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查探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人脸颊红了红。

    毕竟她也算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居然为了省银子做出这种事情,传出去真是没脸。

    不过,现在却顾不得这些。她只知道自己买来的衣服有问题,根本就值不上五十两。“对。”那人生气地说道:“这衣服根本就和店里的衣服不一样。虽然做得一模一样,但是材质根本不能比。这是用最低等的绸缎做的。你们店用低等的绸缎做出与高级货一模一样的衣服,根本就是想要骗钱

    。这件衣服别说五十两,便是十两也不值 。你们这不是骗人吗?”

    “这不是我们店的衣服。你从谁的手里买的?我把所有的人叫出来,你来辨认。”其他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去。本来那些被算计的小姐想回去找手下的仆人算账,没想到后面的故事更是精彩,她们干脆留在这里看个结果。今日这事一看就有蹊跷。她们刚才是被气糊涂了。现在冷静下来,

    立即发现整 件事情是为了针对裴氏衣坊,而不是为了害她们。

    不过,不管是谁做的,他为了害裴氏衣坊,却也间接地害了他们。她们绝对不会 就这样算了。

    这件事情他们也需要一个结果。那人听了裴玉雯的话,仔细地回想着:“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我看中了一件衣服,得知要七十两银子。可是当时我没带这么多银子。本想着回家取,出门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妇人,她说她是衣坊里的人,可

    以用低价卖给我。我跟着她来到一个院子,看见有几十件成衣,而且与曾经见过的一模一样,便同意用五十两银子买下这件我早就看中的。”

    “这妇人真是了解你的喜好。她很清楚你喜欢的衣服是哪件,所以成功地骗了你。这说明她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你没有发现她不对劲吗?”旁边一个清秀的小姐同情地看着她。“各位姐妹都是过来人。衣坊里的新款一直是我们最喜欢的。一旦踏入这扇门,谁还能注意到其他事情?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自己喜欢的衣服,没有留意自己是不是被人跟踪了。不过,那妇人的手里真的有很

    多这样的衣服。我当时离开的时候,见另外一个男人带着几个小姐走进院子。”

    “你知道那个院子在哪里吗?现在让你找,可能找到?”裴玉雯看向不远处的裴清。

    裴清一直负责守着裴氏衣坊,维护这里是他的任务。今日闹成这样,他算是失职了。

    此时收到裴玉雯的暗示,他把其他护院招了过来。只要那位小姐说出地址,他们马上行动。

    “我只记得那里有棵很高的梧桐树。当时我们是坐马车去的,而驾马车的是他们的人,我又没有怀疑过他们,所以没有去看他们住在哪里。”

    意思是说,根本就没有线索找到他们。

    “那人把你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你就不觉得奇怪 吗?如果真是衣坊的人,应该会在衣坊外面和你完成这笔生意。”另一个富商小姐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当然真的没有想太多。谁家没有几个偷懒的小厮?我只当那人想占东家的便宜,所以……”

    那小姐还没有说完,外面的喧闹声打断了里面的交谈。

    自从裴玉雯出现后,刚才闹事的小姐们已经安静 下来。现在突然出现这样喧闹的声音,显然又有人在外面闹事。

    “大小姐,外面有很多客人说买了劣等的衣服。他们要退货。”裴清看了回来,向裴玉雯汇报。

    “不退,又不是我们店里的,凭什么退?”莺歌从外面挤进来。她对裴玉雯喊道:“他们从谁手里上的当,应该让他们自己去找人。又不是我们干的,凭什么帮他们处理?”

    “退了。”裴玉雯淡道:“大家是因为相信我们衣坊才买的,我们衣坊也有责任。给他们退货。”

    “我的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那么多衣服都给他们退了,这得损失多少银子?”

    莺歌瞪着裴玉雯,压低声音说道。

    此时那些人得知裴玉雯愿意退货,高兴地排起了长队。这次他们没有为难裴氏衣坊,得到银子后又钻进衣坊里,挑选着她们喜欢的衣服。至于刚才闹的那点不愉快。他们倒没有记恨到裴氏的身上。

    从刚才的情况可以得知,裴氏衣坊是被人暗算了。他们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裴氏衣坊的老顾客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倒不在乎被骗的几十两银子。他们就是讨厌被人当作冤大头。如今得知裴氏衣坊也是被人害了,而且愿意承担他们的损失,刚才的怒气也就这样消散了。

    “我呢?我这件衣服……”那小姐撇着嘴,满脸气恼的样子。“你这衣服本来就不是我们衣坊的,我们完全可以不管。不过,你是我们的老顾客,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就让你难过,我们衣坊也有些过意不去。这次就给你换一件吧!只不过,你看中的这件是没办法了,它

    已经被人买走。我们可以让你挑选同等价格的衣服。”

    “那你们不是要亏大了?你放心,要是再让我遇见那人,我一定会认出来。”

    裴玉雯和闹别扭的莺歌把那些坏掉的,甚至劣等的衣服都处理好了。

    莺歌从始至终都不高兴。虽然听从裴玉雯的安排 ,却也有些不情不愿。等事情办完之后,他们来到书房里。莺歌隐藏在心里的抱怨就像倒豆子似的哗啦啦地倒出来。

    “大小姐,你还真是大方。你知道我们今天损失了多少银子吗?”

    莺歌气呼呼地坐在那里,指着茶具说道:“我快气死了。给我泡茶。”

    裴玉雯知道她也是为裴氏衣坊好。而裴氏衣坊也有她的一份。她确实有权生气。“又不是找不回来了,何必气成这样?”裴玉雯淡道:“今日来的这些是缺钱的人吗?等他们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自然又有大把的银子进账。有时候不要在意小小的损失,因为把握得好,很快就会得到大大的收获。再说了,我要不这样爽快,暗处害我们的人又怎么会继续卖劣等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