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双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莺歌不是蠢人。她愿意与裴玉雯合作,当然是信得过她。

    刚才被那场闹剧弄得心烦意乱。现在裴玉雯给她解释,她细细地分析着情况,脸色缓和下来。

    “你的意思是想要引蛇出洞?”裴玉雯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那些被损坏的衣服应该是方夫人的杰作。昨日我拒绝了她的单子,她放下话来,说是不会放过我。接着便出现各位小姐穿在身上的衣服出现各种问题的事情。只有她有能力对那

    些闺阁中的小姐下手。毕竟收买几个仆人不是难事。等那些小姐出现各种问题,自然会找裴氏衣坊的麻烦。至于这些劣等的货……感觉不像是她的手笔。不过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虽然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心疼。损失的是一笔笔银子啊!”莺歌做捧心状。

    “近日看方大少爷经常来这里,想必你们的好事将近了吧?以方家的财力,以后你什么也不用做也可以数银子玩了。”裴玉雯睨她一眼。

    莺歌沉下脸,淡淡地说道:“你不要提他。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为什么?看方大少爷的样子,他应该是真心喜欢你的。”裴玉雯瞧出莺歌有心事。然而她不说,连她这个朋友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管他怎么献殷勤,你始终不冷不热的。别说方大少爷,便是我们这些

    旁观者都弄不明白。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他,那日他染上风寒高烧不退,你又急得瘦了一圈。”

    “你别问了。反正我们之间不可能。”莺歌垂下眸子。“我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既然你要引蛇出洞,那么那条毒蛇应该在观察咱们店里的情况。我要给他来一个瓮中捉鳖。”莺歌走后,裴玉雯对暗处的清风说道:“方夫人那里你来处理。一定要让她忙得没空找我们麻烦。我先抓住那个中伤我们名誉的黑手。至于那个妇人,只要陈家垮了,她就不足为惧。现在先让她过几天好日

    子,等陈家垮了,看她能翻什么大浪。”

    “是。”清风应了一声,又看向裴玉雯。“其实想查出谁做的那些劣等衣服很容易。孟叔派了几个人给我,我已经在这里布下了不少人。只要你一句话,不到一个时辰就给你查出来。”

    “不用你们出手。”裴玉雯淡淡一笑。“他们会自己送上门的。让黑面军办这点小事真是大材小用。你只需要完成我安排的事情就好。”

    清风不再多话。

    裴玉雯说得没错。虽然这点小事对黑面军不算什么,但是把好好的战神之军用在这方面确实有些不合适。就算手下的兄弟没有意见,裴玉雯也舍不得这样委屈他们。

    清风走后,裴玉雯站在窗前。 以她现在站着的角度可以看见外面的情况。在对面的街上,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一直在观察裴氏衣坊的情况。不过他没有上前找那些女子,只是在观察情况。

    裴玉雯走出书房,找到裴清:“看见外面的男人没有?不要抓他,先派人跟着他。”

    “我们早就发现他了。大小姐放心,不会让他跑掉的。”

    裴玉雯和其他人照常做事。连续三天,裴氏衣坊的生意越来越好,仿佛没有受到影响。

    那暗处的人又沉不住气了。

    莺歌怒气冲冲地推开门,大步走进书房。

    裴玉雯正坐在那里画图,见她的样子就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又准备唱哪出戏?”莺歌坐在她的对面,不高兴地瞪着她:“那些人又卖了很多劣等货。这次他们没有卖给那些小姐,而是卖给平民女子。与我们同样的货,他们卖给那些普通百姓几十文一件。你说说,那些大小姐喜欢我们的

    衣服,除了我们的衣服好看又做工精美之外,就是因为图样特别,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

    “如今让他们和外面的平民穿得一样,而且那些平民的衣服全是劣等品,你认为那些贵族小姐还愿意买吗?到底是谁这么缺德,特别盯上了我们店。”“看来对方的目的是破坏我们的生意,破坏我们的名誉。再这样下去,就算那些贵族小姐明知道不是我们造成的,也会迁怒于我们。我们店的名誉也会被破坏殆尽。既然对方玩得这样高兴,我们只有陪他们

    玩一场大的。”裴玉雯淡淡地说道:“我来处理。”

    莺歌听见裴玉雯这样说,只有同意下来:“我等你的消息。”

    这一等,又是几天。莺歌见外面风平浪静,根本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由得急了。要知道裴氏衣坊的生意真的受到影响。许多大小姐听说这件事情,都表示不愿意再买裴氏的衣服。毕竟他们花了大价钱买来心爱的衣服,穿出去后发现有个屠夫的媳妇穿着相同的衣服卖肉,那种感觉别提

    多恶心了。特别是有些小姐穿着新衣服去找姐妹得瑟,然后闹出这种事情,顿时没了面子。

    再这样下去,裴氏损失严重。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处理。

    清风扛着一个大包袱进来。他把包袱扔在地上,对裴玉雯说道:“这是一部份,其余的在库房里。明天 就是约好了的交货时间。到时候他们交不出这笔货,就要赔偿十倍的银子。”

    “我要的不是他们十倍的银子,而是幕后的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就不信他们不出面。”

    “他们隐藏得那么好,你们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幕后的人吗?”莺歌这才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严重。原以为是几个宵小,听这意思对方是个大势 力。

    “我让清风跟着那人,没想到竟是个练家子。以清风的身手都跟丢了,可见此事不简单。”

    “好吧!我错怪你了。这几天生意天天下降,眼瞧着就没人了。我还以为你不急呢!不过,你让清风把他们的库偷来了?那他们还能饶得了你?”莺歌有些担忧。“现在是我们饶不了他们,而不是他们饶不了我们。我不怕他们不出面,就怕他们太沉得住气。就算给他们挖个坑 ,要是他们宁愿掉进去也不爬上来找我算账,那才是真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