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引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日,裴玉雯一直在裴氏衣坊等消息。

    清风偷走了对方的货,对方交不出来,要么乖乖支付违约的银子,要么用强硬手段处理。

    裴玉雯更希望是第二种。只有这样才能引出幕后的人。

    端木墨言站在门口,看着那个把玩毛笔的女人。

    他在想: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那么久也发现不了吗?

    一道黑影出现在端木墨言的面前。那人还没有说话,另一人从窗口翻进来。

    裴玉雯听见响动,抬头看过去。只见清风捂着受伤的手臂站在那里。

    “你受伤了?谁干的?”

    清风本来就是个少年。裴玉雯见他办事细心,对她更是忠心不二,平时都把他当作弟弟般看待。现在见他受了伤,她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我这点伤不碍事。”清风淡道:“刚才我出面与他们见面,他们交不出货,竟威胁我再给几天时间。我不同意,他们便想杀了我。我与他们打斗了一场,最终还是让他们跑了。不过,我抓了两个人。这两个

    人应该是给他们跑腿的。我不知道有没有用。”

    “你先下去包扎好伤口。那两个人我会审问。”

    清风拱了拱手,走向端木墨言堵住的门口。他在端木墨言停下来,等后者进了门,他才离开这里。

    端木墨言发现裴玉雯对清风的关心。他有些吃味。不过,他对自己有信心。就算裴玉雯会喜欢上别人,清风也不会是她喜欢的类型。相比之下,那个受女人欢迎的长孙子逸危险多了。

    这是身为男人的直觉吧!长孙子逸看这丫头的眼神太火热,如果说没有一点动心是不可能的。

    “这么几个小角色还要你亲自出面?我叫人给你审。”

    端木墨言双臂抱胸。

    裴玉雯看了他一眼:“好。”

    端木墨言愕然。他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答应了。

    “这点事情确实不值 得我亲自操心。有人帮我,我为何要拒绝?”

    最主要的原因是一线阁的能力众所周知。这件事情交给他,很快就会有个结果。

    清风对付不了的人,必然不是普通 人。有了他的相助,查起来也顺利些。

    端木墨言扬起唇角:“难得见你这样听话的时候。”

    “如果不想帮忙就算了。”她需要对他听话吗?

    旁边的随从从刚才开始就没有机会说话。现在见他家主子吃瘪,暗暗吃惊。

    “你不是有事情汇报吗?”端木墨言不接裴玉雯的话,将话题转移到其他上面。

    “是。属下偷偷地跟在清风后面。不过在清风进了那户院子后,属下发现有人从后院溜出来,便跟了过去。属下见那人进了夏府。夏府里戒备森严,现在又是大白天,属下没敢直闯,只有回来了。”

    “夏府?”裴玉雯不解。“我不认识姓夏的人。”

    “应该是夏知宏。”端木墨言看向身侧的随从。

    随从拱手应是。

    端木墨言继续解释这个夏府。

    “他是夏皇后的胞弟。去年这个夏知宏调戏了上香的三皇妃,被皇后一气之下贬到这里做了个知州。听说来到这里也不安份。长孙子逸之所以会来这里,应该就是调查各府官员的事情。”

    “夏知宏就是重点被调查的对象。不过,显然他自己还没有察觉。长孙子逸这狐狸也演得好,把那小子骗得团团转。现在指不定两人已经称兄道弟了。他哪里知道长孙子逸是为了调查他才与他接触。”

    “那小子也不想想,他是皇后的胞弟,长孙子逸是三皇子的表弟,就算他没有调戏三皇子妃,长孙子逸和他也是处于敌对的。”

    裴玉雯没有打断端木墨言。

    他提供的消息对她来说很重要。

    只不过,这个夏知宏为什么要找她的麻烦?为了打压他们衣坊,不惜做这么多事情。

    以他的身份,权势不缺,银子不缺,他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

    “如果是夏知宏,我觉得他打压你们衣坊应该不仅仅处于贪婪。你弟弟在京城做了一段时间的禁卫军统领,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据说……他得罪过皇后。夏知宏应该是得到皇后的旨意才会打压你们。”

    端木墨言说‘得罪皇后’的时候,表情有些兴灾乐祸。

    裴玉雯从来没有想过裴烨会惹上皇后。裴烨那小子才当几天的禁卫军统领,怎么会招惹上她?

    “据说,应该……这些词并不能成为证据。阁主大人,可以给我一个准确的结果吗?”

    裴玉雯放下手里的毛笔。

    “本来想全权交给你处理。经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个夏府有点兴趣。走吧!我们一起去见见他。”

    杂物房里。两个穿着陈旧衣服的男女被绑在柱子上。他们的嘴里塞着破旧的抹布。

    两个男女呜呜地叫着。他们的脸上满是惊慌的神色。

    咯吱!大门开启。

    最先走进来的是个女子。女子身穿冰蓝色的金丝白纹野花雨丝锦裙,脚上穿着孔雀线珠芙蓉软底鞋,头上插着一支银镀金嵌宝福绿簪。那眉宇间冷意涟涟,浑身透着清冷的气息。

    随在她身后的男子穿着深蓝色的锦锻,袍身由金色绣着精致的图案。他长得高大伟岸,一双眸子不怒而威。他的鼻梁高挺,薄唇紧抿,一双利眸犹如利剑般,整个人的气场犀利又危险。

    这两个人走向那对男女。而那对男女早就吓坏了。

    虽说女子清丽无双,男子俊朗非凡,但是在他们眼里犹如阎王似的。他们可没有心情欣赏。

    “你们是自己说,还是我们‘伺候’你说?”

    裴玉雯的声音很温柔,再伴着她散发幽冷光芒的眸子,威力十足。

    随从最后走进来。

    他同情地看了一眼那对男女:“如果我是你们,现在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或许还能留个全尸。”“我们就是穷困的平民百姓。见裴家的衣服卖得好,想要做点相同样子的卖给那些买不起的穷人。就算我们有错,那也罪不至死。裴大姑娘,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防碍你们的生意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