等得辛苦,便知道自己也等人无望。”长孙子逸促狭一笑。

    “两位倒是相谈甚欢。”一尘大师淡笑。

    裴玉雯看着一尘大师:“不知为何,总觉得见过大师。”“女施主与我佛有缘,自然看我这方外之人觉得面善。事实上,今日找来两位,是有东西相送。”一尘大师说着,从衣袖里取出两串佛祖。“两位身上的戾气太重。这佛珠可以净化你们的戾气。两位带上吧!

    以后不要让它离身。”

    “是不是送错人了?”裴玉雯看着对面的长孙子逸。

    说她戾气重,她认了。然而说长孙子逸戾气重,那就有些过份了。

    如果这样一个像神仙一般的人也能被称为戾气重,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拥有这样的戾气。

    这东西应该送给端木墨言才对。

    “世子命中有劫数。但愿你常戴佛珠,用它净化你心中的杀戮。至于女施主,贫僧不多说,只因你心中皆有定论,不管贫僧说什么,你都不会改变主意。”

    “一尘大师是方外之人,早就超脱世俗。虽说小女子还是不懂你的意思,但是这佛祖是佛门神物,收着是没错的。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这么一串呢!”裴玉雯一脸自然在戴在手腕上。长孙子逸看着她的动作,眼眸闪了闪。他伸出手拿起佛珠也戴在了手腕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