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取不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抓住她的手腕,对着佛珠一阵捣鼓,终究没有取下来。

    刚才戴上它的时候非常轻松。现在想把它取下来,竟无论如何也取 不下。

    端木墨言与它扛上了。一尘大师不说那几句话,他虽说看着刺眼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爽。偏偏他要说那几句话,他越想越不高兴。

    什么叫三世姻缘?他们两人有了三世姻缘,那他算什么?

    “你做什么?”

    裴玉雯见他取出匕首,连忙把手缩回来。

    端木墨言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你还怕我把你的手砍了?”

    裴玉雯指着青紫的痕迹,满是控诉地看着他:“就算你不砍,我的手也快废了。你和一串佛珠置什么气?瞧瞧我的手,快要断了。”

    端木墨言抓 住她的手腕,手指轻轻地摸着青紫的地方。他的眼里满是懊恼的神情。

    “来人。”

    一道影子跳到马车上,然后钻进马车里。

    马车里还有裴玉灵,裴玉茵和谭弈之三人。小林氏,林氏和李氏坐了另外一辆马车。

    见到这突然钻出来的人,他们无比庆幸安排了两辆马车。要是李氏见到这神出鬼没的人,还不得被吓坏身子?

    “主子。”此人垂着头,拱手说道:“有何吩咐?”

    “药膏。”端木墨言摊开手。

    那人从怀里掏了一会儿,递出来一个瓶子。

    “下去吧!”端木墨言又一脸嫌弃地把那人赶下去了。

    马车一晃,那人从面前消失。

    裴玉灵掀开帘子,看着外面消失的人影,惊讶地说道:“这身手比姐姐还好。”

    裴玉雯的手腕又被端木墨言抓在手里。听了裴玉灵的话,抬眸睨了她一眼。

    裴玉灵吐了吐舌头。就在准备缩回头的时候,她突然看着外面轻咦一声。

    “怎么了?”裴玉雯问道。

    裴玉灵连忙放下帘子,满脸平静地说道:“没什么。”

    说完,她看了一眼裴玉茵。

    裴玉雯是何等细心的人。瞧裴玉灵的样子就知道绝对有事。瞧她的眼神,应该与裴玉茵有关。

    回到裴家,李氏吩咐众人她最近要吃斋念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只需要送点斋饭到她房间。

    “嫂子,奶奶这是怎么了?”裴玉灵好奇地问道。

    小林氏压低声音,告诉众人:“奶奶在寺庙的时候给小弟许了愿,接下来一个月要吃斋念经为他祈福。她还找无妄方丈给小弟批了命格。无妄方丈说小弟贵不可言。奶奶这下子算是放心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由得笑起来。

    他们这么多人说的话比不上无妄方丈的一个字。以后终于不用担心她胡思乱想了。

    其实裴烨一日没有回来,李氏一日不安心。不管在边境立了多少功,都没有他平安回来来得实在。

    裴玉雯拉着裴玉灵回到房间。裴玉雯还没有开口,裴玉灵举起手,讨好地笑道:“我全部交代。”

    “说吧!刚才在那里看见了什么。是不是和秦氏有关?”

    裴玉雯坐下来,用现成的茶具沏茶。

    裴玉灵坐在对面,一脸仰慕地看着裴玉雯的动作。

    不管看多少遍,姐姐泡茶的动作就是那样好看。有时候她觉得姐姐才是真正的世家贵女。京城里那些世家贵女简直太恶心了,哪有姐姐一半的风采?

    “姐姐,你真是能掐会算。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与那个女人有关?”裴玉雯将茶水递到裴玉灵的手里,语气平淡:“小妹是个很简单的人。她的生活圈子很小。除了我们这些家人外,外面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相处得不错的,那也是那些绣娘们。而刚才你看了小妹一眼

    ,那眼里有恼怒,也有担忧。现在能够影响小妹的人不多。只有秦氏最近总是出现。”

    “姐姐说得不错。我看见秦氏与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那个男人跟小弟差不多年纪。”

    裴玉灵满脸厌恶:“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娘亲?”

    “我们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不过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别管她了。只要她别惹我们就行。”

    当李氏从房间里出来时,她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小佛堂。为了建这个佛堂,还把无妄方丈请了来。

    自从有了这个佛堂,李氏就更喜欢念经了。不过,她的精神状态反而比以前更好。或许这就是信念的作用吧!因为心中有佛,心中有信念,苍老的身体就仿佛得到了无穷的力量。

    裴氏衣坊,书房里。裴玉雯推门走进去。

    里面坐着一个妇人。那人见到裴玉雯,神情冷漠:“听说你们拒绝做我们陈家的生意,为何?”

    “上茶。”裴玉雯朝外面喊了一声。

    一个婢女从外面走进来,垂着头给他们倒好茶,然后在旁边等着。

    书房是裴玉雯处理事情的地方。平时她不喜欢有人跟着。因此没有她的吩咐,其他人不能进来。

    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夫人。方夫人前来质问裴玉雯,是因为她女儿陈琳兰很快就要嫁到汤家,她想找裴氏衣坊定制一百套衣裙,然而裴氏衣坊拒绝了。陈家派了几个管事过来商讨,裴家毫不松口。

    “方夫人即将嫁女,不好好地筹办令千金的嫁妆,倒有闲情来找小女子闲谈。”

    “谁找你闲谈?你要是答应了,本夫人会来这里吗?”说着,用手帕捂着鼻子,满脸嫌弃。

    “裴家没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你们要一百套衣裙,我们愿意合作。不过你们想在一个月之内要货,那就是故意为难我们。我们衣坊的单子已经排到半年后了。”裴玉雯双手交缠,眸光冷淡。

    “我们给你们双倍的价格。”方夫人倨傲地仰着头。“天底下就没有银子办不到的事情。”“说得不错。不过双倍……还是不行。”裴玉雯拨弄着算盘。“要是答应你们陈家的单子,我们就要违约五家的单子。当初订下了契约,到时间没有交货要支付十倍的违约金。也就是说,我们要付出十七万两

    银子。而你们陈家支付双倍,原价一百五十两一套,也不过三万两,差距太大了。”

    “你们衣坊的衣服那么贵?怎么不去抢?上次我们在你们衣坊买的衣服也不过七十两罢了。”

    方夫人瞪着裴玉雯,一幅她故意敲她竹杠的样子。“哦?那夫人应该还没有见过我们另一个区域的衣服吧?那里的衣服都是二百两以上的。你们要量身定做,我们已经按最低的价格收费。夫人嫌贵,看来我们这合作没有必要再谈下去。毕竟要是失约了,我们裴氏衣坊的招牌也就坏了。这可是比支付十七万两违约金更加的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